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68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种杀人手法不是一时冲动吧?”瘦子提出了不同意见。
  “她的说法是一时冲动,丨警丨察什么结论我不知道。”
  陈晓丘也是听了她表妹李若岚的转述,并没有通过家里面的关系打探警局的调查情况。她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
  “那个死掉的女孩会不会变成鬼?”郭玉洁忽然问道。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四个人齐齐看向我。
  我哭笑不得,“那天我是没什么感觉。”
  我多了一双阴阳眼,却没有匹配的灵异知识,不清楚鬼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可能人死的一瞬间就灵魂出窍,变成了鬼,也可能是头七回魂的时候,才成了自由行动的鬼魂。总不能让我去守着那个剧院,24小时监视吧?
  “以后戏剧学院就多个校园传说了。”瘦子吐槽。
  “剧院女鬼?”胖子接话。
  “喂,人家小姑娘刚死掉呢!”郭玉洁指责两人的没人性。

  “好吧好吧,不说了。”瘦子摆摆手。
  经历王大爷王大娘那件事,我们五个对死人都不会大惊小怪了。
  办公室电话响起来,胖子接的,说了两句之后,将电话交给了郭玉洁。
  “你好,我是,嗯,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毛主任,谢谢你啊。”郭玉洁挂了电话,回过头来看我,“陶大爷回来了。”
  陶大爷名叫陶海,是我和郭玉洁负责的另一个目标,比王大爷年轻一些,离异,独居,有一个儿子,但断了联系。前段时间,他回老家走亲戚,也可以说是打秋风去了。这人比较穷,本来应该属于最赞同动迁的人,就是在补偿方案上面需要花时间和他讨价还价,但据居委会的毛主任介绍,他前几年穷得都揭不开锅了,都不愿把那套房子卖了,这就有些古怪了。
  “明天去吗?”我问郭玉洁。
  郭玉洁点头,说了时间。
  下午的时候,拆迁办来了个人。
  “那个,瑞哥,奇哥。”马一兵缩头缩脑,趴在办公室门口,对我们讨好地笑了笑,“陈姐。你们两位也好啊。”
  瘦子没好气,“你来干什么?”
  马一兵后头走出来一个女孩,愁眉苦脸,但瞪着马一兵的时候眼神凶狠。
  马一兵欲哭无泪。
  “表姐。”李若岚大大方方地走进办公室,装模作样地看手表,“你下班了吧?”

  陈晓丘蹙眉,“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吃饭啊。”李若岚说道,对我们也笑了笑,“你们也一块儿吧,这家伙请客,见者有份。”
  她指了马一兵。
  马一兵点头哈腰。
  瘦子扶额,“不是说了没事了吗?”
  “哪能没事啊……”马一兵垮了脸。
  马一兵顺着这话就大倒苦水:“你们知道张珊玫是怎么被吊死的吗?哦,张珊玫就死掉的那个女生,在我们学校很有名,争强好胜,喜欢出风头,很早就出道参演一些电视剧,当小配角,好多女生都不喜欢她。”
  李若岚哼了一声,“你说什么废话呢?”

  “哦、哦,说正事。”马一兵回过神。
  “这是拆迁办的办公室。”陈晓丘提醒。
  马一兵手足无措。
  “行了,到下班点了,我们找个地方边吃饭边说吧。”我看出马一兵是真的苦恼,一个周末没见,他就瘦了一圈,两颊都凹了进去,好好一个帅小伙折腾这样,我也心生同情。
  马一兵说要请客,我们一群大人怎么好意思?李若岚没那些压力,还有些蛮横,看得出是还记着马一兵“知情不报”的仇。
  胖子就打圆场,选了个便宜的快餐店。
  马一兵感激地笑了笑。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瘦子夹着菜,口气不好,但还是给马一兵搭了个台阶。
  “吊死张珊玫的那根绳子是我们话剧社的。”马一兵一脸痛苦,筷子戳着米粒,都没心情吃饭。

  “又是你们话剧社的东西?”瘦子吐槽。
  马一兵耷拉着脑袋,“是我们话剧社的道具。我们话剧社另一场以欧罗巴十八世纪战争为背景的话剧,里面有一场绞刑的戏目,就用这个道具。”
  郭玉洁难以置信,“你们话剧社都演的是什么啊?”
  “戏本很好,是探讨当时社会问题的。那个绞索道具其实是活结,真用来上吊,人肯定要掉下来。那场戏有其他安全措施。”马一兵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腰背,“这里会系上安全绳,到时候人掉下来,安全绳吊住,脖子上的绞索不会吃力。和《大家庭》一样,演了那么久,那场戏都没有出意外。”
  “凶手是用了你们话剧社的绳子,但重新打了死结?”瘦子问道。
  “是这样。”
  “难道学校要追究你们保管不利的责任?”胖子猜测。
  这样的话,话剧社可真够冤的。一根绳子而已,总不见得要锁保险箱里面吧?再说了,凶手不用话剧社的绳子,也能找其他绳子杀死张珊玫。这要是话剧排演过程中出现意外,有学生吊死了,那还可以说是话剧社的责任,现在这种情况要追责,毫无道理。
  学校没有我们想得那么不通情理。
  马一兵摇头,“不是学校追责,是我自己害怕。”
  “害怕什么?”瘦子被逗乐了,“那绳子已经是凶器了吧?丨警丨察还能还给你们话剧社?”

  马一兵脸色发白。
  李若岚呐呐问道:“丨警丨察不会还回来?”
  我们五个大人都愣住了。
  “丨警丨察已经把绳子还给你们了?”我难以置信地问道,“这案子刚侦破,还没审理判决吧?”
  马一兵和李若岚有点儿慌。
  “早上的时候,有个丨警丨察来,把绳子还给我们话剧社了。我也有问,他说拍照留好证据了,就不用这个了。”马一兵解释道。

  “你确定看到的是丨警丨察?有出示证件吗?”我继续追问。
  “是丨警丨察,就是昨天来的丨警丨察,也有出示证件。”马一兵紧张起来,“我就是收到这东西才害怕啊!想请你们把那根绳子也处理了。”
  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行了,先吃饭吧,吃完了我跟你到学校看看。”我拍板决定。
  我们快速填饱了肚子,一块儿去了戏剧学院。
  学院内的气氛还有些压抑惶恐,没有上周来时看到的许多笑脸。
  到了话剧社,马一兵就拉开一个柜子给我们看那根麻绳。
  麻绳被放在警方的证物袋中,并无特殊气息。

  我将袋子打开,仔细看过,确定没有异样,对其他人摇了摇头。
  陈晓丘在来的路上联系了她的小叔,托他打听消息,这会儿接到了电话。
  “走了正常流程,将物证归还给主人。”陈晓丘看了眼马一兵,“不过,这种东西一般是不会特意归还的。”
  又不是什么价值不菲的宝贝,没人来申请拿回的话,这条绳子应该和其他物证一起储存在专门的地方,定期销毁,而不是案件尚未判决就归还给话剧社。
  “我真没什么感觉。”我叹气,将麻绳放回到袋子中,“这样吧,我拿去青叶看看。”
  马一兵点头如捣蒜。
  我们匆匆来了戏剧学院,没逗留多久,就马不停蹄地去了工农六村。
  李若岚第一次来,问东问西。
  我让他们等着,自己去事务所问问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