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3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火焰一出,立刻迎风而长,将这些粉末全部燃烧起来,紧接着烈焰开始附着在那些藤蔓之上,将周遭渲染成了一个火焰跳跃的世界。
  而我握着止戈剑,没有退缩,而是勇猛地向前去,与金允儿拼斗。
  先前的时候,我之所以逃离,是因为顾及到林佑和萧璐琪的生命危险,而此时此刻,放开了一切担忧的我,心头有着,只有一个信念。
  战胜敌人。

  唰、唰、唰……
  在天罗秘境之中培育出来的良好剑感,让我在与强敌的拼斗之中,即便是力量上弱了一些,却没有输掉任何的气势。
  不但如此,我表现出了格外的悍勇和蛮横来,不断冲前,力图压倒对方。
  而在这样生死一瞬的较技之中,我并没有忘却最基本的原则,没有给对方一点儿可趁之机,对于周遭的防守,都有模有样,毫无任何的破绽。

  而我在与金允儿本体较技,屈胖三则在我身后,与那不断蔓延的藤蔓交手。
  他凭借着量天尺、青云图和本命火焰,抑制着这玩意的蔓延。
  如此激斗数分钟之后,突然间又是一阵轰隆之响,紧接着我们周遭出现了数十个一脸阴郁的光头,有男有女,他们身上有着许多的根须,而手脚全部都是坚硬的树干化成。
  我转头望过去,与其中一人的双目对视,感受到了一种最深沉的恐惧。
  如同虚空之中的那一双复眼,充斥着无尽的邪恶。
  呼、呼……
  我瞧得出来,这些新出现的光头,并非别人,而就是之前生长在那树干瘤包里面的人质,也是如林佑、萧璐琪一般被掳到这儿来的可怜人。
  只不过现在的他们,已经被地下的那东西占用了躯体,变成了它的爪牙。
  我与金允儿激烈交手过后,呼吸急促,望着漫天的火海和周遭散发着恶意的帮凶,有点儿迷茫。
  从本心上来说,被人称之为“千面人屠”的我,其实并不喜爱杀戮。
  我一直都反感杀戮,甚至说是厌恶。

  特别是对于无辜者。
  当无辜者被控制,开始想要挥舞屠刀的时候,我的内心是难过的。
  这不是一个选择题,在生与死之间,我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只有忍受着命运的高压。
  那些陡然出现,朝着我蜂拥而来的光头,在这个时候都拥有着很强的战斗力,但是对于我与金允儿这样级别的高手来说,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牵扯注意力的炮灰而已。
  而即便如此,他们的出现,终究还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再接下来的交手之中,束手束脚、心有不忍的我,连续遭遇到了好几次的绝杀,虽然踉踉跄跄地避开,但到底还是受到了一些伤。
  我开始躲闪,开始逃避,而当我终究放下仁慈,准备毫无顾忌、大开杀戒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片白光闪耀。
  轰……
  又是一阵恐怖的轰鸣声响起,我瞧见一只有着绚丽羽毛的巨大火鸟,挥舞着翅膀,从那土里,将那棵被劈成了焦炭的树木,活生生地拔了出来。
  那树有四五人合围,而这仅仅只是地表之上的部分,埋藏在下面的,更是粗壮。
  不但如此,它的根系和枝桠还十分发达,与整个地块都交错纠缠在一起。
  而即便如此,那挥舞着翅膀的巨大火鸟,依旧拼命地往上拔着。

  此情此景,让我不由得想到了一个成语。
  愚公移山。
  又或者,精卫填海。
  然而就在我认为绝不可能的时候,半空中响起了一声穿破云霄的尖啼,然后屈胖三声嘶力竭的喊声传了出来:“愚公移山宁不智,精卫填海未必痴;深谷为陵岸为谷,海水亦有扬尘时——起!”
  他的想法,居然与我是一般模样的。
  即便是不可能,也要干。
  感受到屈胖三那一份异于常人的倔强,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胸口,腾然升起了一团烈焰,熊熊燃烧,而整个人的血液,都在这一刻沸腾了起来。
  轰……
  就在我激动得眼泪直流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那一棵巨大的树木,居然被屈胖三化身的火焰凤凰,给拔出了地面来……
  壮哉,屈胖三!
  一直以来,我脑海之中的屈胖三,都是一个运筹帷幄、大耍嘴皮子的谋算高手,对于那种正面交锋、一力降十会的事儿,向来都是不愿意干的,这跟他的修为方向有关系,毕竟是首屈一指的阵法师,与人撸起袖子搏命,跟他的人设,到底还是相差太远了。
  只不过真正逼急了,哪里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区别,就在那新罗婢展开绝地反击的时候,屈胖三也毫无顾忌地施展出了真正的手段来。
  化身凤凰,蚍蜉撼树,看似狂妄自大,不自量力,但真的就给他办成了。
  要知晓,那树木的地下部分,远比地表部分看起来要巨大数倍,这次是最困难的地方。
  然而屈胖三却完全没有任何犹豫,一旦决定,一门脑子地硬干。
  当那火焰熄灭,化作焦炭的树干给他一点一点地拔出地面之时,那新罗婢的反抗越发地激烈起来,我们脚下的土地几乎都站立不住,天旋地转间,各种力量狂涌而出,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唧、唧……
  屈胖三化身的火凤凰猛然仰头,啼叫声刺破天空,紧接着一股巨大的热气从上而下传递而来,他猛然用劲儿,双翅一斩,将那树木本体猛然拔起——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寸一寸地上移,紧接着是一米一米,到了后来,噗通一声,整个树木的根系部分,居然也都给拔了出来,被他揪在了半空之上去。
  而那树木所在的地方,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黑乎乎的,不知道有多深。
  那鬼树是从血池之中生长出来的,此刻被屈胖三拔出,根系部分如同章鱼一般,拼命飞舞、晃动,将那腥臭的鲜血洒落得到处都是。
  就是现在!
  失去了那玩意对于整体地势的掌控,我心头一跳,当下也是作法,将心思往地下迅速蔓延了去。

  此处的地煞,被那玩意不知道压抑了多少年,想必是很愤怒的吧?
  乾坤逆转,地煞陷阵。
  破!
  就在屈胖三将那鬼树从血池之中陡然拉出来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地煞的力量在往上蔓延,毫不犹豫地又使出了一招灭门绝户的手段。
  地煞陷阵。
  此阵一出,原本就如同十级地震的地面,又陷入了另外的一种震荡之中去,翻涌的地煞从地底深处陡然涌出,一个又一个的深坑巨洞浮现,地面如同柔软的面团儿一样扭曲折皱,轰隆隆的响声,传遍了整个汉拿山的山头。
  天地之威,恐怖如斯。
  而在地煞陷阵施展出来的那一瞬间,我也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本来在那东西的主场里,对于遁入虚空这件事儿,我是有心理阴影的,毕竟之前的时候,被它硬生生地从虚空之中拽回来过,如果那家伙还有足够的力量,应该还是能够再拽我一次。

  但地煞陷阵这事儿,我自己都控制不住,除了遁入虚空,也没有别的选择。
  日期:2017-04-22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