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2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向德志的脸有些红,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说:“我想这么一位年轻人,不值得重视。”
  “你又说错了,现在他来到辽东,那就说明代表着刘家,你懂不懂?他的一举一动都能看出刘家的意图,再说省委贺……他和刘家的关系。”
  当徐春寒把这一层关系说透,向德志才恍然大悟,他明白自己犯下了一个愚蠢而幼稚的错误,他低下头好久,这才惭愧得抬起来,说:“我现在明白了,这么说来,张清扬此行,就是来帮助贺……是不是?”
  徐春寒眯着眼睛,很有些不解地说:“当然,从现状来看,也有可能是巧合,必竟他的身份是东北司的常务副司长,而且张森也老了,他其实就是正司长。因此,还真不太好说。”
  “你说他来辽东纯粹是为了工作?”

  徐春寒分析道:“很有可能,据我的人汇报说,没看到他与贺……联系。再说我们反思一下,前不久发改委派下来的调研组不是查出了一些问题吗?这次纪检组插手辽东的问题,由他这个司长带队,也说得过去。”
  向德志点点头,但又摇头道:“但既使他真的是为了工作,我们仍然无法清楚刘家是否给他安排了别的任务。因此啊,您说得对,不能掉以轻心,我明天就陪陪他。”
  徐春寒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嗯,这么想就对喽!德志,最近你要小心点,如果将来……姓贺的没准是你的大敌啊!年初他下来时,我就感觉刘家有意让他打开辽东的局面……”
  向德志的脸上不再轻松,辽东的省委書記马跃年龄即将到站,徐春寒应该会接任书记一职,而空闲的省长一职花落谁家还是未知数。上头在这个时期安排贺静远来辽东,意思是很明显的,就是想争一争省长一职。而和贺静完的资历年龄相比,向德志都要差上一大截,因此这半年他的表现将很重要。如果在这个时确辽东出现问题,他这个主管工业的副省长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些,向德志便问道:“省长,明年……马书记的事……是不是定下了?”
  徐春寒点点头,说:“老马已经65啦,虽然精神头不错,可惜啊……指标是硬性的。”他所说的指标是国家高层关于省部级官员的退休制度,一般来说,如果不能再上一层进入国家高层,那么部级官员65岁就必须退休。而进入决策层那就不同了,这是领导的最高级别,就会再多干上一届。
  向德志微微一笑,说:“那我就要提前恭喜你鹏程万里了!”
  徐春寒苦笑着摇头,说:“有什么可喜的啊,我也62了,再说……最近几年中央提出干部年轻化,像我这个岁数啊,能否再进一层,还真难说!”
  向德志不以为然道:“辽东发展得这么好,地位越来越重要,我看一把手进上面决策层是早晚的事,下届您努努力,没准就到京城上任喽!”
  “呵呵……”徐春寒笑了笑,说:“的确有人提出加大我们辽东在高层的话语权,但是你想过没有,这个省委書記会不会是别人啊?”
  向德志听懂了徐春寒的意思,深思道:“您是说……老贺……这次要长期在辽东安家了?”
  第716章
  “很有可能啊,老贺在京城干过,又有刘远山撑腰……哎,算了算了,不说这事……”徐春寒站起来,摆摆手说:“总之,远的不说,先把近期的问题解决吧。你明天探探张清扬的口风,看他是不是坚决查奉天汽车集团,如果他们真要查,我们……也不能拦着,你和小凤说一声,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到时候我说句话,低调处理吧。”
  向德志的表情沉重起来,叹息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女人……真不能惯着啊!”

  “这事也不能怪小凤,你回去别乱发脾气,好好和她讲。”
  “我明白,您放心吧。那我先回去了,不多说了,您早点休息。”
  望着向德志离开,徐春寒的脸很沉重。别看他表面上谈笑风生,但心里仍然隐隐有心担心。在得知张清扬要来辽东后,徐春寒的神经就有些紧张起来,要知道辽东这几年发展得的是很快,可是在快速的发展背后,也隐藏了不少不能揭开的盖子。老书记马跃就要退了,一但发现问题,很有可能会牵连到他这个省长,那么他再进一步的愿望就很难实现。
  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他猜不透张清扬此行到底是何意。是为了工作?还是为了刘家?或者是为了贺静远?如果单是为了工作,那还好说,徐春寒有信心面对这一切,但如果他是刘家派过来的先锋,是为贺静远上位而来助阵的,那么徐春寒可就担心起来了。
  当然,徐春寒也有自己的对策,纵横官场四十年,他又怎么会真正怕一个毛头孩子?如果真有人阻碍他的进步,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其实徐春寒他们想得太多了,张清扬此行并没有那么复杂。虽然他也深知刘系第二代的干将贺静远,父亲曾经的得力助手被刘家安排来了辽东。可是在他来之前,并没有得到过老爷子,或者是其父刘远山的某种要求。
  刘系人马比徐春寒他们想得要精明得多,或者说要正派得多,纵观活跃在大江南北的各号刘系第二代人物,他们如果真没有什么能力,又怎么会走向仕途的高点?每人都想升官,但刘系的人物都是凭着实力走上政治舞台的。
  就比如说张耀东、贺保国,这两位就是典型的实干型干部。再往年轻一代去说,那么有能力的人物就更多了,比如浙东副省长金淑贞,辽河市长郝楠楠,浙东公丨安丨厅厅长李金锁,等等,这一批人无不都耀眼一时。
  虽然刘家没有什么详细的安排,刘远山也没和贺静远打招呼。但是当贺静远得知张清扬来到辽东调查时,心中还是起了一些小波澜的,要不然他就不会让心腹杜平、孙长胜等人热情接待张清扬。在贺静远的心里,他这个外来户还真希望在这紧要关头辽东出点什么事情,那样他将是获利者。
  现在所有人的焦点都落在了张清扬的身上,虽然大家想法各不相同,各有各的私心,可最后能起作用的人正是张清扬。现在的张清扬也已经认识到,他无形中卷入了一场政治漩涡之中,如果自己处理不好,可能会引火烧身。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杜平就来敲开了张清扬的房门。
  “张司长,休息好了吗?”杜平站在门口一脸笑意。
  “还不错,杜主任,快请进。”张清扬摆了个请的手势,把这个风情女人让进来。他注意到今天的杜平换了身衣服,脸上略施了薄粉,看上去精明而干练。
  “张司长,这是我们为你安排的最近几天的行程,你看下有没有问题。”杜平把文件交给张清扬。
  张清扬放到桌子上,说:“客随主便吧,我们的要求,想看什么,在来之前就和你们做过勾通,因此我这几天就完全把自己交给你了!”
  “呵呵……”杜平掩嘴轻笑,稍微扭了两下腰身才说:“张司长,你这话可是容易让人误会哦,呵呵……”随着笑声,脸有些红。
  日期:2016-12-1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