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69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朝阳微微一怔,很快皱起眉头,道:“是吗?”
  魏海续道:“是的,关维伟作为市交警系统的主要领导,带头违纪,社会影响非常恶劣,群众反映非常强烈,请求咱们市纪委对他展开调查,严肃处理。举报信里有相应的照片,真实可信,我打算召开班子会对他做出两规的决定,现在先过来听听书记您的意见?”
  宋朝阳听后很有些不可思议,这市交警支队前支队长王斌刚被拿下没一年,怎么现任支队长关维伟就又出问题了?他就一点没有吸取王斌的教训吗?是这个支队长的位子太魔性了,还是这些人太贪婪了?当下也没说什么,接过举报信,打开后,先看了看举报信内容,然后又看了下信里夹着的几张照片。
  信里一共三张照片,头一张是一座三层豪宅的正面照,欧美风格,奢华大气,令人心生向往,不过这张照片里没有关维伟的存在,也就不能证明这座豪宅与关维伟有关;第二张就有关维伟了,是他从一辆黑色路虎越野车上下来时的偷拍照,不过他戴着墨镜,只有认识他的人才能认出他来;第三张是关维伟和一个艳丽女子走在一起的照片,他同样戴着墨镜,但是身高脸型都能表明他的身份。
  这三张照片,除去第一张外,其它两张都是偷拍,而且拍照的距离与清晰度掌握的都特别好,一看就是别有用心之人在跟踪关维伟的过程中拍摄下来的。这无形中也表明了,写这封举报信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群众,而是要整关维伟的人。这个人非常精明,拿关维伟的经济与作风问题说事儿,不仅能够快速引起市纪委的关注,还能一下将关维伟置于死地。从这一点看来,此人似乎也是官场中人,熟稔官场之中的攻杀之道。

  宋朝阳看出这些内情后,心下很不痛快,他很厌恶官场中的勾心斗角与互相倾轧,除非逼不得已,他从来都不想参与进去,所以他也看不起眼下这封举报信的作者,不管这个人是谁,是关维伟的下属还是上级,通过这种手段来干掉关维伟,都是极其卑鄙无耻的行径,官场中的良好风气和正常秩序也正是被这些小人所搅乱的,如果说,在这件事里,关维伟虽然倒霉,却也要接受调查处理,那么这个举报者同样不能放过,一定要揪出这个人来,对其训诫警告一番,如果此人有问题,也要将他处理掉,以正风气。

  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通过这种下作手段来完成不可告人的目的,更不许某些人将这种手段当做为自己获取利益的工具!
  魏海见宋朝阳看完举报信后,看着空气不说话,心里有些没底,表情紧张的看着他。
  宋朝阳把举报信放好,又看了看信封,将举报信扔到茶几上,道:“举报信反映的情况很难判断真伪,但照片应该不假,我同意你的意见,可以对关维伟进行调查。就不要两规了,最近两规干部太多,搞得市里空气有些紧张。你也知道,‘首扶会’马上就要召开了……”
  魏海下意识就想辩驳,说“如果不两规关维伟,他很可能不配合纪委交待问题,甚至有机会毁灭罪证”,话都到嘴边了,留意到宋朝阳脸色不太好看,心头咯噔一响,转念想到,自己也只是给于和平办事,这件事里不宜陷入太深,只要宋朝阳同意调查关维伟,自己就算完成于和平的委托了,何必因他冒犯眼前这位老大?便老老实实地点头道:“好的,那就不两规,走传统调查方式。”
  他说完就想起身,却听宋朝阳问道:“这封举报信的信封上什么都没有,连邮寄地址都没有,应该不是邮寄过来的吧?”
  魏海微微一怔,不知道他突然问这是干什么,事实上,这封举报信根本不是什么群众发出来的,而是今天早上于和平派秘书刘天龙直接送到魏海办公室里手上的,他拿着就找了宋朝阳来,说是来自于信访室,只是用来打掩护,因此现在见宋朝阳打听这封信的来源,内心不免有些紧张,但此时也不能改口说出实情了,否则就会被宋朝阳顺藤摸瓜抓到于和平那里去,只能硬着头皮,按宋朝阳的意思点头道:“啊,这我还真不太清楚,要不我回去问问信访室?既然没写地址,那应该不是邮寄过来的……”

  宋朝阳不疑有他,又问:“既然不是邮寄过来的,那就是举报人亲自送过来的吧?”
  魏海见他追查这封信的来路,越发紧张,不敢说是举报人送过来的,否则这位老大要是找那个举报人,自己上哪给他找去?讷讷的道:“不太清楚,有这个可能,当然……呃……也说不定,是有人偷偷塞到信访室外的举报信箱里的,这都有可能。看这封信是匿名的,估计举报人胆子很小,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大些。”
  宋朝阳吩咐道:“魏书记你回去后,帮我和信访室的人打听一下,看看这个举报人是谁,找到了告诉我。”
  魏海下意识问道:“如果找不到呢?”
  宋朝阳皱起眉头,这还没找呢,这位魏书记怎么就先考虑到找不到的情形了?这么想还怎么找人?语气严肃的说道:“怎么会找不到?我们已经知道,举报信不是邮寄过来的,那就肯定是有人送过来的,不说这个举报人会不会被信访室的人注意到,就只说大楼电梯里每一层的监控摄像机,就能抓拍到每一个通往你们市纪委楼层的人,比照发现这封举报信的时间,还定位不了那个人吗?”
  魏海这才看出宋朝阳对于抓到举报人的深刻决心,暗出冷汗,心下纳罕不已,他为何不关注涉案的关维伟,反而关注起举报人来了?难道他感觉到这件事里面有猫腻?如此说来,自己岂不是又危险了?如果被他发现,自己又和于和平搞到一起去了,那他还不恨死自己?想到这越发心慌,道:“好的,我马上回去查,一定查出举报人来。”
  等魏海走后,李睿急忙上前,将昨晚在贵宾楼旁林子里听到魏海与于和平通电话的内容说了。其实他昨夜回到家里时还想着将这事说给宋朝阳听的,但早上醒来,只惦记着把宋雪被骗的事说出来,竟然就忘了这事。
  李睿说完听到的内容,最后断言道:“我昨晚还只是怀疑,和魏书记通电话的是于和平,但今天看到魏书记的动作,我就可以断定是于和平了,因为市里只有于老狐狸有那么大的能量能这么快让魏书记提出此事。”
  宋朝阳又气又恨,道:“我说怎么突如其来有人要整关维伟,原来是于老匹夫在背后谋划捣鬼。这个老混蛋,为什么总是搞出这种幺蛾子,真是气死我了,我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拍档?”

  他有句话没说出来,他更生气的是,偏偏关维伟就有这许多罪证可抓,这才让于和平有了搞鬼的机会,如果关维伟两袖清风,作风正派,于和平又焉能得计?因此关维伟也很可气!
  李睿劝道:“老板,您别生气,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了,咱们还是考虑考虑,于和平这么做的目的吧,他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同一时刻,魏海已经回到办公室,正给于和平打电话,将宋朝阳的关注重点讲了。
  日期:2017-12-01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