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医生》
第533节

作者: 方大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倩听了,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和方小宇、姚茜二人,解释了一番。
  不一会儿,钟伯便带着方小宇和姚茜二人,来到了别外一栋副楼里。
  “方先生,你今晚就住这里吧!我呆会儿,再带姚小姐到上边的楼层去。我们叶家的管理严格,希望你能够自觉地遵守我们叶家的规矩。别私自到处乱跑。”
  说着,管家用手指了指头顶上的摄像头道:“否则,让我们的监控室看到了,会有人出来找你谈话的。”
  说这话时,管家的嘴角,挂着一丝冷意。
  旋即,他又朝一旁的姚茜望了一眼,露出色眯眯的表情道:“姚小姐,走吧!我带你去叶家的上等客房。”
  姚茜愣了一下,摇头道:“我不去。今晚我就留在这里。”

  说着,她走到了方小宇的身旁,用手挽住了方小宇的胳膊,朝管家道:“我俩是一块儿的。”
  “这……”管家愣了愣,旋即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行,既然是这样,那你们二人就在这里住吧!不打搅了。”
  管家说完,转身便走了。
  不一会儿,管家又叩响了方小宇所住的房门。
  “方先生、姚小姐,我们小姐特意托我准备了两杯热牛奶。你们赶紧趁热喝了吧!喝了好早点睡觉。”
  管家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方小宇开启天眼,仔细打量着两杯热气腾腾的牛奶。他惊讶地发现,两杯牛奶当中,有一杯上头荡着黑气,而另外一杯却啥也没有。
  说明,这两杯牛奶的里头,有一杯有问题。
  极有可能,这牛奶里头放了蛊。
  想到此,方小宇决定来个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
  他笑了笑,端起那杯荡着黑气的牛奶,朝管家道:“钟伯,辛苦你了。姚小姐已经喝了。我看这杯牛奶就送给你喝吧!”
  “这怎么行?”管家阴阴地笑了笑道:“小姐说了,这杯牛奶是给姚小姐喝的。要不,我看看她睡了没,如果真睡了就算了。我也好有个交待。”

  说着,管家钟伯,便探着脑袋往房间里走来。
  见管家进了房间,方小宇心中一阵狂喜。他正愁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下手。
  老家伙一进房间,方小宇一把,便掐住了死老头的脖子,冷冷道:“老家伙和我玩阴的。你还不够格。”
  说罢,便强行将那一杯,蛊毒牛奶灌进了管家的嘴里。

  “喂!不,不要……”
  管家挣扎了一阵,想要吐出来,却被方小宇一拿下巴,强行给吞了进去。
  方小宇一松手,管家钟伯,便冲进厕所里去扣嗓子眼,发出一阵阵像杀猪一样的声音。吐了一阵后,便见这老家伙哭了起来。
  “完蛋了,完蛋了!我完蛋了!”

  方小宇一把揪住了管家的衣服,冷冷地追问道:“死老头,你刚才是不是在牛奶里放了蛊?”
  “没……没……”
  方小宇取出一把匕首顶在了管家的脖子上,喝道:“说,要不然,我就放你的血。”
  “我说,我说,我的确在牛奶里放了蛊。”管家一古脑儿全说了。

  原来,这家伙垂涎姚茜的美色,想用蛊毒来控制她,于是在牛奶里放了蛊。可天算不如人算,打死他也没有想到,自己配的蛊毒,却被自己给喝了。
  “方先生,求求你放我一马。我现在已经喝下蛊毒牛奶了,吐也没能吐出来。我得赶紧吃催蛊药,或许还能催出来。过了一个钟,蛊毒一旦在我体内寄生成功,以后就很难解了。”
  官家哭了起来。
  方小宇却得意地笑了:“正好,我有些事情,要好好和你一起聊聊。不想死,就乖乖地听话。”
  管家钟伯连连点头,“好,我听,我听!”
  “说,你和那个陈大师到底是什么关系?”方小宇冷冷地追问道。

  “我……”
  “说!否则我现在就给你放血。”方小宇把匕首顶在了管家的脖子上,管家只好一五一十地把真相和他说了。
  “两年前,有一位道士找到了我,说是可以给我改运。当时,我并不太相信,但是那位道士给了我一张符牌,当天我去打麻将便赢了一万多,我开始便对那位道士产生兴趣了。后来,我把道士找来,让他替我施法改运。他给我喂了一碗符水,从此我便日渐消瘦。饭不敢吃,水不敢喝,因为我总能看到碗里有虫子在爬。”
  “那道士给我放了蛊,我苦求道士帮我解了体内的蛊毒。道士告诉我,解毒可以,但要我听他的话。他让我在叶老爷的茶里放一种可以寄生多年的慢性蛊毒。这种蛊叫噬魂毒,会慢慢的消耗一个人的精气神,当一个人体内的精气神消耗得差不多了,他的灵魂意识也就渐渐的被吞噬。到那时,被施蛊者就会成为一具行尸走肉,任由养蛊人控制。”
  听到这里,方小宇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冷笑一声道:“那位道士就是陈大师对吧?”
  “没错!正是他,他不仅控制了我们老爷,还控制了我。如果我不听他的,我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因为我体内的蛊解还没有彻底的解除。”
  说着管家钟伯,便放声哭了起来:“方先生你先让我想办法,把刚刚喝进去的蛊毒给解了吧!要不然,超过一个小时,这些蛊毒就会寄生在我的体内。到那时,我体内又多了一种蛊毒,如果我要求陈大师解除的话,他必定会收我很多的钱。”
  管家钟伯想从方小宇的手里挣脱出来,方小宇却紧紧地拿住了这家伙的手。
  方小宇笑了笑道:“不急,还有些问题没有问清楚。我问你,陈大师之前是道士,为什么现在又变成僧人了?”

  “那是因为他最近学了南洋的一些降头术。恐怕用不了多久,我们老爷就得死去了。我听他说过,要把老爷的灵魂驱赶出来,制成天底下最厉害的降头蛊。”钟伯颤声道。
  方小宇点了点头,继续追问道:“我问你,叶文峰弟弟的休闲会所是不是陈大师布的风水局?”
  “是!叶老爷的弟弟叶文昌的所开的休闲水会,正是陈大师布的局。当时我也在场,他利用那里的水会,把对面一家工厂的运也借了。当时,陈大师告诉我说是可以为老爷借来阳寿,现在我才明白,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此人,是想把叶家所有的财产占为己有。他对我们老爷、还有叶小姐以及叶老爷的弟弟都暗中施了法。”
  说到这里,管家钟伯已是声泪俱下,在脸上抽了一耳光,自责道:“这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贪财,我们家老爷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还有我们家小姐的车子,也不会被人施了厌胜术。”

  “好了,你可以走了。”方小宇松开了管家钟伯。
  “谢谢!”钟伯点了点头,又怯声道了一句:“方先生,今晚这事你千万别和我们老爷和小姐说,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可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方小宇笑了笑道。
  “我……我可以给你一包催蛊药。这是陈大师给我的解药,虽然这种解药只对刚刚误食的低级蛊毒有效,但对于普通人也算是非常难得的良药了。我这就去取药吧!”
  说完,钟伯便朝外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