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290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磊子,别这样,嫂子有了家,有了孩子和老公,真的不能,嫂子现在真的喜欢你,可嫂子真的不能对不起……”钱双双哭了,一贯强悍的钱双双哭了,还单手捂住脸。
  我心里的邪火,一下小了,我这是怎么了?人家不愿意,怎么还想着乱来?我放开钱双双,低声说:“嫂子,我真的……对不起,刚才我真的有些犯浑,你去睡吧,我走了。”
  我转身就走,钱双双忽然伸手抓住我的胳膊,猛然抱住我,接着亲了我的额头一下,才推开我,低声说:“磊子,嫂子真心祝福你和苗苗幸福。”
  我无郁闷地走出钱双双家,心说:“难道就这样了?唉,还能怎样?难道还真的强来?”
  拉开车门,我开着车准备回家,可还没坐进去,感觉肚子底下右侧,有些痛,心里一惊,不会是阑尾炎又犯了吧?医生说要我回来,继续打点滴的,可我回来根本没去找王玲,而且还喝了酒,根本没注意保养身体。
  钻进车里,开着车去王叔的街道办诊所,诊所其实就在街道办大院不远,那五间房子,还是街道办的,王叔每年要交一两千的租金,当然也要为街道办的干部服务一些。
  听我爸说过,王叔本想搬回家开门诊,可他家比较偏僻,现在,王玲也毕业能当帮手,王叔就没提过要搬回家。
  我下了车,刚走到门诊门口,就听到王玲的声音:“我爸不在,回家吃饭了,你这病喝了药回家歇歇,明天就会见轻的。”
  我心说,这王玲还真的有些看病的样子,可还没进去,就听到王玲很不悦地说:“你们是不是来看病的?病看完了给我出去。耍流氓去外村儿,在本村耍流氓丢人。”
  “呵呵,我就是不出去,现在我可是来看病的。现在我又肚子疼,你来给我按按。”这声音我听着陌生,心说:“这是谁胆子这么大?敢来这儿耍流氓?”
  我没有停步,进了门。正好看见三个青年,站在诊断桌前,围着王玲,其中一个还是我们镇东区的,赵刚的堂叔家的儿子好像叫赵庆,领头的是个高个子,光着膀子,脖子上还挂着一条链子,我不认识。
  “你们滚出去。”我看到王玲一直向后退,都快靠到医架子上,怒火就上来,说着随手拎起门口一把椅子,想直接砸了过去,可是看到王玲还在里面,也就放下没砸。
  三个青年听着骂声,转过身来,赵庆一看是我,吓得没敢出来,还向后退了一步,低声说:“是王磊。”
  他旁边的那个大个子一听,根本没害怕,笑着说:“我说他妈谁口气这么大?敢让老子滚出去,原来是王主任,怎么着?我到你们镇东区,就算出门了?你也就是有了几个糟钱儿,买了些小痞子,那又能咋地?我姐夫一个电话,就能把他们那些个儿人渣全抓起来,你要是懂事理,就滚开,我可是看上这妞了,没想到你们镇东区,还有这么……”
  “去你妈。”我举起椅子对着大个子的脑袋砸了过去。大个子还嘚吧嘚说的起劲儿,以为震住了我,没想到我竟然真的敢砸他,本能地伸手护住脑袋。
  “啪”“哎呀”大个子青年惨叫一声,就倒在地上,赵庆一看高声叫道:“王磊,你等着进去吧,人家姐夫……”
  “去你妈。”我拿着掉了一条腿的椅子又砸了过去……

  我打得真的很爽,看着地上三个来回滚动的人,连连惨叫求饶,心想再打下去,估计全他妈完了。
  王玲冲过来,抱住我,急切地说:“哥,哥,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可就出人命了。”
  这时,闻讯赶来一群人也进来了,我丢掉手里的最后一根椅子腿,王玲拉着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十几个女人还想再打一顿,王玲把我推到后面,说:“嫂子,婶儿们可别打了,再打真的出人命了,把他们拖出去算了。”

  地上三个破头血脸的家伙,知道没人打了,嘴里也不叫了,轻轻地哼哼着,慢慢地爬了起来,晃晃悠悠地被人拖着,那个大个子神智也清醒了很多,吐了口嘴里的血,还想说几句硬话,没想到我又走了出来,吓的他一个屁股堆儿,坐到了地上,抱住头,凄惨地说:“别,别打了,我不敢,真的不敢了。”
  人越聚越多,真没想到,吴秃子居然在街道办喇叭上广播了,很响亮地说:“赵刚,赵刚,赵主任,你听到以后赶快来到街道办诊所,你弟弟赵庆耍流氓,你弟弟耍流氓没成功,被打的鼻青脸肿。”
  真是没事添乱,就连广播还透着幸灾乐祸。
  赵刚没来,可赵庆的老爸来了,他爸叫赵树丛,算卦的说他五行缺木,才取了这个名字,可脾气很暴躁,一点火,就燃烧,街坊邻居都说,估计名字里的木太多了,应该加点水。
  赵树丛来了,看到自己儿子被打的遍体鳞伤,怒火一下直冲脑门,红着眼,低着头,来回转,看样子是想找个砖头什么的。
  旁边的女人们,都唧唧咋咋也不敢上前阻拦,我站在最前面,大声说:“西边,西边有成堆的果树木头。”
  “王磊,老子和你拼了。”赵树丛捡起不远处我丢出去的半截椅子腿,高高举着,对着我冲过来,
  早一步赶来的老王,猛然摔下手里的医用提包,冲出来,挡在前面,喝道:“赵树丛,有种冲我来!你家这个畜生领着外人来欺负我闺女,算什么东西,来吧,你砸死我!”
  很多女人也都大声说赵庆不是人,有的小声都骂了起来,老王行医这多年,人气可是很牛的,特别是人家现在还是医生,以后还能不找人家看病?
  赵树丛赤红的眼睛,像一头发了狂的公牛,可看着满头白发的老王,赵树丛怎么也砸不下去。

  老王可是在他媳妇难产的时候,救过两条人命的!要不是老王处理果断,赵庆和他妈就不在人世了。
  “唉!”赵树丛狠狠地把转头砸到地上,扭头走了。看热闹的女人小孩,赶忙让开了一条路。
  那三个破头血脸的青年,看到没什么指望了,都晃晃地骑上自己的摩托离开,这时,有个小孩说:“磊子叔,你打的轻了,他们还能骑摩托呢。”
  “小兔崽子,知道个什么?小流氓打一顿就行了,你以后可不要学,对了,你的作业写了没?滚回去写作业。”一个胖女人扇了那娃的脑袋下,骂跑了。
  这时,有个女人说:“那高个子,我可认识,他是双泉村支书家的独苗,这小子特坏,仗着他姐夫是县里的丨警丨察,整天不干好事,找小姑娘谈恋爱,不知怎么又跑到咱们镇东区来了?”
  “这还用说,都是赵庆那小子引来的呗。赵庆现在仗着他堂哥赵刚,也开始祸祸儿,和不少不三不四的青年混,比张三还要坏,现在都敢来咱们镇东区祸祸,幸亏刚才遇到王主任,要不然小玲肯定吃亏,就是我来救也会被……”
  这女人突然想起自己来救被欺负,没说下去,红着脸,偷偷看着眼我,转身就走。
  “小梅,你怎么不说完就走?嘻嘻。”一个年纪大些的女人首先笑起来,接着大家一阵大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