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2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有时候,有没有那么多的志同道合者,你就要建立广泛的准联盟,团结和利用一切可以争取,可以合作的人,今天上夏文博是要借这个机会,好好的和马队长续点感情,感情好了,公事,私事都好办了。
  夏文博和马队长两个人就一起来到一个洗浴中心,这里的人显然认识马队长,一看到他,一个三十多岁的,长得前挺后撅的女经理飞一般的迎上来,这女人了,穿着一件缎面旗袍,旗袍的叉开的老高老高,都快到腰上了,一走路,前后两片缎面都像是要飘起来一样,里面的东西差不多都能看到。
  夏文博自然是不好意思看,不过马队长被旗袍里面的雪白一闪,眼睛就咕噜噜的跟着飘动的旗袍转动起来了。
  女经理走过来,一下个胳膊攀上了马队长的肩头,用胯骨顶着马队长的后腰,又是卖笑,又是调笑的说:“呦,啥风把队长给吹来了,今天我亲自伺候你!”
  马队长被她这样一楼,心里有点紧张起来,看一眼夏文博,赶忙做出很不耐烦的把她推开:“稳重点,自爱点,我们认识吗?”
  然后转头,一脸媚笑的对夏文博就说:“夏哥,她们对谁都这样热情,你别见怪啊,你老先请,我们好好泡个澡,按摩一下,放松一下,这样对身体有好处。”
  这个女经理大概看出了问题,原来马队长今天只是个跟班,而且显然他很怕这个年轻人。
  女经理也就不敢和马队长调笑了,恭恭敬敬的在前面带路。
  夏文博看的暗自好笑,这些人啊,表情的变化实在太快了,要是自己不在,可以想象这会她们会是一种什么浪荡的样子。
  这个洗浴中心从外观来看,是很普通的,它和一般洗浴中心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很简单,很一般的,可是越往后面走,情况就越不一样了。后面是很豪华,很富丽堂皇。四壁装修那是一水儿肉色花纹大理石,宽阔的大厅左边和右边各有几条同样包了大理石,两个人才抱得过来的大立柱。
  中间头顶上吊着巨大枝形吊灯,每一个乳白色分枝吊灯都垂着荧光闪闪的水晶流苏,迎面白石假山喷着雨幕,下面水池里洄游着成群的一尺长红白相间的锦鲤。环绕大厅,是无数盆郁郁葱葱的碧绿花草,那巨大的花盆全是绘着图案的古色古香的木桶,沉稳而温馨,与花草的宽大叶片相得益彰。
  他们两个人就朝一个叫“玫瑰厅”的门里走来,拐过几个个弯儿以后,就见到了一个很大的屏风,夏文博有点奇怪,屋里什么都没有啊!
  还没想完,那个旗袍经理一伸手说:“两位里面请!”便将他们引到屏风后面。
  进了这个门便别有洞天了,看的夏文博心里噗噗的跳,就见房间的一面墙是整块的大玻璃,房间内坐着几十个如花似玉却穿着暴露的女子,大家可以隔着玻璃观看,随意挑选,看中哪个就直接指出来带走。
  马队长就说:“夏哥你看上哪个就可以叫哪个。”
  夏文博也惊叹的说:“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自己来清流县这么久了,都不知道,在清流县还有这样的地方,太神奇,也太惊诧。
  “嗯,两位啊,你们可以在这换上浴衣浴裤。”旗袍经理说。
  马队长就动手换了,但夏文博愣在了那里,这女经理好像一点都没有离开的意思,这咋换,这太不好意思了吧,倒是那女经理淡淡的说:“我们这都是这样,没关系的,我见的多了。”

  夏文博再看马队长的时候,这丫的已经脱了个精光,夏文博站那傻傻的,迟疑了一会,也只好背过身去慢慢的脱了。
  旗袍小姐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脱光了,一点也不避讳,更不羞涩说:“我们推出了全新服务,小姐为先生们洗澡,这是很享受的一种感觉,而且这种服务是可以开发票的。”
  马队长就故意问:“只是光着身子服务,太简单了吧?”
  旗袍小姐道:“谁说简单?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像盐奶浴呀、冰火两重天呀都是最新推出的服务,还有好多没起名的,而且我们家的按摩师‘手法’绝对全清流县一流,你们试试就知道了。”
  夏文博知道这么做并不光彩,心理上其实也是疙疙瘩瘩的,但他又非常的好奇,就在这时,马队长就一叠声安慰他说:“夏哥啊,既来之,则安之,否则对不起你,今天把你请来了,不容易啊,我们试试。”
  说完,也不等夏文博说话,他便隔着玻璃,指指点点的挑了两个小姐。
  挑好的小姐把夏文博就被领进一个单间,气派的仿红木桌子、宽屏电视、里间是明清风格的雕花双人木床,框架上挽着紫平绒帐幔,绣着大红双喜的床单上便是崭新的缎子被和鸳鸯枕。
  夏文博正在纳罕,怎么洗浴中心还有这种单间?
  看来是单独的练兵就要开始了。
  夏文博便问:“姑娘,你叫什么?”

  女孩很职业的说:“没听说还有问名字的。”
  夏文博也不和他计较,笑笑又问:“你干这个多长时间了?”
  女孩说:“刚干。我也不是天天干,别问这么详细好不好。”
  夏文博还是很好奇的说:“一晚上你收多少钱?”
  女孩说:“最低消费300元,每加一个花样一百,你就甭问了,其他的我不会告诉你的,快玩吧!”

  夏文博在今天来的时候还以为这是什么高档场所,此时才明白什么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无非就是掩人耳目起了个风雅名字却干些龌龊勾当,他今天却很想了解一番这些勾当都有什么内容,同时也不想被小姐看扁,就说:“玩就玩吧。”
  那小姐就吩咐他爬在床上,姑娘的纤纤玉手柔软温润,开始在他的背上拿捏推敲。时间不长,他就有了激动和反应,也有了些紧张,到底自己不是经常来这些地方。
  由于激动和紧张,夏文博的全身忍不住颤抖。
  哪想到,这小姐就没把他当男人,很专业的把小手伸到他的大腿来回揉捏,夏文博热血上头口干舌躁,趴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的要害部位不争气冒了出来,但他还是隐约感受到那小姐的双手有意无意的会碰到他的要害。
  他怕受不了便道:“帮我按按背吧。”
  小姐说:“怎么了,老板是不是嫌我手法不好?”
  夏文博就说:“不是,不是,挺好,挺好。”
  那小姐就发嗲地说:“老板想不想试试更好的?”

  夏文博也就顺口就道:“那就试试。”
  小姐像是听了旨意,伸过双手把自己的罩罩脱了,匍匐在夏文博的背上用她那甩来甩去的两坨白面做起了摩挲,夏文博哪里受过此等刺激,直感觉一道柔软又奇特的电波阵阵颤粟传编全身,恨不能翻过身来长驱直入。
  夏文博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就问:“你们这里的服务真不错。”
  小姐就一边动作一边说:“还有更好的呢,老板要不要试试?”
  夏文博惊叹不已,他故意相问:“这更好的是什么啊?”

  那小姐啪的在他背上拍了一掌娇嗔道:“老板你真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