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1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七月十一日那天,薛涛先是和王永新、江霞开了一个书记会。在会上,薛涛建议,以组织名义,要求楚天齐主动承揽责任,以给张省长和相关部门一个交待。当时,王、江二人就支支吾吾,又是说楚天齐首都可能有人,又是说要慎重,还建议常委会上议议。薛涛骑虎难下,只得召开了除楚天齐外的常委会,又提出了这个建议。
  让薛涛稍感意外的是,除了王永新、江霞继续老调常谈外,其余常委几乎都支持自己的建议,最起码没有反对或提出其它阻挠理由。薛涛觉得那些人都是明白人,都知道找一个人顶缸的好处。于是薛涛口气严厉的命令王永新,要王永新去和楚天齐谈,结果王永新这个老小子铩羽而归,还带回了好多“反动话”。薛涛这才意识到,看来自己想的过于简单,此种做法有些过了。她这才没有强制推行,同时也在等着事态发展。

  几天等下来,就连省安监局也承认,确实在此次爆炸事故中,没有任何人员伤亡。薛涛更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冒失,但她觉得张天凯不会善罢甘休,便准备继续观察,暂时对楚天齐不闻不问。
  可是,令薛涛没想到的是,昨天竟然接到了那么一个电话,而且对方还要求自己保密。
  怎么会这样?薛涛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结束通话后,马上向相关领导打听来电人的电话号码和身份,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已经验证了电话及来电人的身份,薛涛接着又犯了新的嘀咕:为什么会让楚天齐参加这样的事,难道楚天齐和那位有特殊关系,难道楚天齐在首都的靠山就是他?那可麻烦了,那是一尊自己根本不敢得罪的大神。
  先不论楚天齐和对方有无特殊关系,但让楚天齐配合此事却是必须的,薛涛这才向王、江二人含混的说了意思,最终由江霞去找楚天齐。结果这个平时说话“吧吧”的娘们也是废物一个,那个“老王八”更是指不上。听那两个“废物点心”带回的话,那个小兔崽子分明是让自己低头,可自己能低头吗?薛涛长叹一声,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自江霞离去后,楚天齐一直在想着一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七月十日晚上被“软禁”后,先是王永新在第二日上门,让自己所谓顾全大局,自动揽责;今日又派江霞上门,要自己走出办公室,仍美其名曰“要有大局观”。他知道,这一切的策划者都是市委书记薛涛。
  让自己揽责,不出楚天齐意料,而且在王永新上门前,楚天齐也接到了江霞提前泄露的底细。所以当时应付起王永新来,那是得以应手,不但用软办法顶回了王市长,也给薛书记捎了话。果然,在自己表示绝不委屈求全后,市里也就没有对自己进一步的动作。
  离爆炸事故已经过去将近一周,楚天齐也在办公室钻了将近一星期。在这一星期中,他是哪也没去,即使吃饭也是在屋里。李子藤不但按时带来了饭食,关于爆炸事故的调查情况,也源源不断的反馈回来。从这些信息可知,省安监局实在想整出点事来,但最终也不得不带着“无任何人员伤心”的结论,回到了省里。

  今天,江霞的到来,既出乎意料,也在意料之中。他没想到她会来,但却又在她到来之前,接到了她的短信:我奉命马上前去请你。
  虽然早就在办公室钻腻了,虽然一直盼着市委能解除对自己的“软禁”,但当接到这条短信时,楚天齐却疑惑了:为什么要派江霞来,为什么是奉命请自己。
  尽管不解,但在江霞上门时,楚天齐还是与其演了一出“双簧”,一出激烈争吵的“双簧”。他明白,对方之所以提前发来短信,就是要向有心人传递一条消息:楚、江水火不容。当时在演的时候,楚天齐既好笑,也觉得有意思,尤其现在想到“疯婆子”这个称呼,还是忍俊不禁。当然,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也受到了“疯婆子”的激烈报复。
  在上演“双簧”的间隙,楚天齐才从江霞的低声交谈中,知道了事情的大致情况,原来是薛涛接到了一个电话,要自己配合摄制一个“老革命”纪录片的电话,薛涛这才不得以派江霞来请自己。听到这个消息,楚天齐又喜且惊,喜的是自己可以借此事体面出场,惊的是怎么会有这种事?
  “叮呤呤”,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楚天齐“嗤笑”一声“果然是她”,但他没有马上拿起话筒,而是任由电话不停的响着。

  一声,两声,
  一遍,两遍,
  直到第三遍响了三声后,楚天齐才拿起电话听筒,懒散的“喂”了一声。
  与楚天齐的散慢不同,听筒里立刻传来一个热情的声音:“天齐同志,我是薛涛,我代表市委向你说一声‘受苦了,请谅解’。”

  面对这么积极的表态,楚天齐鼻子哼了一声,仍是懒散的回了三个字:“不敢当。”
  对方“哈哈”一笑,语气显得既热情又亲近:“天齐,请你理解,市委的好多做法也是不得以……”
  把电话听筒放到桌子上,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美美的吸了起来,任由里面的女声不停的叨叨着。
  成康市委七楼,第三会议室。
  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等已经到位大半,到来的这些人们都不清楚会议内容,便小范围轻声议论着。
  以往的时候,一般召开这种会议都会提前告之,并告之会议主要内容,让大家做一些相关准备。可今天却根本没有留出准备时间,更没告诉会议内容,只是在电话通知时,告诉四点开会,是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人们接到电话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四十多,好多人干脆摞下电话,就直接来会议室了。

  “蹬蹬蹬”,一阵脚步声响起,常务副市长彭少根进了会议室。
  由于现场好多人都做过彭少根直接下属,有的人现在也归彭少根分管,而且彭少根还一度被传要做市长,平时也非常严肃。因此,在好多人心里,彭少根就是上级领导,也自然对其畏惧一些。现在看到彭副市长到来,好多人都闭上了嘴巴,但心里却仍在想着刚才的事情。
  “咔咔咔”,伴随着女士皮鞋声响,江霞走进了屋子。
  看到这个女人,好多人不免心生感慨。在以前的时候,人们多注意的是这个女人的容貌和风韵,都把江霞看作是靠脸蛋上*位的人,有人更把其进步之路想的不堪,因此不免看轻这个女人。但是通过一件事,人们对江霞的认识又有了很大变化,那件事就是江霞荣升副书记。
  在当时的时候,众多入选“地下组织部名单”的人纷纷落败,这个根本没进入“名单”提名的女人,却成功逆袭,让好多人真是大跌眼镜。人们觉得,这个女人不但脸蛋和屁*股优秀,就是这手腕也够厉害。更厉害的是,竟然一直还兼任着宣传部长,在整个常委中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多。
  日期:2017-12-01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