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1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人就是我。”楚天齐接了话,“前有民工坠楼,再有矿井爆炸,而这两件事都是我的分管范围,尤其又适逢现场会召开期间,那么我的责任是跑不了了。”
  “是呀,应该就是这么回事。”曲刚显然心有余悸,“所好的是,爆炸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
  楚天齐道:“但发生爆炸却是实实在在的事。”
  “那又能怎样?”曲刚不以为然,“仅凭这么一件事,不能就追究主管市领导的责任吧?那样也太牵强附会了。”
  楚天齐摆摆手:“怎么不能?一切皆有可能,很可能某些人正在酝酿怎么收拾我呢。否则有人不是白忙活了吗?”
  “那……你觉得这人会是谁呢?”曲刚看着楚天齐。
  楚天齐反问:“你说呢?”
  曲刚吸了口气,用手指在桌上写了一个字,然后说:“是他吗?”

  楚天齐点点头:“极有可能,他可是处处步步盯着我不放的。”
  曲刚忽然一笑:“要是他的话,那这事可就好办了,我看某人还怎么下手?”说到这里,他又疑惑起来,“那种时间发生爆炸的事,受影响的恐怕不止你一人吧,某人也多少会有影响的,难道他不考虑?”
  “理是这么个理,可那家伙什么事做不出来?”楚天齐道,“如果真是那家伙的话,这事未必就好办。尤其我们一个不慎的话,他就会把狐狸尾巴收起来,要想再等到,恐怕就更难了。”
  “是呀。”曲刚长嘘了口气,重重的吸了两口香烟。
  见对方神色凝重,楚天齐笑了笑:“老曲,也不必太沉重。能从甄理口中获得这么重要的消息,这就是重大进展。另外,高强刚打过电话……”楚天齐讲说了与高强通话的内容。
  听完讲述,曲刚面露喜色:“是吗?若是那事也能证实的话,那么情形就很乐观了。”
  “进展重大,形势不错,但我担心的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楚天齐叮嘱道,“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还要布局周密,绝不能出纰漏,否则就怕时间上来不及了。”
  曲刚点点头:“明白。”
  “对了,现在有老贾的消息吗?”楚天齐忽然问。
  “没有。”曲刚摇摇头,“局长,你是不是怀疑这个人?”
  楚天齐缓缓的说:“也说不上怀疑。但爆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可老贾却还不露面,太的不符合常理。”

  “是呀,是呀。”说到这里,曲刚看看手表,换了话题,“局长,过吃饭点儿了,咱们出去吃吧。”
  “好,那就让曲局破费了。”说着话,楚天齐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曲刚也马上起身,跟了出去。
  就在楚天齐出去吃饭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却在对着手机大发雷霆:“你们怎么搞的?去了好几天,最后弄了个灰溜溜,什么也没调查出来。”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声:“的确调查不到什么,我们当时调查的非常仔细,说是挖地三尺也不为过。可人员和名册完全对的上,现场也没有死人或伤员,就是……就是想利用的疑惑也没有呀。”
  “连疑惑也没有?”男人“嗤笑”道,“那么是鬼弄的,还是仙弄的?总不能无缘无故自己就炸了吧。”
  手机里的声音有些期期艾艾的:“哪倒是,肯定不可能无缘无故。可仅凭那么一件事,也根本扯不上他呀,顶多也就是……”

  “我不听解释,只要结果。”男人说完,狠狠的按下了挂断键。
  随着时间推移,日子已经是七月下旬。
  虽然这一周时间里,楚天齐未听到坏消息,但其关注的一些事情也没有进展,心中也不免担忧,担心远水解不了近渴。可他也知道,那些弟兄们一直尽心尽力着,自己也不能催的太急,反而还得不时宽解他们。
  相比那几件事,工作上还比较顺利。自从解除“软禁”后,楚天齐该干什么干什么,市委和市政府都没有设置障碍,书记、市长也好几天没见到了。在这期间,城建工作进展顺利,尤其那几个小区更是几天一变样。地矿安全检查也很有成效,只是原来期盼的千日安全生产泡了汤,赵顺自是气馁不少,但也暗自庆幸,庆幸没有炸到人。
  这天下午,离着下班还有不到半小时,楚天齐正在抽烟,手机适时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了电话:“哥们,有什么指示?”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男声:“哥们,跟你说件事。今天下午,省安监局在我们这里开会,专门拿成康民工坠楼和矿井爆炸说事,我觉得不是好苗头。”
  楚天齐“哦”了一声:“具体说说。”

  手机里继续传来声音:“下午两点半,省安监局先检查了雁云市区一些项目,然后回到市政府楼开会,我参加了整个过程。一开始的时候,省安监局说的都是雁云这些工程项目的事,指出了不足,也提了几条建议。那些不足提的很在行,建议也很中肯。接下来,市里安监部门和企业相继发言。对于市安监局的发言,省安监局倒是没有挑出毛病,只是对个别问题进行了强调。轮到企业发言时,一位企业负责人说了句‘个别瑕疵在所难免’,就引得省安监局领导大为不满,当场大发雷霆。尤其省安监局副局长邢志军更是上纲上线,说那名负责人麻痹大意,态度不端,三观不正。

  接着邢志军就拿你们那里的民工坠楼说事,说是就因一瓶劣质啤酒,导致一条鲜活生命魂归他处,另有二民工身负重伤、终生残疾。邢志军说,‘这就是你说的个别瑕疵,个别瑕疵是要人命的,成康市主管领导也是你这个态度’。紧跟着,邢志军就把话题转到了成康市安全生产上,自然又说到了矿井爆炸一事。他说,矿井爆炸事故发生在全省建筑安全现场会期间,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恶劣影响辐射全省。在数说一堆成康市主管领导的‘恶迹’后,才把话题拉回现场,说这都是主管领导麻痹大意,不重视的结果,致使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受到巨大的不可估量的损失。

  哥们,当时邢志军说的大义凛然,滔滔不绝。在他的整个发言中,矿井爆炸的内容占了十多分钟,民工坠楼的事也被说了七、八分钟,讲说那事本身只用仅五分钟左右时间。我觉得他这根本不是无心之举,而是有意为之,刻意渲染那两件事的严重性,尤其是给矿井爆炸定性,给你小子网络罪名。我意识到事情严重,会议刚刚结束,就找了一个僻静所在给你打电话,希望你早做准备,以防不测。”

  “哥们,我知道了,你的消息太及时了。”楚天齐由衷的说,“谢谢你!”
  “谢什么谢,咱们谁跟谁?我还指望着以后沾你的大光呢。”对方声音一缓,“哥们,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明言。”
  “好的,哥们。”楚天齐很受感动。
  “不说了,好像来人了。”话毕,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心中暗道:果然要来了。

  其实自发生矿井爆炸故事,尤其自被“软禁”后,楚天齐一直就关注着上面的动作,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对此事的任何处理结果。他不会天真的认为,没意见就是不处理了,他还没那么幼稚。而是他意识到,这绝对不是好现象,可能会出现更不利的局面,只不过是在整理“罪状”而已。
  日期:2017-12-03 09: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