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70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郭玉洁是个怪力女,一只手能将我拎起来,但她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妹纸,我不好让她一个人蹲守,就舍命陪君子了。
  通宵一夜,我们都没等到陶海回来,也不知道他一个穷光蛋是睡了公园长椅,还是窝在某个桥洞。
  “我就不信他一辈子不回来了!”郭玉洁愤恨说道。
  “行了,你也别太过分了。”我打了个哈欠。
  郭玉洁瞪我。

  “他真要一直不回来,你想要上社会版头条吗?”我问她。
  郭玉洁蔫了。
  我们不是讨债公司,就是讨债公司也不会将人逼死了。
  陶海一个老人家,夜不归宿,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到时候肯定得怪到我们头上。
  这种蹲守的法子只能作罢。
  工作这边受挫,我最近几日还都睡不好,老是梦见张珊玫吊死的场景。
  她坠落的姿态不断重演,梦境变得越来越怪诞。张珊玫坠落后,从最初动弹了几下手指、踢了踢腿,变成了疯狂的挣扎,在半空中扭动,面目扭曲而痛苦,伸手拼命抓扯脖子上的绳索,发出了凄厉的嚎叫,声音回荡在剧院内。
  我下意识地想要去解救她,可当我想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这个梦境中只是旁观者,根本没有“身体”。
  张珊玫在梦中挣扎了一宿,直到我醒来,梦境消失,她都没有放弃或死亡。
  我睁着眼呆滞许久,拖着疲惫一夜噩梦后的疲倦身体又去了青叶。
  “就是这样。这梦不是单纯的噩梦吧?”我坐在青叶的沙发上,揉了揉自己的脸。

  事务所内安静无声。
  “那个声音,我想了很久,不是我幻听。我以前做梦的时候听到声音,都只是意识到梦里的人在说话,可在那个梦里面,我的的确确是听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和王大娘托梦的时候一样,是听到了确实的声音。”我放下手,继续说道,“我也仔细回忆过,我没听过那个声音,声音不算年轻,中年人。我记忆力算是不错,真要是熟人或有印象的声音,一定能回忆起来。”
  我等了许久,也没得到回应。这让我很失望。
  “我是不是应该到寺庙里面上一炷香?或者去道观求一道符?你们青叶也有制作护身符吧?还有吗?”我自言自语。
  过了会儿,还是没有任何提示。
  我烦躁起来,往那条走廊走去,“你们不说话,我就自己去找了。那些箱子里面应该有护身符吧?”
  正走过办公室,我听到“当”的一声响。
  我猛地回头,欣喜地在办公室内找了一圈,又失望地发现根本没有东西掉落在地。
  正当我踌躇着这是不是一声警告,青叶的人不许我乱翻东西时,我又听到了“当”的一声。

  我转头看向了档案柜。
  声音是从档案柜传来的。
  我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打开档案柜后,就见档案整整齐齐。
  说起来,我到现在都没找过青叶经手的最后一件案子呢。
  正这么想着,我听到了第三下“当”。这一下特别清晰,就在我打开的那扇门上,好似有人用指节叩了一下门上的玻璃。我盯着那玻璃,没看到任何异样,而玻璃门的另一边,正好是档案柜和书桌夹成的角落。我回头看了眼事务所的大门。我屡次看到的黑影,就是站在那个位置。
  当!
  第四声!
  四声之后,过了很久都没有声音。
  我思考起来。
  四下声音,间隔差不多,这是不是一种暗示呢?
  “四……”我看向面前的档案,挂在档案夹上面的U盘都有贴上标签,我很容易就找到编号为“04X”的档案。“是哪一个?”我轻声问道。
  当!
  041?不,这一柜子里面并没有041的档案。
  很久都没有声音响起。
  “那么,就是049了?”不是1号,那可能就是最后1号。

  我抽出了档案,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下一声“当”。
  这让我又生出了一些疑惑来。
  青叶的人应该能控制住我的右手,为什么这一次不直接控制我做出选择呢?我想不通,就将此事暂时记在心里,关掉了档案柜的门,拿着那份049档案离开了。
  出了青叶,我才想起来看一看档案内容,第一页上写着档案的代称——死亡公路。
  ————
  事件编号049
  事件代称:死亡公路
  委托人:吕梦一
  性别:女
  年龄:31
  职业:交警
  家庭关系:已婚
  联系地址:平南市老巷桥XX弄XXX号XXX室
  联系电话:188XXXXXXXX
  事件经过:
  2008年4月19日,委托人第一次到访。音频文件04920080419.wav。
  “您好,吕女士。”
  “你们好。”
  “您联系我们说,发现了一起灵异事件,想请我们调查。”

  “我不太确定……我是在同事那里看到一起交通事故,觉得奇怪,想要查一查。”
  “您请说。”
  “在两个月前,我们辖区出了一起交通事故,死者乱穿马路,被一辆卡车撞飞,当场死亡。我同事负责这案子,勘察现场,调取录像,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
  “嗯。”

  “我就在他看录像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发现那个死者在乱穿马路前的表现很奇怪。他……好像是看到马路上有什么东西,然后突然冲上了马路,接着就被撞飞了。”
  “您能将监控录像交给我们吗?”
  “这恐怕不行……你们可以跟我去监控室看,得挑个时间……抱歉,我只能做到这样。”
  “没关系。能问一下是哪个监控摄像头,几点发生的事情吗?”
  “你们……”
  “我们有自己的调查手段。”

  “哦……我有记下来。”
  悉悉索索……
  “就是这个。”
  “不止一个摄像头和时间?”

  “我自己有先查了查。那条路经常发生乱穿马路的事故,在装了摄像头后,拍摄下来的就有三次。这频率很不对劲吧?”
  “交警的调查结果是怎样?”
  “没有查出什么。卷宗里面没有记录。”
  “那条路最早发生的事故是在什么时候?死者是谁?”
  “我没查那么仔细……”
  “那我们会做详细调查的。”
  “吁……谢谢你们。”
  “应该谢谢您。如果您没有发现,类似事件或许会继续发生下去。”
  “我也只是因为好奇。”
  2008年4月23日,调查到平南市岛康路交通事故案件7起,最早1起发生于2005年7月1日,死者为郝璇,驾驶私家车途中无故急刹,被追尾,撞上前车,抢救无效死亡;最早1起行人乱穿马路事故发生于2005年9月29日,死者为冯韶江,当场死亡。
  附:案件卷宗影印本。
  2008年4月25日,收集到岛康路监控录像,确认拍摄到的3起交通事故中皆有一个6岁左右的男孩鬼魂出现在马路中央,导致死者冲上马路救援。视频文件04920080425.avi。
  2008年4月26日,前往岛康路,未发现鬼魂。
  2008年4月30日,联系到冯韶江父亲冯建军。音频文件04920080430.wav。
  “我儿子的事情不是交通事故吗?”

  “最近在该路段又发生了相同的事故,所以我们怀疑其中有什么隐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