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1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看了看手表,楚天齐长嘘一口气,眉头微微一皱。
  自前天下午参加完扩大会后,楚天齐就在准备今天的事——配合拍摄纪录片一事。
  虽然薛涛仅说了“徐老”二字,但楚天齐认定这个“徐老”应该就是徐大壮,除此之外,自己认识姓徐的人非常有限,尤其能称为“老革命”的更是仅此一人。尽管自己没有见过徐老其人,也与其没有任何直接纠葛,但楚天齐还是认真做了准备,既翻阅了与徐老有关的资料,更是找出自己做的有关老幺峰抗战根据地的笔记。

  只是徐大壮多年从事地下工作,其公开资料少之又少,而且都是近年有限的公开,至于老幺峰与其有关的也仅是间接资料,唯一直接一些的就是徐老题字的那副照片。除了留在家里的那套,楚天齐手里还有一套照片,但只能依据照片做一些推理和分析。
  在整个准备过程中,楚天齐也联想到了好多事,尤其对父亲看着报纸和照片流泪的情形印象更深。他也一直以此推断,父亲和徐大壮一定有关系,而且关系非同一般,很可能自己也与徐大壮不无关系。这次摄制组找到自己,更坚定了自己对此事的认定,但却又有解释不通的地方。正因为疑惑自己与徐大壮可能有瓜葛,楚天齐遂决定,要向摄制组提出要求,自己可以提供素材,尽量不参与拍摄出镜。昨天一天,楚天齐多次想到这件事,也分析了摄制组可能的态度,但现在他却不这么想了。

  从今天早上一醒来,楚天齐就等着电话,等着摄制组让自己去首都或省里的电话。按常理来说,昨天就应该接到通知,但楚天齐也听薛涛说过,此事需要保密,既然保密的事,那可能就是事到眼前才能通知吧。一直抱着这样的心理,楚天齐既忐忑又激动的等了一上午,结果没有接到首都来的电话,也没有接到薛涛的转告。午饭后,楚天齐没有休息,生怕听不到手机来电响动,可是现在已经将近下午五点,仍然没有接到相关通知,他意识到可能这事有变。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精神为之一振,心中暗道:来通知了。他拿起电话听筒,说了声“书记”。
  手机里传来薛涛的声音:“楚副市长,拍摄纪录片的事……”
  正等着听结果,对方却拉起了长音,楚天齐不禁有些发急,但他却没有接话,而是耐着性子等对方说完。
  薛涛在拉长音并停顿一下后,声音再起:“有变化。”
  有变化?果然如此。为什么呢?楚天齐不禁疑惑。
  还没等楚天齐发问,薛涛却提出了疑问:“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话到半截,楚天齐心中一动,忙改了口,“拍纪录片是大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尤其是这种级别的片子,涉及的面会更宽,涉密程度也更广。因为某一重要人物时间原因而变更计划,那是很平常的事。”

  “哦,是这么个理。”薛涛的声音缓缓的,“你是不是提前已经知道了?”
  “不知道。”楚天齐赶忙否认,“书记,到底有什么变化?”
  听筒里静了一下,才又传来薛涛的声音:“首都来电话,说是因为特殊原因,原定时间有变,要我们再等通知,并要求严格保密。”
  楚天齐也“哦”了一声:“明白。”

  “你提前真不知道?”薛涛又追问了一句。
  楚天齐笑着道:“真不知道。”
  “那……”薛涛说了一个字,便传出“啪”的一声响动。
  听到对方已经挂掉电话,楚天齐把电话听筒放到话机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成康市委书记办公室。

  从话机上缓缓拿回右手,薛涛咬牙骂道:“小兔崽子,敢跟老娘玩花招。”
  对于今天这个纪录片的事,不止楚天齐焦急等着,薛涛也一直惦记着此事,其实从接到首都电话起,她就在惦记着。
  之所以这么上心,薛涛主要是想趁机搞清楚天齐和那个“老革命”有什么关系,也想万一能和摄制组搭上关系,以后也许可以借力。要是能见老革命一面,那就更是求之不得的事了。当然,她也时刻告诫自己“冷静”,老革命可不是随便能见的,就是想见摄制组怕也没有机会,但她并不想放掉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按电话中的要求,楚天齐需要到首都或是省城配合摄制,那么要想见到摄制组甚或老革命,唯一的办法就是请楚天齐帮着争取机会。正因为这样,薛涛才在不给出任何理由情况下,而让党政大院的人周六加班。目的就是可以及时召开相关会议,以隆重的方式给楚天齐“平反”,以换取楚天齐的好感,如果楚天齐能把自己加以引荐更好,最起码要挽回七月十日那晚言论的负面影响。

  想的挺好,可是江霞不但没有把楚天齐请出办公室,反而带回了一堆混帐话。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薛涛才提前放弃书记的矜持,给那个小兔崽子去了电话。那天的通话,与其说是修好,还不如说是“乞降”,自己可是用热脸贴的小兔崽子冷屁*股。但不管怎么说,小兔崽子还是被自己“请”出了屋,一同去参加会议,薛涛觉得值了。还好,小兔崽子还算给面子,在会上说的也基本都是人话。
  成功请出小兔崽子,会议开的也很是顺利,薛涛便等着首都来电话。担心不能及时听到首都的声音,薛涛昨天推掉了既定的私人出行活动,专门在家等着,但一整天也没有接到那个电话。今天一上班又继续等,可是直到五点钟了,也没有任何响动。
  一直没有等到电话,薛涛的一个疑惑再次涌上心头:莫非对方直接通知了小兔崽子?她这两天一直担心着此事,担心对方绕过自己。她想找小兔崽子问,但又恐失去书记身份,就没有打去电话,她觉得他应该主动告诉自己才对。
  就在这种矛盾心情煎熬中,薛涛终于等来了首都的电话。还是那个号码,也还是那天打电话的人,但电话内容却不是自己期望的,对方只说时间有变,还要求保密并继续等通知。还没等薛涛询问,对方便挂掉了电话,当然即使对方不挂断,薛涛也未必敢问。

  接到这样的电话,薛涛不禁疑惑小兔崽子是否提前接到了类似通知,更疑惑这件事的真实性。对于首都那个电话号码,包括打电话的人,薛涛已经打听过,不敢存有怀疑,但对于纪录片一事却不免心有疑窦。她怀疑是楚天齐和那人设计的套,目的就是以此让楚天齐脱离“软禁生活”,否则这两次来电的时间点太巧了。但这也仅是怀疑,她这才给楚天齐去了电话,想要听出点蛛丝马迹。可小兔崽子的话模棱两可,薛涛仍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现在离放下电话,已经很长时间了,薛涛心里还系着那个大大的问号:到底是谁放了自己的鸽子?
  想要找人问问,可薛涛又不敢,生怕犯了忌讳,一旦泄密的话,那责任可是太大了。想又想不明白,问又不能问,薛涛既疑惑不已,又烦恼无比,却也无奈至极。
  日期:2017-12-02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