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3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楚涵的脸色微红,心想试探一下他是否真的支持调查组的工作,便笑道:“向省长,我们接到举报,是关于奉天汽车产业集团的,我们想先看看那的情况,还希望您行个方便。”
  “这个嘛……当然,当然啊,我们省委全力配合,我会和相关部门勾通的。”向德志说道,然后看了眼手表,站起身说:“不好意思啊,我半个小时以后要参加个会议,先到这里吧。你们有什么要求就和小杜说,她会满足你们的要求的。”
  “向省长慢走啊……”张清扬满嘴好话,送向省长走出会议室。
  “你太心急了。”等向德志离开以后,张清扬低声对贺楚涵说道。
  “谁像你就会拍马屁!”贺楚涵白了他一眼。
  在杜平的带领下,调查组的人马参观了奉天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园区。奉天高新技术园区是东北最大的高科技产业研发地,走到这里,张清扬还真不得不佩服辽东省委省政府的大手笔。
  这里就像是一个独立的王国,从生活配套设施,到整体建筑规划以及景观布置,无不都匠心独运,处处体现出科技含量。看到这里,张清扬不由得想到了辽东市由自己打造出的临岸西城,两者唯一的区别就是临岸西城属于商业、生活圈,而这里属于产业开发地。
  截止目前,这里共有入驻企业800余家,已初步形成重金属研发、军工科技、光机电一体化的产业集聚,并广泛分布于现代服务业的诸多领域。入驻企业中,归国留学人员创办企业100余家,高新技术企业36家;拥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1家,市级企业技术中心5家,博士后工作站2家;拥有各类专利和著作权200余件。孵化培育较成功的企业累计达30家。去年园区实现总产值150亿,上交税收7.2亿。

  张清扬明白,这些数据虽然也有水份,但基本上可以说是事实。从规模和所参观的公司上就可以看出来,科技园是成功的。关键是这里汇集了大量的人才,甚至有些公司里都可以听到参杂着中英文的对白。像这种情况北方企业是很少见的,只要像京城、东南延海等地的企业才会如此。这些都是东北其它两省不具备的。
  “双林省和北江省最落后的还是缺少人才啊!”张清扬对身边的杜平、贺楚涵感叹道。
  贺楚涵点点头,虽然以纪检人员的敏感,她不喜欢辽东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但她不得不承认,辽东的开发,奉天的建设的确比双林省高出一大截,辽东干部的确有牛的资本。
  杜平笑道:“张司长说到了点子上,自从辽东响应國務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号召后,马书记,徐省长都比较重视人才的培养和吸收,在老工业项目的基础上,积极招商高科技项目,投入大笔的资金扶持新型产业,这几年产生了很大的经济作用。”
  张清扬扭头望着杜平的脸,淡淡地说:“但是高新技术园的成功,并不能代表全部的成功啊!辽东这几年改革的步子很大,新项目的上马也很多,可是新项目不是所有都成功了吧?”
  杜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尴尬地笑笑,缓和道:“张司长还想去哪看看?”
  张清扬笑道:“你的本子上不是都安排好了吗?”
  杜平摇晃着小腰微笑,娇媚地说:“那……两位听我的?”说着话,目光在张清扬与贺楚涵的身上一扫。
  “嗯,听你的。”张清扬点点头。
  贺楚涵本想反对的,可是在外人面前又不好让张清扬下不来台,也就点头道:“那就听张司长的吧。”

  杜平看了眼时间,笑道:“今天先这样吧,天都晚了,再说两位也累了一天,上午忙着开会,下午又跟着我跑这么远的路。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去新河工业园看看。”
  “那我们回去吧,”张清扬心中想着别的事情,眼下还没有统一的思路,他不想多说话。辽东给他的感觉很复杂,他知道这次下来对他的本职工作是有帮助的,因此他想好好的盘算一下。
  “新河工业园就在奉天下辖的县级市新河市吧?”贺楚涵问道,她脑中一闪,好像奉天汽车集团就在新河。
  “对,贺组长真的很了解我们这里。”杜平回答,随后又详细介绍道:“新河是奉天市重工业集团比较集中的地方,只是由于都是老工业,到新世纪以后渐渐被淘汰,很多老牌重工国企负债累累。辽东省委省政府在向老国企动手术以后,首先就拿新河开刀,通过两年的项目重组,品牌转让等等,新河已经重新焕发了青春。在全省一千多家老国企的改制中,新河就占据了三分之一,可以说新河是辽东的工业品牌。”

  在杜平说话的时候,张清扬详细地研究着她,发现这个女人在媚惑的姿态下,还是有些能力的。同时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她的口音听起来不像辽东本地人。由于辽东省在东北三省中最靠近关内,因此当地的方言与双林省、北江省差距很大。而听杜平的口音,感觉是地道的北方话,并不像辽东话那样软。
  杜平说完话,扭头见到张清扬看自己看得呆了,禁不住脸色一红,羞涩地说:“张司长,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张清扬笑了笑,说:“你说得很对,我都听得呆住了。听你的口音不像辽东人啊?”
  “张司长果然厉害,呵呵……”杜平一阵娇笑,另一侧的贺楚涵直皱眉,杜平接着说:“我是北江人,后来到分到了辽东。”
  “哦,原来是这样,”张清扬笑了笑,“怪不得啊,辽东女人可是没有江北省的漂亮,呵呵!”
  “张司长过奖了,我漂亮啥呀!”杜平一下子就说起了家乡话,把“什么”说成了“啥”,更增添了一些媚意。

  一旁的贺楚涵恨恨地盯着张清扬,心说老毛病又犯了,就知道讨女人好听的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心里有些酸酸的。
  三人坐上返回的车,一路上贺楚涵听着张清扬和杜平交谈甚欢,心里对杜平十分的不满。她假装累了,靠在椅背上不说话。张清扬猜透了贺楚涵的心思,便和杜平聊得更热烈了。
  杜平把他们送回宾馆,然后独自离开了。本来杜平想留下陪张清扬吃饭的,临时接到了向副省长的电话,也就着急先走了。张清扬明白,向德志是等着杜平汇报呢。不过让张清扬不解的是,杜平完全没必要告诉他是向德志打来的电话,她为何要向自己讲清楚呢?
  张清扬站在宾馆门前,呆呆地想着,今天所见所听到的一切,都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特别是杜平,处处透露出一股神秘感。
  “张大组长,我看你应该陪着杜主任走!”望着张清扬的目光还盯着杜平远去的小车,贺楚涵愤愤不平地说道。
  张清扬笑了,淡淡地说:“怎么,吃醋了?”
  “你……”贺楚涵的脸羞红,不满道:“你怎么还是老样子,三十几岁的人了,一点正形也没有。”

  张清扬望着她笑,也不说话,这时候苏伟跟上来。他对张清扬说:“看见没有,辽东的人对我们盯得很紧啊!”
  日期:2016-12-1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