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2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车走远,我吐出一口气,白色的呼气,像是烟雾,听到小女孩心里的话,我觉得我要做点什么。
  可能是去培训了一圈,自我感觉良好了,想要装装逼。
  也可能是小女孩的目光让我深深的触动。
  总之,我要回去,带小女孩走。擦干净她脏兮兮的小脸,让她好好洗个热水澡,吃一顿饱饭,最后躺在暖和的被窝进入梦乡。
  我知道,我有点理想主义,我也知道,控制小女孩的人一定不好对付,我还知道,我对他们一无所知,这样吃亏,但不是所有事情都要等到适合的时候去做,有很多的事情让人措手不及,比如关珊,我还没来得及告别,她便离开。
  回到了那个街角,小女孩手里攥着那一百元紧紧的,眼中带着希望,这一百元。可能仅仅换来两个冰冷的馒头,但却让她吃上了一顿饱饭。

  来到小女孩面前,小女孩发觉有人,抬起头,说:“叔叔,你怎么回来了。”
  我说:“你是不是饿了。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好不好。”
  小女孩想要点头,可马上有些顾忌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妇女,又看了看远处,我想那里一定有控制她的人。
  小女孩吞咽着口水,可就是不开口答应。

  “你是喜欢吃肯德基,还是麦当劳。”
  小女孩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说:“能不能都吃。”
  我说:“好啊,没问题,走吧。”
  小女孩犹豫了一下,说:“可是我妈妈怎么办。”
  我说:“咱们快去快回,你妈妈病了,不能走动,躺在这里挺好的,一会咱们买回来带给她。”
  小女孩又犹豫了一会,说:“叔叔,谢谢你,我不饿。”
  她说话之前,看了看远处。那边有一个男人,头发不太多,看起来挺凶狠的样子,我知道小女孩一定是怕给我带来麻烦,就算她很想吃,也要忍着。

  我笑了笑。说:“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说:“叔叔,我叫姗姗。”
  该死,怎么会是这个名字,让我更想要救她了。
  我看了远处一眼,小声说:“你是不是害怕那边那个男人。”
  我知道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一定在竖着耳朵听呢。
  姗姗点了点头。
  我说:“你相信叔叔吗?”
  姗姗又点了点头。
  我说:“那你跟叔叔走,叔叔知道躺着的那个不是你的妈妈,你也不属于这里,我会救你的。”

  姗姗流泪了,她没说话,眼珠子一下子往外涌。
  我抓住了小女孩的手,往前走,躺在地上的中年妇女忍不住了,她掀开了被子,她看起来挺老的,看着就不像是小女孩的妈妈,而是小女孩的奶奶,怪不得盖个被子,把脸都蒙着。就露出两个眼珠子。
  “你带我女儿去哪里?”
  质问我,底气很足。
  我说:“小孩子饿了,我带她去吃点东西,您病了,接着睡吧,起来多费力气啊!”

  说着,我继续走,中年妇女喊道:“你放开我女儿,你不是好人。”
  她这声音挺大的,引起行人的注意。
  我回头笑笑,说:“哎呦,您这声音中气十足啊!不像是有病的样子,还有,这女娃娃长得挺好看的,跟您可不太像啊!”
  行人看看中年妇女,又看了看小女孩,默默无言,想着什么。
  中年妇女镇不住场子。不远处的那个男人走了过来,拦住了要走的我们,小女孩紧紧抓住我的手,瑟瑟发抖。

  行人们啊的一声,恍然大悟。
  这种事情有过前例,再看看小女孩的表情。谁对谁错,大家都明白了,明白是明白,但让他们站出来是不可能的,现在伸张正义的成本太高,好人到了最后没有好报。反而被恶势力报复,这种事情太多太多,让人们害怕,以至于麻木,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你干什么?”来的男人挺凶的,年纪不大,却谢了顶,估计肾虚。
  我说:“我干什么你看不出来吗?”
  肾虚男说:“你他妈的瞎逼逼什么?”
  我说:“我好好说话,怎么就瞎逼逼了。”
  肾虚男看了一眼小女孩,说:“放开她,然后滚!”
  我说:“你在侮辱我的职业。”
  肾虚男一愣,说:“你什么职业。”

  我说:“我人贩子啊!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拐走了卖钱多好。实在不行让她在大街上乞讨,讨不来钱不给她吃饭,讨不来钱狠狠的收拾她,讨不来钱不让她睡觉。”
  小女孩靠的我更近了,不过,她躲在我的身后,不让肾虚男看到。
  这个表现,行人们全都明白了,看向肾虚男和中年妇女,眼中冒着火,中年妇女脸色变了,拐卖小孩子这事了不得。人人喊打的,所以中年妇女被吓住了。
  可还是没人站出来。
  肾虚男应该就是打手的角色,他恼羞成怒后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对我挥动拳头。
  “你他妈的找死!”
  电光火石间,我抓住了肾虚男的手,几个月的特训不是白训的,挨打的多了,感官也就敏锐了。
  我抓住了肾虚男的手,然后用力一拧,肾虚男疼得嗷嗷叫,不知道的以为捅了他菊花。

  “疼疼疼!”
  肾虚男告饶道。
  我笑了笑,没有放手,而是悠悠说道:“谁他妈的找死?”
  “我他妈的找死!我找死!”

  肾虚男告饶着。
  可能我下手有点重,平时身体对抗强度比较高,一下子没收住。
  “东北的?”
  “大哥,是,我是,你松手行不。”

  我说:“东北那么多好汉,怎么出你这么一个畜生,滚!”
  松了手,顺便一甩,肾虚男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能摔在了石头上,屁股摔疼了,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姗姗估计是没看到过。一下子笑了。
  可是她又有点不太敢,笑完又躲到我的身后,很依赖的样子。
  肾虚男从地上爬起来,他指着我,很勇敢,“你知道你惹事了吗?”
  我说:“所以呢,我现在惹都惹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突然发现,装逼的感觉很好。
  尤其看到肾虚男恨我去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你他妈死定了。”
  我说:“如果这句话有效的话,我早就死了。”
  说完,我对着身边的姗姗说:“走吧。”
  姗姗看着我点了点头,眼眶溢出来大滴大滴的泪水。
  我用手替她擦去了泪水。
  还是热的。
  路上,我问姗姗来自哪里,姗姗想了好久,说不太记得了,我问她是不是被人拐走的,她点了点头,问她多久了,她说好像两三年了。
  日期:2016-12-1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