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1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是啊,吕市长好,几位局长好!”
  他往里一走,蒋副县长的煞笔也抱着瓶子走了进来,瓶子把他的视线挡住了,他嘴里还说着:“这瓶子放什么地方啊!”
  我勒个去,黄县长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已经看到吕秋山眼中露出了一抹冷冷的寒意,这眼光直接太吓人了,黄县长不由的都打了个哆嗦。
  但黄县长就是黄县长,危机中,他那看似愚笨呆滞的大脑袋却一点都没有停转,他抢上一步,走到了吕秋山他们面前,说:“吕市长,您托我买的菜油给你送来了,这可是今年刚出的菜籽油,味道很好的。”
  说着话,黄县长随即掏掏兜,数出三十二元八角的零钱递给吕秋山。
  在吕秋山愣神中,黄县长接着说:"这是找您的钱。"
  吕秋山看一眼蒋副县长怀里的东西,心中已经明白那是什么玩意了,稍微一迟疑:“奥,好好,坐吧,坐吧!明娟,你让他们吧东西放厨房吧!”
  那个开门的女人显然就是吕秋山的媳妇了,答应一声,带着蒋副县长到厨房去了。
  第六百八十二章:权力的魅力
  黄县长这才擦一把头上的汗水,悄然喘一口。
  其他的几个局长也说话了:“老黄,下次给我们也弄点你们清流县的菜油,你们的油炒菜就是好!”
  “好,好,改天你们到县上来,我每人给你们弄些!”

  吕秋山却默默无语的坐在那里,没有说话,等蒋副县长过来之后,几个局长又和他寒暄几句,吕秋山心中便知道了黄县长他们的来意了,他点点头:“老蒋,你也坐吧!那个你们几位的事情都说完了吧!”
  那几个局长都站了起来,一起说没事了,汇报完了,他们先回去!
  吕秋山客气的站了站,被几个局长给拦住了,说:“市长请留步,你陪黄县长他们,我们自己走!”
  吕秋山也没在坚持,微笑着和他们一一打个招呼,看着他们离开了客厅。
  回过头来,吕秋山返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不温不怒的看了一眼黄县长和蒋副县长,淡淡的说:“你们搞什么名堂,还学会这种方式了,刚才人多,我给你们留了个面子,走的时候把东西带走!”
  黄县长和蒋副县长心中惶恐,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在清流县,不怕吕秋山的干部真还没几个。
  吕秋山看着两人紧张的表情,沉吟片刻,说:“这么晚了,到我家来干什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等到明天说呢!”
  黄县长鼓足了勇气,小心翼翼的说:“吕市长,我们想给你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另外呢,蒋副县长也是专程来给您承认错误的!”
  “哈哈,好奇怪,他给我承认的什么错误?”
  “就是,就是那件事情,他做的却是欠考虑,但有一点请吕市长相信,老蒋这人也不是真的不顾大墓庄那几千亩良田,他就是想让夏文博难堪一下,到时候项目肯定还是会安排的!”
  黄县长是深知吕秋山对夏文博的厌恶,过去吕秋山都几次给黄县长打过电话,暗示他对夏文博下手的,所以此刻在话中稍微的把夏文博往出来一扯,想形成一副同仇敌忾的状态来。
  没想到吕秋山并不领情,脸色一沉:“不要东拉西扯,错就是错了,你们和夏文博不和,这我知道,但不能拿群众的利益做筹码,这一点是我深恶痛疾的!”

  “是,是,我们明白,明白!”
  黄县长擦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有些惶恐,有些担忧的闭上了嘴。
  这时候,吕秋山的妻子从厨房刚好出来,这女人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端庄大气,雍容华贵,身材高挑,五官端正,瓜子脸,肤色白净,除了眼角有几条浅浅的鱼尾纹之外,她仍然显得仪态俊雅,风韵犹存。
  “老吕,人家都是客人!”

  她轻巧,温存的一句话,让吕秋山当即收敛了几分刚才的冷峻:“好啦,好啦,先喝一口水吧!咦,还没给你们泡茶!”
  吕秋山作势要站起来泡茶,这让黄县长和蒋副县长哪里承受的起,两人赶忙一起站起来:“吕市长你请坐,我们不渴,真不渴的!”
  女人在旁边笑笑:“你们坐吧,都坐下,我来!”
  “唔,你们坐下!”吕秋山用手压压,示意他们坐下,然后想了想,说:“我其实也能理解你们的心情,只是你们这样做是错误的,夏文博这个人啊,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你们压制的,这人思维敏捷,头脑灵活,将来的发展,不可限量啊。”
  黄县长和蒋副县长听得心中都是一楞,要照吕秋山的话,那夏文博岂不是有一天要把我们都挤掉,这太可怕了,他要是起来了,我们干什么去!
  蒋副县长心里一急,就冲动了点,说:“吕市长,那夏文博就是一个小人,大本事没有多少,只能背后耍阴谋诡计,当初他帮着袁青玉搅得清流县不得安生......”
  这袁青玉几个字刚说出来,吕秋山的眼中闪动出一抹阴冷:“闭嘴,他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用不着你来在这里嚼舌根!”
  这话可有些严厉了,蒋副县长激灵灵的打个寒颤:“吕市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哼!”吕秋山重重的哼了一声。
  女人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杯茶水,从身后咳嗽了一声,客厅里吕秋山等人也都不再说上面了。
  女人笑伶伶的走了过来,黄县长和蒋副县长忙站起来接过茶水,嘴里说着谢谢,谢谢的话。
  女人说:“不用客气的,那你们好好的聊,我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一扭身,摇着依旧迷人的身形,到卧室去了。
  客厅里有那么好一会,谁都不说话。
  面对这个变幻莫测而又位高权重的吕秋山,说真的,黄县长心里也没底,每次看到吕秋山的时候,他心里都是惶惶的,这次要不是为了救蒋副县长,说什么他也不想到这个地方来。

  而吕秋山情绪也逐渐的平和下来,他施加给这清流县的两位县长了足够的压力,让他们感到害怕,知道畏惧,这已经达成了他的目的,他从来都不希望,更不喜欢和下属打成一片,那种推心置腹的,哥们兄弟的相处方式,他一直都嗤之以鼻。
  这不是他矜持和骄傲,也不是他架子大,相反,吕秋山平常还是很平易近人的,只是,他那种平和中永远带着拒人千里的味道,他那种客气里,也永远都是冰冷刺骨的寒意。
  这或许和他的性格很有关系,他就是一个孤独冷漠的人,同时,他也习惯不断的带给下属们敬畏和恐惧,只有这样,吕秋山才觉得能最好的控制他们。
  螺丝拧的够紧了,吕秋山知道该松一下了。
  “嗯,尝尝这茶,这可是新出的毛尖!”
  “好,好!”
  黄县长两人都端起了茶杯,水很烫,但他们还是努力的喝了那么一点点:“好茶,真是好茶,清香淡雅,回味无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