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饭之王》
第86节

作者: 同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的出现顿时引来了一大片的瞩目,但不知是不是尹天赐之前太过低调的缘故,老城最西边儿的老街坊们还真没几个人认识他的。
  之后,待得尹天赐跟随薛自强一路穿过人群,并且径直向那条斑驳胡同里走去之后,只见隐匿于人群之中的九幽突然眸泛杀机地一点点退出了人群,深深看了一眼尹天赐那隐约可见的背影,冷嗖嗖地笑了笑道:“呵呵,看上去你还真是个大忙人啊!”
  半个小时后,待得九幽提着自己的笔记本出现在一间廉价小旅馆之中后,只见他迅速将电源线插在了房间之中的插座之上,打开电脑便是再次打开了那个宛若心率频谱般的页面来。
  “唔....赤虎还活着,可他的心率却显得有些虚弱,如果夏娃的死和那个小白脸有关的话,恐怕这头蛮牛就已经被华夏活捉了!!”九幽注视着电脑之上不停变换的频谱,想到尹天赐三番两次地与军警双方掺和在一起的情况,结合现如今赤虎反馈回的频谱信息,他立即得到了如上已然接近事实的分析。
  咔嚓~~~
  强横的力量在暴怒之下狠狠从九幽那看似瘦弱的手掌之中迸发,他低头阴冷地注视着已然在他手中化为碎屑的桌角,扭头便是飞快在电脑上输入了一连串新的密码,旋即便见一条新的频谱立即出现在了眼中。
  九幽十指如飞似得迅速将一条波段绵长的频谱叠加于那个新的频谱之上,伴随着两者一点点不分彼此地重合在一起,他那依旧沾染着一缕血渍的嘴角,登时翘起了一抹分外嗜血的笑容:“既然计划暂时搁置了,那就让我来好好和那个小白脸玩玩儿吧!”
  清晨的阳光,仿佛狗尾巴草似得不停拨弄着尹天赐的鼻腔,待得一股难忍的酸痒无法忍受的频频让他抽气后,紧跟着便见他眼也不睁地狠狠打了个大喷嚏。
  “我去,难道老子是被昨晚那血腥的一幕给吓到了??”尹天赐迷迷糊糊地嘀咕了一句,但想到昨夜那挺恐怖的画面后,他却是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

  昨夜,伴随着尹天赐一脸好奇地跟着薛自强进入了那座荒废的院落之中,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却是立马让他皱紧了眉头,但当他进入那间破败的主屋时,分外残忍的画面便顿时让他毫不犹豫地跑了出去。
  血淋淋的尸体,仿佛被传说之中的丧尸狠狠啃噬过一般,断掉的脑袋与血肉模糊的脖颈,那画面简直让尹天赐连做梦都能梦到有个变态要来杀他。
  然而,更加让他感到诡异的是,通过薛自强看过现场之后的了解,那个明显是第二受害人的女人,竟是在脖颈被人生生拧断之后,嘴脸之上直接被那个变态杀人狂,用鲜血勾勒出了一幅宛若小丑般的笑脸。
  诡异恐怖的情况当即让薛自强将这次的案件定性为连环杀人案件,而他的判断便是那个变态杀手在那女人的脸上留下了直接特有标志的行为,毕竟每一名连环杀手都拥有自己的作案手法与习惯。

  有了这个判断,尹天赐留在那儿也没什么意思了,虽然他总觉着这其中透着浓浓的古怪,但那种感觉也只是一种发自本能的示警而已。
  不过,就在尹天赐一脸恶心巴拉的埋头冲向了家里的浴室时,被他放置于客厅茶几之上的水果机,此时则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铃声来。
  “爸,你说天赐是不是因为我而生气了呢??”
  坐在自家那奢华的别墅客厅之中,皇甫月身穿雪纺素雅长裙,手持已然熄屏的玫瑰金,绝美的脸上蕴满了担忧地黯然问道。
  而在距离皇甫月不远处的单人沙发之上,皇甫长天则是哭笑不得地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摇了摇头便是故作没好气地道:“之前咱们不是说好了暂时不理会他了吗??”

  “爸~~”皇甫月立马不好意思地喊了一声,但之后便是皱紧了眉头地道:“爸,天赐真的不会生气吧??”
  “他为什么生气?他有什么可生气的??”皇甫长天突然被女儿那关心别人的口吻给郁闷到了,坐直了身子便是有些不爽地道:“受到伤害的可是你这个傻丫头,那个小混蛋在这件事情之中,从头到尾都是最后的胜利者好吗?”
  “爸,您这话说的就有些严重了吧?”皇甫月一听老爸说自家男人的坏话,她也顾不了这行为是不是会伤了老人家的心了,张嘴便是为那个之前才让她伤心欲绝家伙说起了话。
  “天赐是不可能管不住自己的,就像您之前所说的一样,也许是那个凌泫雅强迫他呢??”
  皇甫长天一脸郁闷的注视着这个“小棉袄”,他别提多想狠狠抽尹天赐两巴掌了,两人这还没有结婚呢,没想到这个小混蛋就彻底将自己的“小棉袄”给忽悠到自己身上了。
  然而,正当他想要开口数落一下皇甫月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小棉袄”时,伴随着一名身着笔挺西装的中年白人管家快步从门外敲门而入,他带来的消息立即让皇甫长天父女俩不可思议地微微张大了嘴。
  “克里斯,你确定对方说他是张家的孩子??”皇甫长天难以置信地再次询问了一下这位温文尔雅的管家,明显对他的话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是的,皇甫先生,我想他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克里斯·海曼一脸笑意地注视着皇甫长天说道,想到别墅之外那名有些自卑的孩子,他不禁微微皱眉地站在了一边。
  听到这位忠诚的管家肯定的回复,皇甫长天顿时紧蹙双眉地沉默了下来,一双深邃威严的眸中登时泛起了一缕缕犹疑不定地眸光来。
  “爸,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张耀扬还有一个兄弟的事情呢??”皇甫月微蹙双眉言语中透着浓浓不信的开口问了一句,以她对张家多年的了解,她还真没听过任何关于第二个孩子的事情。
  “也许.....”皇甫长天突然一脸苦笑的摇头站了起来,对方的出现让他终于想到了一件事情,一件与张耀扬父亲多年前喝酒时说到的事情。
  “也许什么??”父亲的古怪登时让皇甫月紧跟着站了起来,显然对他没有说出的事情感觉十分好奇。
  “这都是一段陈年旧事了,既然这个孩子出现在了咱们家外,那就证明张家的律师已经找到了他!”皇甫长天无奈的向女儿耸了耸肩,旋即便是扭头对脸带好奇的克里斯·海曼道:“伙计,看上去你需要让那个孩子进来!”
  “是的,先生!!”尽管克里斯·海曼心中有着极强的困惑,但既然主人已经有了如是要求,那么作为管家的他就得一切照办,所以他点了点头便是径直向别墅之外走去。
  时间不长,待得克里斯·海曼十分得体地带着一名脚穿发白滑板鞋,下身一条有些老旧的牛仔裤,上身一件宽大并不合体的T恤,一头乱发遮蔽了大半脸颊,并且微微弓背给人以谦卑之感的年轻人进入别墅后,皇甫长天与皇甫月这对儿父女顿时便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为什么他会是这个样子呢??”皇甫月根本难以将这个无时无刻都透着谦卑的家伙,与那个时刻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的张耀扬放到一起,这两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母亲生下的孩子,否则这差距简直就只能用一个天一个地都不是的比喻来形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