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69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务所还是老样子,我将麻绳放在茶几上,将整件事叙述了一遍,并未得到青叶的反应,只好下了楼。
  “怎么样?”马一兵等得心急如焚。
  “没有。可能没什么。你不要乱想了。”我安慰了马一兵一句。

  马一兵半信半疑,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忐忑不安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那,奇哥,这个东西……”马一兵嗫嚅着指了指麻绳。
  “行了,就放在我这边吧。”
  马一兵这才松了口气。

  “先别急着销毁了。”陈晓丘提醒道。
  案子未了结,最重要的凶器居然被归还了,这多少都透露出古怪来。
  我点头答应,又回身去了青叶一趟,将绳子寄放在事务所内。我安慰马一兵这东西没有问题,可也不敢将它留在身边,还是放在事务所最让人安心。
  这事情花了好长时间,回家已经晚了,我被父母和妹妹旁敲侧击地盘问了好久。他们以为我最近几次夜归是交了女友,完全不知道我是在捉鬼。我心中感叹,应付了家人,就睡下了。
  这一晚我睡得并不好,几次梦到张珊玫从舞台上方掉下来的情景。我现实里坐在剧院后排,没看清张珊玫的模样,可在梦中,我能清晰看到张珊玫的脸,惊恐狰狞,张嘴吐舌。在从舞台支架掉落到麻绳勒紧的短短间隙中,我看到她张嘴说了什么,但我听不见,也辨认不出唇语,努力几次,都被她脖颈被拉断的声响打断。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丝晨光照在眼皮上。那光芒好像还照进了我的大脑中,投影到梦境。
  聚光灯照着舞台,张珊玫突兀地出现在光芒中,坠落后,绳子拉紧,她的身体弹跳、晃动。不得不说,这有种一气呵成的感觉。颈椎被拉断的那一声“喀拉”,也成了精妙的点缀。
  “完美。”
  梦中,我听到了一个男人低沉的笑声,不属于我,不属于当时坐在我周围的人,极其陌生。
  我突然就醒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还很早,我直接去了工农六村一趟。
  清晨的事务所并不比夜晚的时候好多少,那种清冷凄清的感觉依然强烈。

  我将梦境诉说了一遍,良久,都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我心中空落落的,没精打采地打个电话给郭玉洁,直接约她在工农六村见面。
  郭玉洁随口问道:“你不来办公室了?”
  “嗯,不来了。”我没说梦境的事情。
  “那行,我也直接到工农六村吧。”
  约摸一个小时后,郭玉洁就到了工农六村,我们一块儿去居委会找了毛主任。

  毛主任正在打电话,隐忍着怒气,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这跟拆不拆迁没有关系。居民都还住在这儿呢,都要用水,怎么能不修呢?”
  郭玉洁拉了居委会的一个工作人员,“怎么了?拆迁怎么了?”
  “有一栋楼的水管爆了,找物业的人修,他们推脱呢。”那人一肚子怨气,“也不是第一次了。水管堵塞、漏水,还有绿化长虫、小区的停车位给外头的车辆用……那物业垃圾得很!”
  郭玉洁目露同情。
  毛主任电话打完了,看到我们就歉意地笑笑,“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我们这就去找陶海。”
  “麻烦你了,毛主任。”我和郭玉洁道谢。
  “哎,不麻烦。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啊,这个陶海可不像……那么好。”毛主任这句话中间含糊了一下,神色难看。

  我猜她要说“王大爷”,只是想想王大爷的死,就有种恐惧感。
  “只要他缺钱,应该不难说服。”我说道。
  毛主任叹气,“陶海是缺钱。这不一回来,就来我们居委会要补助了吗?”
  “什么补助?”郭玉洁疑惑问道。
  “孤寡老人的补助,每个月有一些粮油食品和日用品,东西不多,但也价值好几百块钱。”毛主任说道,“他有个儿子,本来不符合条件的,跟我们磨了很久,就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了。我昨天跟他讲了拆迁的事情,他看起来不情愿。”

  “您上次有说过他不愿卖房子,但一直没说原因。是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吗?”我询问道。
  可别再碰到一个王大爷,给我们出难题了。
  “这我也不清楚。他那人老不要脸,聊不了正事。”毛主任摇头。
  说着说着,我们就走到了陶海所居住的楼。
  陶海住两楼。毛主任敲了门,半天没回应,又喊了几声,屋子里都没有动静。
  隔壁人家开了门,跟毛主任打了招呼:“小毛啊,你找陶海呢?”
  “是啊,徐阿姨。”
  “我早上买菜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出去了。”
  “是去买早饭了?”郭玉洁问。

  毛主任和徐阿姨同时否定,“不可能。”
  毛主任补充道:“他不在外面吃东西的。”
  “那是有事情吧?”我不了解陶海,只能从通常思路去分析。
  徐阿姨撇嘴,“他能有什么事情?”
  不管有什么事情,人不在,我们也没办法。
  毛主任埋怨了陶海一通,又跟我们道歉,“让你们白跑一趟了。”
  “没什么。您帮我们太多了。”我连忙说道。
  正在往外走,毛主任忽然指了前方叫道:“陶海!”
  迎面走来一个小老头,黑瘦黑瘦,头发稀疏,满脸褶子,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旧衣服,都有毛边了,看起来十分穷酸。
  听到毛主任一声喊,抬头看到我们三人,陶海转身一溜烟地跑了。
  我赶紧追上去,没想到这老头端的是身手矫健,位置又正巧离小区门口不远,他出了小区,转了个弯,就消失在人群中了。
  我目瞪口呆,傻站了一会儿,才怔怔往回走。
  “你怎么不追了?”郭玉洁气急。
  “人不见了。”我摇头。
  毛主任安慰道:“你别放心上,那个陶海年轻时候被人追债,早就练出一身本事了。”

  我和郭玉洁面面相觑。
  “他还有这种经历?”我叹气,“毛主任,您可得好好跟我们讲讲这个陶海。”
  陶海那果断逃跑的动作太可疑了。王大爷好歹知根知底,愿意和我们沟通,这陶海拒绝沟通的架势可不利于我们开展工作。
  毛主任挠了挠脸颊,“我也是听人说的。他年轻时候赌博,欠了好多钱,老婆和他离婚了,带着儿子走了。他经常被人追债,不过人家讨债的不来他家,所以都是小区里邻里邻居的道听途说一些事情。”
  “他不是市钢铁三厂的员工?”我听出了一些问题。
  “他不是,房子是分给他父母的。他那时候在外面倒买倒卖,没进钢铁厂。”毛主任这点说得很肯定。
  我们托毛主任帮我们留意一下,要是陶海回来就给我们打电话。
  “这可难办了。”郭玉洁叹气。
  青叶那四间房还能说找不到产权人,最后挂个公告通知来处理,陶海这间房可有实实在在的屋主在,不能用这种手段解决。
  “慢慢磨着吧。”我说道。
  我的话不幸言中。自此之后,我和郭玉洁开始了对陶海的围追堵截,他似乎真是被追债公司练出来了一身技巧,我们俩怎么都逮不住这个年纪比我们加起来还大的老家伙。
  郭玉洁发狠,决定守在他家门口一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