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29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兴的妻子说:“当众损我,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李兴的妻子确实不错,两人结婚以后,生儿育女,共担家庭重任,感情一直很好,算一对标准的恩爱夫妻了。
  夏文博在外面看着里面的状况,呆了一会儿,心想,夫妻厮守额外地多一份温馨,世界对他们来说就是那方圆几里的范围。正因为空间狭小,他们才时刻感受到对方,给予心灵安慰和走路时相互扶持的力量。想想看,芸芸众生中有那么一个人陪伴至终,衣香鬓影共徘徊,风霜雪雨同舟渡,两情缱绻在衣食住行中点点消融,有什么能比得上夫妻间繁复万千的恩爱呢?天理伦常,亘古不息。
  不由的,夏文博就想到了自己和身边的女人们,可惜,自己到今天还是形单影只,虽然和张玥婷口头上也有点卿卿我我的意思,但到底也没有透彻的说过,什么时候才能像李兴他们一样过上幸福的生活呢?
  想到这,夏文博黯然神伤,叹口气,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中午的饭是秘书小王帮着打回来的,夏文博好长时间都没有出过门,他想要破解黄县长给他出的这个难题,但很多细节,很多线索都要一一的考虑进去,这自然花费了他不少的时间。
  吃过饭,午休时间到了,夏文博回到了宿舍,可是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今天是阴天,但雨一直也没有下下来,整个房子闷热难耐,他有些烦闷的推开门,走出了宿舍,他想到河边转转,吹吹风,好好的想一想这个问题。
  在街上,夏文博横穿马路的时候,走得比较急,差点被一辆自行车撞到。
  他只好让在了路边,等候着看有没有出租过来,在他身边,有两个穿校服的小女孩围着一个电杆追逐打闹,互相咯吱,不断发出清脆的笑声,挎在双肩的书包随着她们跑动的节奏,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她们的背部。
  夏文博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在他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位丰腴的少丨妇丨在等车,她引起了夏文博的注,他的目光间断的落实在她的胸部和臀部所呈现的曲线上,这不错,这身材很好。从侧面偷看完之后,他又后退两步,从后面打量少丨妇丨,她后面没长眼睛,这下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看。他几乎马上就做出了判断,这是一位在机关坐办公室的女人。
  看那裸露在黑色连衣裙外面的手臂和颈脖,皮肤白皙细腻,摸上去手感肯定不错。充分发育的臀部,正是她这个年龄动人的标志。看来她的身材没什么可挑剔的。但她长得怎么样,这是夏文博最想知道的。于是他决定从正面看一眼她。
  长得真不错!夏文博非常满意。他天生喜欢年龄比自己大一点的女性,最好是少丨妇丨,就像眼前的这位。尽管他还是一位未婚大龄青年,从他的性取向来看,倒象是深得女人三味,夏文博并不是那种在马路上或者任何公共场合追逐女人的人。眼前的这个少丨妇丨最先令他心动的不仅仅是她符合男人对女性要求的美学条件,而是她保持了很久的一个不经意的姿势。
  原来她微斜着身子站立,左手提着一个淡黄色的塑料袋,就是女人经常在超市购物以后对方配送的那种垃圾。夏文博看清了塑料袋里装着米。米上还有一只黑色的长方形皮夹。她的右手叉在右腰靠后一点,不是用虎口叉着,而是用手背的手腕处压着。这使她展示出一种完全具有女性特点的优雅。
  夏文博突然产生了跟她搭讪的冲动。因为那袋不到五公斤的米使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判断:这是个单身女人。
  理由如下,如果是三口之家,买米肯定不会只买这一点,那吃得了几天啊。吃完了必须马上又去买,这该有多烦人。
  而在一个家庭中,尤其是拥有像眼前这样一位漂亮主妇的家庭,买米、抗煤气罐一类的力气活儿都是由男人来做的,就拿买米来说吧,一般都是在十五公斤以上,但单身女人就不一样了,她们要保持体形,自我控制饭量,每天都吃得很少。
  即使还带着个小孩,像她这个年龄,就算有小孩,小孩一般都吃零食,不太吃饭,所以猜测的另一种可能是,她是一位离异的有一个小孩的少丨妇丨,这种猜测如果属实,最好的现状是小孩归男方抚养。
  虽然只是猜测,但夏文博差不多相信了猜测就是事实。
  夏文博正在为自己的推测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从旁边走过来一个老男人,已经和她说上了话,夏文博开始没听清楚他说什么,还以为是向她问路,但夏文博细看细听之下,发现事实并非想象的那样。
  第六百九十二章:挨黑棍
  那个老男人唠唠叨叨地说着,夏文博观察,这男人的脸上表情显示出他的言辞恳切。夏文博向旁边移动了一下位置,使自己更靠近他们,以便听清楚乞丐在乞讨时到底都说些什么。
  男人告诉这个少丨妇丨:“我有病,但没钱医治,正在等死,而且家里遭了洪水,请你大发慈悲,送一元钱给我坐车。”说话中,男人伸着一只像腌制过的手。
  夏文博这才明白,原来是一位讨钱的乞丐。
  “你干什么哟?”少丨妇丨小声说了一句,嫌恶地往旁边挪动了两步,使自己和老乞丐的距离增大了一些,并且以手拄腰的姿势没有改变。

  这样的结果是她离夏文博更近了一些。
  夏文博看到她往旁边挪动脚步,乞丐也如影随形,跟了过来,乞讨的语气也更加迫切。乞丐没有因为她的嫌恶而放弃自己的乞讨,这样的反应对他来说早已司空见惯。他也许走惯江湖,阅人无数,认定眼前这个年轻的少丨妇丨是个有钱的主儿,从而树立了必得的信心。
  夏文博甚至在乞丐的一大堆话语中分辨出了:“你能活一百二十岁”、“你永远年轻”两句颂词。
  显然少丨妇丨被打动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想摆脱乞丐的纠缠。她低下头从塑料袋中将皮夹取了出来,在里面搜寻了一番,找到了一张一元的纸币,正好满足乞丐的要求。
  这个乞丐有眼光。面前的这个少丨妇丨真的是一位有钱人,这从她皮夹中露出的一叠百元钞票可供佐证。相比之下,夏文博身上就没有这么多钱。

  夏文博不好意思盯着她的钱夹看,下意思的将头转向了别处。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夏文博听到那个少丨妇丨突然惶急地叫起来。
  夏文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转过头来看,那个讨钱的乞丐向右前方飞奔而去。
  “抢钱哪!抢钱哪!”女人一边尖叫着,一边跃下候车亭的台阶去追。这时,那个被她拆散的美好姿势还保留在夏文博的印象中。他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突发事件,不知道跟自己是否有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