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1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来这一套,你以为我怕你不成。”楚天齐一甩胳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楚天齐,现在我是代表组织来和你谈话,并不存在怕不怕的事。”江霞手指对方,“组织要求你,必须要工作,必须走出这间屋子。”
  “江大书记,我是人又不是物,凭什么你们想软禁就软禁,想让我出去就出去?今天还告诉你,我还不出去了。”楚天齐一甩胳膊,“别以为我姓楚的就那么没价钱,就任由你们摆布。”
  “楚天齐,你这是什么态度?组织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江霞厉声道。

  对方声音高,楚天齐声音更高:“别老把自己抬的那么高,左一个‘组织’,又一个‘组织’。我是组织的人,自然要服从组织领导,可我不会任由某些人打着组织旗号,对我的打压和迫害。要想让我出去,不难,但必须得给个说法。”
  “什么说法?”江霞反问。
  “该怎么做,你们清楚。”楚天齐语气很冲。
  “你……你太狂了。”江霞说着,拿起桌上的书本,扔到了地上。
  “好啊,你想怎么着?”说着话,楚天齐来到沙发旁,使劲摇着茶几,茶几上的杯盘发出很响的动静。
  虽然断断续续,但两人大喊大叫的声响,尤其“摔茶杯”的声音,还是钻进了附近屋子那些有心人的耳朵,这些人不禁暗道:果然是狗咬狗,两嘴毛。
  江霞忽然坐到正面椅子上,冲着楚天齐招了招手:“过来。”
  楚天齐一疵牙,走了过去,坐到对面椅子上。
  盯着楚天齐看了一会儿,江霞“噗嗤”一乐,压低了声音:“这次的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什么事?”楚天齐挑了挑眉毛,声音也很低。
  “装什么糊涂?摄制组怎么就来的这么巧?”江霞冲着对方挥了挥拳头,“是不又想让我拧你了?”
  楚天齐摇摇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还不是你跟他们吹的,说我上面有人吗?”

  “你小子不老实。”江霞一副八卦神情,“对了,你说你的手机发短信可以加密,是不是高人给你的东西。”
  “别那么疑神疑鬼的,好不好?我当时既想了解你们三巨头的想法,又怕你担心,才那么说的。”楚天齐一笑,“谢谢你给我提前通气,我才能自如应对王永新。”
  “哼,没有一点诚意。”说到这里,江霞忽然又提高了声音,“楚天齐,你到底出去不出去?”
  楚天齐稍微一楞,然后一掌拍在桌子上:“要是不给说法,我就不出去了,怎么着?”
  “你……混蛋。”江霞一指对方。
  楚天齐针锋相对:“你疯婆子。”

  刚才屋子里忽然好几分钟没了动静,那些有心人既遗憾,也不禁胡乱猜测,现在听到又干起来了,都直楞起了耳朵。
  就在那些有心人绘声绘色转述楚、江“干仗”一事的时候,江霞已经回到了薛涛办公室,坐在对面椅子上,同时在场的还有王永新。
  屋子里的三人,神态各异。薛涛满脸怒容,眉头微皱;王永新看似表情沉重,但却隐藏着笑意,分明是幸灾乐祸的神态;江霞则眼圈发红,不时抽两下鼻子,显然刚刚掉过眼泪。
  “这也太狂了。”薛涛一掌拍在桌子上,“他眼里还有没有组织?竟然跟组织讨价还价起来。以为离开他,地球就不转了?错。就是没有任何人,地球该转还转。好啊,他不是不出来吗?那就让他在屋里臭着得了,我看他还能撑到什么地步,有他哭着喊着求咱们的时候。”
  王永新在一旁帮了腔:“书记说的是,就是不能惯他,我看他还能张狂到几时?”说着,他站了起来,“书记,那我先回了。”
  薛涛鼻子“嗯”了一声。
  王永新抬腿向外就走。
  “书记,那我也回了。”江霞低着头,用手背抹了下鼻子,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等等,都回来。”薛涛又叫住了二人。

  王永新收回已经放到门把手上的右手,返身走向原位。
  江霞则又默默的坐在了椅子上。
  薛涛长嘘了口气:“哎,他不顾大局,咱们不能不顾呀。十八号就要拍摄,还剩一天多了,他要是还一直钻在屋里,不是显得咱们市委不讲信誉,不配合上级宣传部门工作吗?我看这样,老王你就再跑一趟,毕竟你俩接触的要多,有些话也好说。”
  “书记,你饶了我吧。他现在的邪火已经被点起来了,我去找他,那不是自找麻烦吗?他在十一号那天已经把我的话封死了,我要是再去的话,他还会旧话重提,还会质问是不是我停了他的工作。我怎么回答?总不能顺着他说呀。”王永新连连抱拳作揖,“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多过问一些他分管的工作,尽量不出纰漏。还请书记谅解。”
  看着王永新的样子,薛涛气不打一处来,但也只得指着对方,无奈的说:“你呀,这政府一把手当的,也真是……”
  “是有点窝囊。”王永新自嘲的接了话。他觉得即使自我贬低,也比去见那个小兔崽子强的多。
  薛涛转向江霞,换上了一副和蔼的面容:“小江,眼下这件事毕竟是你分管内容,你就再辛苦一趟,让他以大局为重,让他……”
  “呜呜呜……”江霞忽然哭了起来,“书记,您就饶了我吧。我长这么大,还没让人手指眼窝骂过‘疯婆子’呢。”
  “你不是也骂他‘混蛋’了吗?也算扯平了。”薛涛欠起身,拍了拍江霞胳膊,“他有时确实混蛋,你还跟他一般计较吗?”
  “书记,他脸皮那么厚,才不怕骂这些呢。可我……呜呜呜……”江霞又抽抽嗒嗒起来,“他有的话说的更难听,还翻起了老帐,根本就不是人话。”
  薛涛微微一笑:“有一句话说的好,‘人让狗咬了,还能再咬狗一口吗’,你就当被那个小疯狗咬了。”
  “噗嗤”一声,江霞破涕为笑,但还是抽泣着:“实在没法听他说话,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去了,请您谅解。书记,我无法完成您交给的任务,您就处罚我吧。”
  “你……你们……”薛涛面色一寒,旋即长叹一声,“哎,你们呀,本来应该是我的左膀右臂,可一到关键时候,个个都退缩不前,真是让我……你们要抓紧学习进步,否则怎能胜任现在工作?”
  “是。”王、江二人都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书记说的是。”
  薛涛摆了摆手:“你们走吧。”

  “好的。”王、江二人几乎又是异口同声,然后纷纷离席,迈步出了屋子。
  屋门关上,办公室里只剩下薛涛一人,她不由得再次长叹了一声。她不是为王、江二人的无能叹息,而是为自己的无奈感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