《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3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三,算了算了!我们要赶快走!”说完,他指着夏文博恶狠狠地说:“本来今天要拆你的骨头,叫你尝尝多管闲事的味道。”他突然又诡秘地笑起来,将手上的钱夹举着打开,拿出里面的钱,将空钱夹扔到了夏文博脸上。
  “你也辛苦了一早上,给你一点利市。不过钱是没有,只有一只空钱包,哈哈哈!”另两个乞丐也嘿嘿地笑起来,听得出他们很开心。
  夏文博沮丧地从洛阳支路走出来。他左边腰部略下一点的位置到右边臀部和大腿交界处的一条斜线都很痛,不是那种一阵一阵的痛,是混沌的痛,这种痛感似乎有沿着这条防线向四周扩散的趋势。可想而知,那个叫老三的狗日的乞丐肯定是卯足了劲揍的。
  夏文博在感到疼痛的同时还感到了某种幸运,他自言自语的说:“幸亏不是打在头上,否则就玩完了,不成植物人也是脑震荡,哎,别说打头,这一棍就是在腰上打实了后果也不堪设想。”
  夏文博将那只空钱包按在右边臀部痛感明显的地方,一瘸一瘸地走着,走得很慢。当他走出两道小巷的时候,已经可以自如地行走,而且痛感也消失得差不多了,屁股上的肉多好事有好处。
  夏文博由此推断刚刚只是皮肉之痛,没有伤筋动骨,他更有理由感到幸运了。

  不过接下来他就感到了为难,没把钱抢回来,怎么对那个漂亮女人交代呢?如果空手回来还好说,现在又取回了一个空钱夹,要向她解释清楚估计要费不少口舌,更要命的是,她会相信自己的话吗?
  要不要把自己挨打的事情讲给她听?还是不讲的好,那样太丢脸了。
  她会不会怀疑他将钱私自截留?要知道,那里面可是一大叠钱,少说也在两千元以上。
  夏文博在想象中觉得自己应该对满腹疑虑的少丨妇丨解释说:“如果我把钱吞了,我还有必要把钱包还给你吗?我甚至没必要回来找你。你说对吧?”
  他发现事物的状态忽然发生了变化。开始他还指望着将钱抢回,完壁归赵,那个漂亮女人对他充满感激。现在他却在脑袋里搜罗最有说服力的话,要澄清她的疑虑,表明自己的清白。
  实在不行,就亮出自己副县长的身份?这样大概能说明自己不是一个贪财的小人吧?哎呀,也难说,副县长能不能列如好人的行列呢?真不好说!
  夏文博一面想着,一面走到刚刚的路口,都没有遇上被抢劫的女人,而在他追乞丐的时候,他明明看到她跟在后面还跑了一小段路的。被抢那么多的钱,而且知道有人帮着去追,怎么不耐心地等一等就走了?莫非她知道事情不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夏文博感到不解,还略略有些失望。

  叹口气,他只好带着钱包,返回了县政府,刚刚准备到河边去散散心的想法,也都烟消云散了,并且,身上的衣服还有点脏,得回去换换。
  好在这会县政府是午休的时间,大院里静悄悄的没有几个人,夏文博一路躲闪着到了自己的宿舍,洗脸,换衣服,检查伤势,这一圈忙完了,也到了上班的时间。
  办公室门已经开了,小王正在泡茶,一进门,夏文博看到办公室好几个人,一个女的,另外两位三位男性,两个年轻的男性带眼睛,面孔白皙,一副很有文化的样子。另外不戴眼镜的那位,夏文博倒是认识,他是张玥婷留在东岭乡的项目总负责人。
  剩下一个女人夏文博也认识,是旅游局的一个科长,大概四十岁左右,和林黛玉一个姓,也姓林,遗憾的是,她但没有林黛玉长得好。
  “夏县长来了?我们正要等你呢。”林科长热情地说,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居然还向他招了招手。夏文博对林科长的热情有些诧异,更不忍心看她笑时露出的一脸皱纹。
  “夏县长,我们就是想请你看看,帮着我们参谋一下。”林科长指着桌上一张大纸说:“我们过几天就要在报纸上做一整版广告,宣传东岭乡的旅游项目,这是他们的设计图纸,哦,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几位是西汉市都市报的记者,这位老总不用介绍,你认识!”
  夏文博一听是记者,忙客气的笑笑,一摆手:“都坐,都坐!”
  林科长又指指夏文博对记者说:“这就是我们夏县长,过去是东岭乡的乡长,这个项目是他一手拉起来的。”几位记者故作惊讶地‘哦’了一声。
  “宣传好,宣传好,好产品就是要多宣传,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观念要变过来。”夏文博对林科长说。

  林科长用手点着桌上的设计图纸说:“我们已经设计好了旅游景点的图片,功能介绍和公司名址都有了。我就是觉得这儿空了一大片,有点儿浪费,我建议在这里打上两行字,这两行字要说得好,最好用红颜色,醒目,可是大家都拿不定主意,这就找上你了,夏县长帮着想想啊。”
  “打两行什么字呢?”夏文博问。
  林科长笑起来,说:“我们刚刚都在想这个,夏县长,你帮着想两句有诗意的话。”
  夏文博挠挠头,并且皱起眉,表示自己正在苦思冥想。
  一时间办公室里又安静下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夏文博的脑袋飞快地运转着,搜罗着跟旅游项目有关的形容词,希望自己能在记者发言之前想出来,但显然他想得还不够快,一个带眼镜的黑脸记者推了推垂到鼻尖的眼镜,小眯眯眼在镜片后面闪烁着,兴奋地叫起来:“有了!”
  夏文博终止了关于句子的思考,和其他人一起看着他。
  林科长像个小姑娘似的央求说:“是什么话?快说!快说嘛!”
  在这种情境之下,年轻的记者反倒显得像个爱卖关子的老人,他伸手推了推并没有垂下来的眼镜,咳咳地清了清嗓子,用手指在设计图纸的空白处点了好几下,最后说:“你轻轻的来,便能感受美好时光!”
  “好啊!”其他记者齐声喝彩,那个没带眼镜的小白脸甚至还拍了两下巴掌。

  夏文博不知道他们的赞许是否是真心的,也许他们早就想了结此事,至于征求自己的意见吗,大概是这个老总的意思,其他人可能并不在乎自己想什么。
  林科长念叨着那个广告语,用征询的目光看着夏文博。夏文博在这时感到了她对自己的信赖,不由得一冲动,脱口而出:“我觉得不好。”
  “夏县长,你说说,你说说你的意见,这句话怎么不好?”林科长微笑着对他说,眼睛很亮地看着他。
  夏文博说:“我觉得这句广告语意思到了,就是有点不够简洁。看看能否这样,就用这个意思,但改动一下:无限风光,尽在你身边!”
  林科长连续拍了几下桌子,大声说好。
  几个记者一见她表了态,点着头说:“确实,这个好,这个好!就这样定了!我们不用再想了!”

  林科长和那个老总还要让夏文博看看整个宣传材料,夏文博连连的摆手,说自己真不是搞这行的,还是按他们的意思定吧。
  几个人见夏文博死活不参与,也只好算了,当即,那个林科长就对记者拍板了,就按这个方案登报宣传。
  日期:2017-06-25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