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3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伪证不足为虑,不过给了黑警一个带走我的借口,那就麻烦了,说来可笑,我的关系都不在这里,一介平民没法斗。
  想来想去,远水解不了近渴。现在,要靠自己。
  摸了摸姗姗的脑袋,安抚她一下。
  “走吧,别墨迹了,我现在有证人。”
  笑着,酒气喷了过来。
  我微微一笑,说:“我们谈谈吧。”
  听到我这样说,男人一愣,说:“谈什么,你有病吧。”
  我说:“我没有病,你不妨听我把话说完。”
  没等他说话,我直接说了下去。
  “我不会跟你走的,你说你是丨警丨察,可你没穿警服。没戴警帽,没出示证件,还满身的酒气,我有权利拒绝你的要求,我还可以做另外一些事情,把你拍下来,发到网上去,起一个震撼一点的标题,比如原来丨警丨察就是这样执法的,吸引一下眼球,热度就起来了,相信我,你绝对会火的,现在普通群众最喜欢看这种新闻,如果你真是丨警丨察,那么恭喜你了,迫于压力,你会被辞退。”

  “别激动,别动手,我又没真的照你,我是说一个可能,所以,你现在没办法让我走,强行带我走你也做不到,你喝酒了,还喝的不少,要是给你胃部来两下,会不会吐?我不知道,我觉得你知道,对了,你可以找你的同事来,他们会穿着警服来找我,这我没话说,可这样,这事知道的人就多了,你能确保别的人跟你一条心?还有这么多目击证人,出去说两句,你能限制的了?店里面还有监控,所以,想对我下黑手不是那么容易的。”

  “还有,你不清楚我是谁,不知道我有多大的能量,万一,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怎么办?你就该倒霉了,我的朋友。”
  “所以,谈一谈好吗?”
  我的声音很舒缓,像是闲谈,可是这一段话听的丨警丨察脸色发青起来,我觉得我的话对他有些威胁。
  刚刚。他可能喝了酒,不太清醒,别人找到便直接来找我,想用丨警丨察的身份吓吓我,现在,我没被他吓到,他心里就要犯嘀咕了。起码,我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会被吓到,吓的哆嗦,因为丨警丨察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挺遥远的。
  我没有被吓到,不仅没有,反而留下来跟他谈,他心里一定纳闷,为什么我会这样,好像有所依仗的样子,会不会有什么不得了的背景。

  其实,这就是空城计,狐假虎威而已。
  “姗姗,你去那边坐。叔叔跟人谈点事,别害怕,有我在,谁也不能带走你。”
  姗姗点了点头,听话的坐在了一旁。
  我直接坐了下来,大刀阔斧的说:“请吧。”
  丨警丨察狐疑的看了看我,虚张声势让他有点吃不准,可也不是百分百的相信,他坐了下来,脸阴沉的可怕。

  “你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
  我笑了笑,说:“你这样问就没意思了,我的话有可能都是真的,也有可能都是假的,你,敢不敢赌呢。”
  “少他妈的跟老子玩这一套。”
  我说:“费不了你多长时间,首先,我有一个问题,警官你贵姓啊!”
  “我姓刘。”
  回答的还挺快,还带着火,不过,节奏已经被我掌控。
  “刘警官。你好,我姓董,我叫董宁,我是本地人,从出生到高中一直在这里生活,但我的根基却不在这里。”

  我说了很多的真实情况,显得自己有恃无恐。
  刘警官眼中的狐疑越来越深。
  要下猛药。
  我说:“刘警官。恕我直言,你就是个黑丨警丨察,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但事先说明,这个女孩我肯定要带走。”

  刘警官冷笑一声,说:“你他妈的够狂的了,你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里。”
  我点了点头。说:“我相信,不过,你要真的那么做了,相信,你会比我更惨,我要受伤,你就是死。我要是死,你死全家。”
  我发现,越是微笑的说这种话,越有威胁。
  刘警官一拍桌子,我却抢先开了口。
  “嫂子。”
  “你...”刘警官脸一下子变了色。
  刚才我听到了他的心,他想他嫂子了,想赶快把这件事情解决,去找他嫂子爽一爽。
  “嫂子,你的脚好美。”
  刘警官疯了,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他站了起来,指着我,“你他妈谁!”
  第二句话他没说出口,他想说的是。“你怎么知道的!”

  “坐下!”
  我冷冷的呵斥。
  刘警官想要抓我,我的脚闪电般踹出,正好踹在他胃部,他身子摔回椅子,哇的一声,吐了,味道不太好闻,还混杂着酒味,不过这伙食挺丰盛的。
  我拿起一张餐巾纸,擦去鞋子上被溅到的一点点污渍,拿出了手机,对着刘警官照了一张照片,齐语兰刚才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所以。她现在是在的,我把照片传给了齐语兰,简短的说:“我要这个人的一切资料,他说他姓刘,是个丨警丨察。”
  “你他妈的敢打我,你想死是不是。”
  面对挥过来的拳头,我没有躲。而是面带笑意。
  拳头快打到我眼睛的时候,停了下来。
  “你还是怕了!”

  各种姿态做的足,刘警官自然慎重,他是丨警丨察,更清楚这社会上什么人惹不得,更重要的是他心里的秘密被我点破,让他不得不犹豫,不得不害怕。
  “你不怕我弄死你?”
  刘丨警丨察残忍的笑着,故作姿态。
  我笑了笑,说:“我说了我不是普通人,你要伤我,你死,你要我死,你全家死,你以为我只知道你嫂子的事?”
  “刘锦,男,三十九岁,十七岁参军,在部队四年...”

  一大段的资料,十分翔实,特勤的资料自然是最齐全的,刘锦的脸一点点变了,我想,这个时候,他的酒应该醒了。
  我笑了笑,说:“刘锦刘警官,还要继续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刘锦压低声音说。
  我说:“有的事。不好知道的。”
  刘锦说:“懂了。”
  我说:“我无意跟你为敌,麻烦你带个口信过去,这个小女孩我带走,其他的不管。”
  刘锦没说话。
  我笑笑,说:“我知道你还是不太相信,不过你可以试试啊!试试就知道了。”
  我站起了身,牵起了姗姗的手,路过刘锦身边,我轻声说:“刘警官,很高兴认识你,替我向嫂子...带个好。”
  走出了肯德基,刚刚刘锦的样子还印在我脑子里,双眼圆睁,暴怒。
  可是又如何。小鱼怕大鱼,只要我让他相信,我来历神秘,手眼通天,他便服气,这是体制内人的通病,胆气没了。对普通人时倒是飞扬跋扈,可恨。

  给齐语兰发了一条谢了,其实刚才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齐语兰,要不是她弄来刘锦的资料,我根本压不垮刘锦的斗志,嫂子,只是让他慌让他乱。
  日期:2016-12-1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