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2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约翰一定没有想到我会反击,他把我当成可以随意欺负的人,以至于到后来,他都提不起欺负的兴趣。
  第一步很成功,降低了他的警惕心。
  其实按照综合实力,我并不是约翰的对手,我才刚刚锻炼三个多月,就算有药物注射,但也比不上约翰,我不是活在小说中,而是活在现实世界。不会有那么夸张的事情发生,但我能击倒约翰在于他晚上喝了很多的酒,可能是最后一晚了,他比较放纵,喝完酒还带回一个妞爽爽,这样便给了我机会。
  还有一点,不要低估一个一直准备的人,这一刻,我在脑中已经模拟很多次了,攻击的手段也进行过模拟,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击倒约翰,并且不给他反击的机会,那就是让他在病床上躺上一两天,所以。我出手的时候毫不留情。
  我不怕约翰来找我麻烦,中国算是我的主场,我打不过他,可我能用人堆死他。
  此时此刻,我已经坐在返程的飞机上,欣赏着窗外的景色,用不了多久。我便到家,不过,首先到的地方是上京,我需要从上京返回。
  金元瑶走了过来,坐在了我的旁边。

  因为大家目的地相同,所以坐同架飞机。
  “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来上京可以来找我。”金元瑶还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过,态度稍微转好了一些。
  我接过来名片,放好。
  金元瑶站起来,说:“我知道你不叫李辉,不过,干的不错。”
  说完,她便走了,而那一句干的不错,就像是主人对宠物说的话,她说的应该是我干翻约翰那件事,应该觉得我没给同胞丢脸,我笑了笑,也觉得自己真的不错。
  到了上京,一月底了,马上便是新年,小岛一直四季如春,所以感受不出来,还好那位送我走的人,去接了我,给我准备了衣服,还订好了车票。
  我迎着外边的寒风。走了出去,上了车,按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喂,我到上京了。”

  对方沉默着。
  “生气了?”
  白子惠带着怒气的声音说:“你说呢?说一句去深山老林,便没了消息,还以为你死在外边了。”
  我说:“我错了。公司还好吗?”
  白子惠说:“累坏我了,你倒是清闲,出去玩了这么久。”
  我说:“给你带了礼物。”
  白子惠说:“什么东西?”
  我说:“一些小东西。”
  东西柳笙准备的,一些手工艺品,草编物,很漂亮,送礼正适合。

  白子惠的声音不想刚刚那么生气,她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刚刚只是因为我一直没给她消息,而产生的怨火。
  “董宁,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我打算先回老家,陪父母过新年,然后回去。”
  白子惠说:“你父母年纪也不小了,多陪陪他们。不过,回来了,我有事情让你去做。”
  我笑了笑,说:“知道了,白老板。”

  白子惠似乎又想起我很久没联系她的事,她骂了一句,“你个混蛋!”
  跟白子惠好久未联系,却不觉得生疏,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她已经适应了我的存在,有了感情联系。
  随后又给齐语兰,告诉她我已经平安回国,没有多说,我在训练营的表现她应该知道,其他的等我回去再说,也给曾茂才去了电话,虽然接我那人应该给曾茂才去了信儿,不过,不打一声招呼,不好,没有礼貌。况且,我还是很感谢曾茂才的,毕竟给了我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不是谁都有这种好运的。
  想了想,我没给家里打电话,也就几个小时,我便能到。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给他们一个惊喜。
  先去了车站,上京还真是够冷的,虽然穿得足够厚,可还是有些凉意,好在车站里面很暖和,去肯德基买了一杯咖啡。我小口的喝完,又等了半个多小时,办理手续上车,临近春节是春运,客流量极大,除了人多,空气有些闷之外,其他一切都好,可能是这三个月的经历,让我涵养功夫渐涨,另一方面,回到熟悉的环境,心里觉得亲切,便没那么多想法。
  列车走了一半路程,外边飘起了小雪,耳边传来阵阵说话声,讨论过年,讨论生活,讨论工作。
  心里泛起了期待,迫不及待想见到父母,对他们,我很想念。

  下了车,外边已黑,看了看表,才五点四十,拦了一辆车,告知司机地方,可能是我未显露口音。司机绕路,我不动声色,过年也不容易,后来他越加过分,我才点明,这人,不能太软,会被欺负,此次经历,让我多了许多体会。
  留三分情面,如果不识抬举,便十分力气反击,施雷霆手段。
  不管有多少插曲,总不是正剧。终究,我到了家,脚踏在土地上,没有那种悬空失重感,很踏实。
  上了楼,敲门。
  开门,我妈站在门口。一下子捂住了嘴,哽咽无言,我爸从沙发站起来,接过我手中的行李,说:“哭什么哭,这不是回来了吗?”

  我妈把我让进屋,手摸着我的脸,不停的说,“瘦了,瘦了。”
  对父母亲人,再没有半点防备,我的眼眶也有些温润。
  回家便是团圆,吃饭,闲聊。我说出去的见闻,说在小村庄里天天劳作,心无比平和,这些都是编好的故事,欺骗二老我不想,但他们离着那个世界太远,还是不要知道为妙。
  拿出礼物。二老笑得开怀,我也满足。
  不过说话间提到我不喜的一件事,今年年夜饭,亲戚要聚在一起,一共十多口,这次是表姐出钱来办年夜饭,在饭店吃,已经订好了。
  往年都是各过各的,年后也不走动,今年怎么抽了邪风,我不解,我妈道出隐情,原来表姐夫工作晋升。
  我懂了,这等喜事,要让大家都知道,表姐脸上才有红光,这年才过的舒心,就跟朋友圈里晒车晒包的人一样,我的幸福,你们必须知道。
  我妈知道我跟表姐闹得很僵,便说要推掉,过年不去饭店,就在家,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一年。
  电话打了过去,表姐听说我回来,我妈不想去,便极力邀请我们一家。还说上次是她考虑不周,惹出了那么多事。
  我妈有些为难,我只能顺了我妈心意,她还是想跟亲戚在一起热闹热闹,人之常情。
  表姐的心思我也懂,她此时正是意气风发,让我好好看看,在我面前出出风头,那样才和美,心里才满足。
  就跟追妞一样,那种难搞的,才吸引人,才让人念念不忘,勾勾手指就上床的,反而不在乎。
  打我的脸,才能爽的她灵魂出窍。
  呵,人性。
  新年夜,阖家团圆。
  饭桌上,表姐表姐夫左右逢源,我沉默,表姐以为我眼红,对我态度热烈,仿佛从我这里得了天大的好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