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2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说着,就说到表姐夫晋升的事情了。
  表姐夫脸上笑容有些假,可能今晚心情大好,兴奋过度,“我晋升的事真是巧了,你们知道东湖的临海集团吗?他们与另外一家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跟我们有生意往来,是个大客户,特别有实力,正好我负责这一块,所以就升了职。”

  我伸出的筷子停在半空。
  真是巧了!
  筷子停在半空的动作让表姐看到了,她眼睛一亮。
  好笑,我又不是小辫子被逮到,何必这样大惊小怪。
  表姐脸上堆满了笑,先恭维我,说:“董宁这几年一直在外边,一定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知道听没听说过东湖的临海集团。”
  我放下了筷子,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事真是想躲都躲不开啊!
  我说:“临海集团我听说过,确实是个大集团,实力很强。”

  表姐夫笑笑。说:“所以说大树下面好乘凉啊!背靠林海集团,才让我这么好的前程。”
  这顿年夜饭是表姐夫掏的,再说表姐夫家庭条件好,算是很可以了,家里亲戚来往也有势利眼的,这时候表姐夫说了这话,说的很得意,要是没有人附和,岂不是不美。
  附和的人不少,都夸表姐夫一表人才,表姐夫脸上的肥肉都快要笑掉了,表姐也在一旁笑眯眯的。那样子跟吃了蜜一样。
  这不是世态炎凉,这是现实。
  不管在哪里,都有这种人。
  我妈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她怕我吃味,本来就不对付,现在表姐一家得意洋洋,那嘴脸看的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我妈怕我自尊心受不了。
  做父母的最见不得儿女吃亏。
  我对我妈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出去一趟,眼界开阔,见识不同,不同的风景。已经让我不在意表姐一家人的小心机小手段小侮辱了。
  见识的那些争斗,都是血雨腥风,动真刀真枪,表姐只是赚了一点小钱,便沾沾自喜,自觉有优越感。不上档次啊!
  表姐的心声钻入我耳朵里。

  “上次被董宁气个半死,到现在这气还没顺下来,今天一定想个办法,让他下不来台,让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丢脸,有了。”
  表姐端起了酒杯,说:“董宁,你姐夫说的挺对的,背靠大树好乘凉,你看你辛苦了这么多年,还开十万元的车,你姐夫几个月便能换辆几十万的车,这就是差距,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过日子,不能怕话不好听,你那个公司也没什么发展前景,不如这样,来你姐夫这里,让他给你找个活,就算打扫卫生也比你现在强。”
  井底之蛙。
  我实在不想评论表姐这人了。

  今天是春节,合家欢,我知道我好正面刚,坏了气氛。不过就算换个时候,我也不想正面刚,我的公司就算同临海集团合作的公司这件事情要当事人自己发现才好玩。
  底牌,现在不露。
  咱们,来日方长。
  我笑笑,说:“谢谢姐关心。不过我没有换工作的打算,再说,我能力不够,做不了打扫卫生这活,还是不麻烦姐夫了。”
  表姐心中冷哼,心声又从我心底传来。
  “这小子怎么转性了,这话说的不痛不痒,把姿态放这么低,不行,我要想个办法,让他失态,让他在大家面前出出丑。”

  最毒妇人心。不过如此吧。
  表姐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跟表姐一唱一和,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董宁,你这话说的不对,你姐夫有这么好的机会,这是抬举你,你怎么能不给面子呢。”
  说话的是二姨家孩子,我叫他二哥,没什么本事,就在本地混吃混喝,有什么干什么,我跟他关系也不好,因为他很会吹牛,吹的还挺邪乎。
  这话我就听听,然后笑笑。

  结果这头一起,便停不下来了,说着说着,把我说成不成器不识大体。离十恶不赦不远了。
  我也是纳闷,上次表姐给我介绍女人,这次给我介绍工作,都不怎么样,这就是对我好?介绍一个离婚的给我,介绍一个扫地的工作给我。这是没安好心啊,可是,在这些人的眼里,竟成了不识抬举,在他们眼里,给我扔过来一块屎。我必须要吃,吃完还要说香。
  这里有点火,但没有那样气,现在我看的开,能处就处,还是亲戚,不能处就离远一点,正好也让我妈看清楚他们的嘴脸。
  不过,让我受不了的是我妈有些生气了,身子有些哆嗦,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我笑笑,小声说我没事。
  我爸看我没事,也放心了。
  表姐的办法失策,可她没准备放过我,她说:“董宁,听说你前段时间去旅游了,好像还是国外,去哪里了?”
  我说:“一个小村庄,与世隔绝。”
  表姐说:“既然都出国了,怎么不去好一点的地方。”
  我知道表姐的意思,我顺着她的意思说,我说:“钱太少了,没钱去好的地方。”
  表姐笑笑,说:“所以说。还是多赚点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在坐的除了我妈,还有别的长辈,也听出来这里面火药味有点浓,有点针对的意思,连忙说吃菜吃菜。
  可表姐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她说:“董宁,你出去没给大家带点礼物回来啊!”

  这话说的,好像她带过一样,不过,在全家人面前这样说,我要说没带。就等于得罪了全家人。
  这年夜饭,吃的真烦。
  我说:“抱歉,我没想这么多,我本意是想去散散心,大家也知道,出了那个事。我自己一个人挺难受的。”
  二哥说:“那多多少少也应该带一点。”
  二嫂在一旁附和,“对啊对啊!多少是个心意。”
  二哥二嫂平时喜欢占点小便宜,平时也就算了,现在拿上来提,有点让人无语。
  我还没发火,我妈站了起来,说:“儿子,走!这饭不吃了。”
  表姐说:“姨,你这是怎么了?”

  我妈说:“我儿子怎么了,你们一直针对他,没买礼物怎么了,他是去散心的。不是去给你们买礼物的,关珊走的时候,你们来了吗?远,可以理解,不到现场,没问题。可你们一句话都没有,这些话我不想说,可你们越来越过分,这是年夜饭吗?这是堵心饭。”
  看着我妈这样说,我很欣慰,妈还是心疼儿子的,能让我妈这样的老实人说出这话,她真是被气到了。
  二哥二嫂脸一下子就变了,很尴尬。
  表姐表姐夫也不太愿意,好好的年夜饭,表现的机会,毁了。
  我站了起来,说:“各位,不好意思,我们就先走了,各位吃好喝好。”
  日期:2016-12-1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