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人们对江霞其人感慨不已的时候,王永新进来了。虽然身为男人,但王永新好多时候走路没有声音,就像家猫一样。不过人们并没把他看成逮老鼠的猫,反而在背后称其为“老王八”,这也怪不得别人,只怪他长着一副严重肾亏的尊容,老婆也确实给他戴过绿色的帽子。
  好多人正面露着腹诽的笑容,却发现那对小眼睛正看向自己,便赶忙收起笑容,也快速挥去了脑中不健康的想法,尽量把思绪拉到了会场中。
  正这时,秘书小郑走进屋子,把一个高级保温杯放到了正面主位上。人们知道,会议即将开始,这个步骤是书记登场的前奏。
  忽然,人们注意到,常委到了八名,加上即将到来的市委书记薛涛,还差一人,那就是楚天齐。这个场景和十一日那天的会议完全一样,人们不禁心生疑问:难道楚天齐还被软禁着?省安监局可是已经走了,而且矿井爆炸没有人员伤亡,按说也应该把他放出来了呀。莫非……对了,一定是有人不准备放过他,今天的会议很可能就是处理他的,一定是。否则为什么让大家周末加班呢?好多人给出自认合理的解释,也不免唏嘘,但唏嘘的内容却不尽相同,甚至反差极大。

  “咯噔、咯噔”,女士皮鞋声又起。人们知道,薛涛来了,这个声音和江霞的皮鞋响动不同,这就是老女人和少丨妇丨的区别。想到“少丨妇丨”这个词,好多人又把目光投向江霞,心生疑惑:她有男人吗?她的男人是谁?
  “咯噔”声响越来越近,里面好像还夹杂着“咚咚”的声音。怎么回事?还有男人同行?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薛涛出现在门口,但在薛涛身旁还有一个男人,一个人们认为不会到来的男人——楚天齐。
  他怎么来了?为什么还是和市委书记一同前来?人们都瞪大了眼睛,想要发现点什么。
  就在众人圆睁二目的时候,薛涛的眼睛却眯了起来,看向屋子里的一个座位,而那个座位正是楚天齐奔向的位置。
  快步来到主位坐下,薛涛面色阴沉的说了话:“今天的会议室是谁布置的?”
  “我和……我。”陈家良支吾着,看了眼党办主任,从靠墙座位站了起来。
  “那你是怎么布置的?连这么点儿事都办不好?”薛涛说到这里,转向王永新,“政府领导也应该多教教,多关注一下。”
  知道薛涛对自己有气,王永新假装没听明白,继续低头看着面前的笔记本。
  此时,党办主任严于宙赶忙起身,快步走到墙角桌子前。他拿起上面的一摞桌签,找到了打印着“楚天齐”三字的那个,快速放到了楚天齐面前桌上,并冲着楚天齐歉意一笑,然后才回到了自己座位。
  看着刚才的这一幕,人们意识到,刚才的猜测可能错了,很可能是大错特错。
  薛涛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扫视众人后,轻咳两声,说了话:“开会。”稍许停顿,她接着说,“同志们,做什么事情都要讲规矩,尤其一些常识性规矩更不能坏。摆放桌签一事,可能好多人认为事情不大,但这却反映了一个人的工作态度。同样是在市政府工作,有的人工作就不到位,经常发生诸如刚才这类丢三落四的事,而有的人却是做的既扎实又兢兢业业。远的不说,就拿近期发生的矿井爆炸来讲,为什么能够不伤亡一人?”

  对呀,为什么呢?好多人都听出了味,都把目光投到了楚天齐身上。
  “有的人可能认为是巧合,但我不那么看,这主要还是市里主管领导要求到位,管理到位。试问,全国这么多次矿井爆炸,有哪次能够不伤亡一人?反正我以前是没听说过,这次也是第一次见到。这难道还不说明问题?可能还会有人把这归于偶然,那我说你错了,错的很离奇。这是偶然吗?偶然往往蕴含着必然。你们知道吗?楚副市长光是相关的现场笔记、检查记录就做了好几本,有时间、有数据、有总结、有归纳,那是条分缕析,任何一本拿出来,都可以整理出多套学术报告……”薛涛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同时还用手笔划着,笔划着笔记和记录的厚度,笔划着辅助说明的内容。

  听着这个女人口中不时蹦出的溢美之词,王永新非常不屑,不屑这个女人的脸皮之厚。前些天还把人家说成罪魁祸首,接上一个电话后,就把小家伙夸成了一朵花。肯定那个电话至关重要,肯定电话中有这个女人惧怕的内容。
  市委书记能一口气夸一个人二十分钟,而且用词还不带重样的,人们都不禁给薛涛下了一个字的评语:高。当然,每个人对“高”字的释义却不同,好多人完全是贬义的。
  停顿了一下,薛涛转向了楚天齐,脸上满是笑模样:“像是楚天齐这样未雨绸缪,把好多工作做到提前的同志,不能说是没有,但在成康丨党丨委和政府中却也是凤毛麟角。我们在座的这些同志,要多多向他学习,取长补短,以把本职工作做的更好,更优秀。
  对于这种事事想在前,又处处身先士卒的同志,市委和政府也要多多关心,不能让同志操劳过度。正因为对楚天齐同志辛勤劳作的体谅,正因为对楚天齐同志布置工作的信任,我才以市委班子班长的名义,强迫他进行休息。就是在休息期间,楚天齐同志也一直以关注着矿井爆炸事故的善后事宜,并且让非常优秀的曲刚同志代替他冲在第一线。果然,曲刚等同志不负楚市长所托,不负重望,安全、高效、优质的完成了这项光荣任务。”

  听着市委书记的滔滔不绝,人们脸上都露出了笑模样,都觉得这个女人确实厉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厉害。明明是拿打压楚天齐向省领导买好,可现在却说成了是对楚天齐的体谅和关心,那天大家可是都在现场听着呢,谁都不是傻子,谁也没有忘记呢。同时人们也不禁疑惑:怎么仅仅事隔六天,薛涛的态度就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五点多的时候,市委扩大会议结束,整个会议期间,主要就是薛涛讲话,讲话内容全都是对楚天齐的赞美之词,也不乏奉承之语。
  大家都知道,这是薛涛变相给楚天齐平*反,变相向楚天齐承认错误呢。但却又觉得薛涛也太那个了,前后态度反差之大,很失市委书记的身份。
  面对薛涛的肉麻之话,楚天齐没有沾沾自喜,而是在薛涛讲话结束后,做了适当的谦虚,以免引起大家对自己的反感。
  会议结束后,楚天齐没有在会议室多做停留,而是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想着今天的一系列事情。

  在江霞从自己办公室离开的时候,楚天齐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当薛涛再次打电话时,他才明白事情的起因。原来,薛涛接到了中央宣传部门下属机构的一个电话,要楚天齐配合拍摄一部记录片,记录片的主人公是一个“老革命”。薛涛告诉楚天齐,那个“老革命”是徐老。
  当时听到“徐老”二字,楚天齐立刻想到了徐大壮,想到了在玉赤县老幺峰抗战根据地的事。可他又不明白,拍徐大壮的记录片为什么要找到自己,自己也仅是见过徐大壮写的一幅字而已。
  日期:2017-12-0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