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2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笑道:“那件衣服……确实漂亮嘛!”
  “你……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说什么腿光着……什么的,你……你……”说到后来,贺楚涵自己也说不下去了,这事想想都害羞啊。
  张清扬没理这岔,而是问道:“还买别的衣服吗?”
  “不买了!”一想到自己裸露着两条腿给张清扬看,贺楚涵死的心思都有了,这叫什么买衣服嘛,明明是脱光了给你看!

  “找个地方歇歇,我们谈谈工作……”
  贺楚涵真的很想反对,真的很想快些离开这个男人,可是她却仍然无法反驳,那股魔力仍然在控制着她。
  上岛咖啡店里,张清扬与贺楚涵面对着坐在二楼的窗前,俯身就能看到美丽的夜景,外面的灯光是如此的灿烂。
  “你想怎么查汽车项目的案子?”张清扬轻声问道。
  贺楚涵不得不承认,虽然面前的男子在生活中有时候很……下流,很……无赖,但是当他谈工作的时候则一脸的认真,那模样很帅气迷人。
  “我想了想,反正辽东省委也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那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不如直接摊牌,让他们配合我们的工作。”贺楚涵收了收心思,回答道。
  “你说得很对,眼下这是最好的办法,虽然辽东省委会反对我们调查,但如果我们挑明了,他们是不好正面反对的,只能为我们提供方便。”
  第715章

  “这种案子一点也不难查,把当事人叫来,查查奉天汽车集团的账目,再查查他们所征用土地的各种手续,一切就会浮出水面。我想辽东省委不会不知道问题存在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指什么?”张清扬没懂得贺楚涵的用意。
  贺楚涵喝了口咖啡,这才说道:“很简单,这个案子不但要查奉天汽车有限公司,还要查辽东省委捂盖子的真实原因。后者才是案件的关键!”
  张清扬明白贺楚涵说到了点子上,但他不会忘记自己的任务,他提醒道:“楚涵,有时候该放手的就要放手,纪委办案的目地不是赶尽杀绝,而是完成丨党丨委交给我们的任务,这次我们能查出奉天汽车集团的犯罪证据,处理一些相关责任人也就会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上面的意思是不要向辽东省委开刀,不要影响辽东的大局发展,这个……”
  “你的意思是我们纪检组就会捣乱?我们的查案会影响经济的发展?你什么思维!我们纪检就是为了还社会一个公道,有案子不查清楚,那叫什么查案?张清扬,你现在越来越官僚了!”贺楚涵气愤地说着,到后边拍起了桌子。
  张清扬为之一振,他知道苦日子还在后头呢,眼下也只能语重心长地说:“楚涵,这个社会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你也是副厅级干部,难道你就不明白当官的难处?有时候……大家都需要理解,单说汽车这个项目,我相信如果不是有什么苦水,辽东省委也不会捂盖子。”
  贺楚涵反驳道:“哼,你到是成他们一伙的了。张清扬,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发改委与中紀委联合调查组的组长,你怎么能帮辽东说话!你的身份代表着正义,代表着要查清事实!”

  贺楚涵说完,直直地盯着张清扬,心里一片快意。好像不能在其它地方压制他。但是在工作上和他顶上一顶,让她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不得不承认,贺楚涵的思想有些……公报私仇。
  张清扬摇摇头,叹息道:“楚涵,我先不和你吵,总之……我很明白自己下来的目的,你也明白我下来的目的!”
  “我当然明白,你就是来控制我的,你就是来管我的,张清扬……这次,你别想管我!”贺楚涵说。
  “工作上的事,不能意气用事,楚涵,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你知道的,工作上的事情你可以查,但查到哪里我说了算!”张清扬也很无奈地说,其实他的心里何偿不想查清事实,可事实是不允许他查清,这就是我国官场的现实和矛盾。

  事实永远掌握在党的手里。
  “到时间了,我们走吧。”贺楚涵拿起小包就走,又扔下一句:“总之我明天开始工作,你少干扰我们纪检组的事!”
  张清扬站起身跟在她的身后,心想美女涨了脾气,仍然是风情无限啊!
  “贺组,你也买衣服啦,买了什么?”大家聚在一起后,早有组员看到了她手上的购物袋。
  还不等贺楚涵反应过来,购物袋已经被抢了去,大家把裙子拿出来欣赏,大惊道:“哇,太性感了,没想到贺组也敢穿这样的裙子啊!”
  “贺组,多少钱?”
  贺楚涵心说完了,扭头看向张清扬,张清扬轻描淡写地说:“一千二……”
  等张清扬说完,贺楚涵心说更完了,这不让人误会吗?
  果然,大家又开始说了:“张司就是有男士风度,不像苏处长,让他付款,他跑得远远的,哼!”
  苏伟偷偷拍了一下张清扬,笑道:“你小子真行!”

  张清扬刚反应过来自己不应该说话的,这误会恐怕是解释不清了深夜,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入睡,但辽东省常委院二号楼的书房仍然亮着灯。徐春寒省长坐在沙发上和常务副省长向德志深切地聊着。别看徐春寒已经年过六十,但仍神采奕奕。
  “德志,这次发改委和中紀委联合调查组到辽东,我们一定要引起重视啊!我看明天你见一见那个张……张清扬……”徐春寒抬手摸了下头顶。
  “省长,用得着吗?我们行得端坐得正,没必要如此低三下四吧?”向德志很不解地说。
  “哎,你不懂啊……”徐春寒摆了下手,接着说:“你也知道在国企改革、新企业的重组,以及政府对新项目的投资与支持上,还存在着一些隐性问题。如果这时候被抓了把柄,那会影响大局的。在说……我担心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您是说省委那边的贺……”

  “唉,这事……还是不要细讲……”徐春寒不满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才说:“最近听说他很活跃啊,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汽车……”
  向德志点点头,说:“您放心,我会把那小子哄得高高兴兴离开。”
  “你别小看他,”徐春寒提醒道,“他……”
  “他不就是上面有人吗,有什么好怕的!”向德志抢下了徐春寒的话。
  “你不懂,你知道他上面是谁吗?”徐春寒微微一笑,“德志啊,我说过你很多次了,对政治要有觉悟,该了解的就多了解一些嘛!现在对于这小子的身世……高层都知道了,你怎么还不知道?”
  “这个……”向德志有些脸红,虽然知道张清扬上面有人,但以他的级别,还真不太清楚张清扬的根到底在哪,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知,他又说道:“我知道他和刘家走得挺近,外亲吧?”

  “呵呵……”徐春寒笑得很神秘,德志啊,和你说实话吧,他是刘部长的儿子,刘老的孙子!”
  “什么!”向德志拍了下大腿,“真的?”
  徐春寒摇摇头,对这位他一手培养起来的接班人很不满意,可是放眼辽东,等自己退下那一天,徐春寒也只放心把辽东交给他。徐春寒长长叹息一声,缓缓说道:“关于张清扬的身世,别说京城部委,就是公子圈里也都知道,你怎么还不了解!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才没向你提醒,没想到你……哎!”
  日期:2016-12-11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