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39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冲着几人轻轻的摇头后,一副平静的口气说,好吧,刚才邬区长已经谈了自己的看法,现在我想要问一下,反对我刚才提出建议的常委请举手。
  浦和区常委会上最让邬大光尴尬和难堪的局面出现了,秦书凯的话说完后,只有副区长李伟高和他自己高高的举起了一只手。
  邬大光用一种逼视的眼神瞪着王大奎和蒋杜高,还有政法委书记杜天一,却没想到,这几人都低下头来,只当没看见邬大光投射过来的信号。
  局面已经相当明朗了,常委会12个人,竟然有十个时候赞成秦书凯提出的工业园区东扩和义乌商贸城建设提议的,结果已经产生了。
  邬大光做梦也没想到,王大奎,蒋杜高和杜天一等人居然会这么快就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哀悯,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对面看人心不透,自己心里还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他们却都早已身在曹营心在汉了。
  接下来的常委会几乎成了秦书凯一个人的表演,他先指示工业园区的新书记贾珍园按照之前做好的规划,认真落实园区东扩的问题,又指示程浩文把月亮湾商业圈建设的问题,调查清楚后,拿出具体的实施意见来。

  一听到月亮湾商业圈的问题居然还要调查,邬大光有些发急了。
  邬大光抱着一副鱼死网破的态度,不客气的对秦书凯说,秦书记,一个小小的月亮湾商业圈工程,已经害了多少领导干部了,不管是李天伟副区长也好,办事处的领导也好,凡是直接涉及这个项目的一些人都已经被纪委调查了,还有什么好调查的呢?项目是之前就做过规划的,一切程序都走完了,为什么就不能结束调查,开工建设呢?
  秦书凯见邬大光一提到月亮湾商业圈项目,就有些发急的表情,心里愈加感觉到这个项目中的猫腻必定不小,他冲着邬大光笑了一下说,邬区长,月亮湾商业圈不是个小项目,正要是动工起来,是要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的,不管是哪一个层级的领导干部,都有拍脑袋做决定,犯下错误的时候,到底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是不是应该执行,我想经过详细的调查后,对于这个项目进行重新的认定和分析,很快会拿出具体处理意见的。

  邬大光一听这话急了,怎么着,这小子难不成还想把已经开工的月亮湾商业圈项目给停了不成?那可不行,老领导胡书记千叮咛万嘱咐的,一直在催促自己把这个工程早点完工,要是被秦书凯一句话给停工了,自己还怎么向老领导交代啊。
  见邬大光一副急着说话的语气,秦书凯抢先开口说,好了,这次常委会上需要讨论的工作都讨论结束了,接下来请各位各司其责,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散会。
  秦书凯一声令下,底下人纷纷拎起水杯抬屁股走人,直把邬大光一个人落在了后面。
  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原本热热闹闹的会议室此刻鸦雀无声,副区长李伟高走到会议室门口,瞧着邬大光还有些愣愣的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忍不住回头走到邬大光面前说,邬区长,您还是先回办公室吧,很多事情来日方长,您着急也是没用的。

  邬大光抬头看了李伟高一眼,心里不由一阵凄凉,还记得上一任书记在任的时候,每次常委会结束后,头一个离开的一定是书记,而剩下的一帮十多个都是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常委,书记一走,真正的常委会似乎才算是正式开始,他邬大光嘴里说出来的话,那才是板上钉钉,包括书记都休想改变。
  这才多长时间啊,秦书凯到浦和区工作时间还没超过六个月,自己居然就成了只有李伟高陪在身边的孤家寡人了,自己怎么会落到这么凄惨的境地?
  邬大光有些无力的摇摇头,看了李伟高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抬起沉重的脚步,也离开了会议室。
  邬大光回到房间,很是无奈,看来浦和的情况真的不能让自己满意,难道就这么被秦书凯牵着走,那是不可能的。
  邬大光能有今天也是很不容易的,联系上胡亚平,完全是当时做副县长的时候,一个朋友开办了一个带有公益性的企业,希望请市领导帮助题企业名字,这样可以扩大影响。
  这个投资公司的老板就让下面的人听说和胡亚平有点联系,去拜访了胡亚平,希望胡亚平能够题字。结果,下面的人虽然认识胡亚平,却无功而返,朋友听完汇报后,一个劲摇头。这位一直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哲学的富翁,办事从来都是靠金钱铺路,而且钱到事成屡试不爽十分灵验,根本就不信这年头大陆上还有不爱钱的主。他这次碰了钉子,心里却不以为然,认为胡亚平很有可能是在拿架子罢了。在他的心里认为,不要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多了还能使磨推鬼!武官怜死文人爱财自古一理,而且是官越大、名声越大,爱财越切,个个都是抽筋剥皮的主。

  胡亚平凡胎**,哪能例外,无非比别人含蓄一点罢了,还不是想趁机多敲他几个银子。只要舍得多甩几根骨头,就不怕引不来摇尾巴的狗。想到这些,朋友当着众多手下的面,拍着胸膛放出了狠话:不论花多大代价,也要在酒店庆典之日,将胡亚平的墨宝拿到手,安装在企业门口。
  第二天,朋友亲自带着五十万支票,走进胡亚平的宿舍。自报姓名后,胡亚平显得非常客气,不时给倒茶添水,给了这位财大气粗的大富豪一个错误的信号,他便急不可耐地说明来意,顺手将支票摆在胡亚平面前的桌子上。
  胡亚平优雅地轻轻一笑,连看都没看,一边伸手将支票推还给朋友,一边起身客气地说,对不起,我不卖字,请回吧!
  朋友以为他还嫌少,连忙说,有话好商量的啦。如果润笔费嫌少的啦,您尽管说的啦,何必拒绝我的啦。
  胡亚平微笑道:我对钱没有感觉。您,请回吧!
  朋友怎么也想不通,建企业单单交际费一项,就用去了三四百万。有的掌握印把子的官员甚至于明抢,而这个胡亚平靠本事赚钱,却怎么就搞不掂的呀?在下属面前,已经拍过胸脯的朋友,拿不到胡亚平的墨宝,在自感难以交待的同时,心也不甘。便通过多种关系和渠道,找到了官场的邬大光,请求帮助。
  邬大光听了朋友的叙述后,说帮助联系看看。
  邬大光一个副处级干部,胡亚平根本就看不上,但是邬大光和赵正扬关系是很好的,于是找到了赵正扬。

  赵正扬弄明白邬大光来意后,嘿嘿一笑。给了个主意,说,胡亚平的字是不错,但是他更喜欢省城赵志亚老师的字,如果你要是能够弄到一副,那么交换也是可以的。
  赵正扬的话让邬大光将信将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