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67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奇,我明天想要请一天假。”陈晓丘对我说道。
  “哦?什么假?”我疑惑。
  “事假。明天话剧要演出了。”陈晓丘回答。
  另外三人都好奇凑了过来。
  “是戏剧学院那个?你表妹不是说不演了吗?”
  “已经排完了,怎么能不演了?”陈晓丘摇头,不认同她那个岚岚表妹的做法。
  “那你的戏服呢?”瘦子问道。

  “话剧社请人做了新的和服。”
  陈晓丘对此没什么阴影,但那个话剧社的马一兵大概留下了心理创伤,都不用买的,而是请人做的。
  “我们能去看吗?”郭玉洁兴致勃勃。
  陈晓丘婉拒:“是校内演出,应该不能请校外的人来看。”
  郭玉洁有点儿失望。
  “没事儿。大学一个社团的演出哪有管那么严的?”瘦子掏出手机,“我找那个姓马的小子说说。”
  我无语。

  这瘦子要将流氓作风进行到底了?
  瘦子大咧咧地跟马一兵通电话,言语间多有威胁。“行了!”瘦子挂了电话,对我们比了个“OK”,“我们明天去看你的演出。”
  郭玉洁欢呼一声。
  陈晓丘点头表示欢迎。
  翌日,陈晓丘请了假没来上班,我们四个上班也心不在焉的,到了点,迅速收拾东西去了戏剧学院。
  《大家庭》定在晚上八点上演,时长约一个半小时。
  我们四个在戏剧学院附近随便找地方吃了顿饭,就溜达着往剧院走去。
  瘦子和胖子一路对戏剧学院的女学生指指点点,郭玉洁忍无可忍,对两个人晃了晃肉包大小的拳头,这两人秒变乖宝宝,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还装模作样地谈论话剧艺术。
  我在旁偷笑。
  戏剧学院内部的剧院有个好听的名字,马一兵跟瘦子讲了,瘦子没记住,但把路线给记了下来。七拐八绕地走了一阵,瘦子就指向了前方。

  “就那个,那个莎士比亚的雕塑。”
  “那是莎士比亚?”郭玉洁表示怀疑。
  “又不是什么名作,不要要求那么高。”胖子给那座面容模糊的雕塑找了理由,“我们学校的阿里士多得和苏格拉底不也长相奇怪吗?”
  “最怪的是韩非子和商鞅。”我插嘴道,“一个长得像老校长,一个长得像老书记。”
  我们四个校友都笑了起来。

  这笑话也是我们大学的经典了,每届新生都会接受这个传承。
  到了剧院后,我们才发现千人的剧场内已经坐满了人。我们来得晚,就在最后一排坐下,等了没多久,话剧就开始了。
  剧院内先熄了灯,聚光灯照在帷幕上,观众席开了柔和的灯光。酒红色的帷幕缓缓拉开,精美舞台布景出现在观众眼前。
  我正等着第一个演员上场,只听“哐”的一声,从舞台正上方掉下来一个东西,在半空中晃晃悠悠。

  不是伦理剧吗?还有这样的“惊喜”?
  我刚生出这样的想法,忽然就听得前排一片尖叫,有人冲上了舞台,拼命呐喊。
  这下,我也看清了那个不停晃动的东西。
  那是一个女孩,被吊在了舞台上空,好似一只破布娃娃,歪着头,没有丁点儿生气。

  越来越多的人看清楚舞台上吊着的是什么东西。
  胖子哑着声音问道:“这出戏还有这剧情?”
  这当然不是剧情。
  剧院前排坐了老师,急得跳脚。话剧社的成员也跑到了舞台上,声嘶力竭地哭喊。无论如何,这都不可能是剧情安排。
  瘦子用手肘顶了顶我,低声问道:“奇哥,你有看到什么吗?”
  “没有。”我摇头,认真注视那个吊在半空的女孩。
  在发现那是个人后,我第一时间就有了和瘦子一样的想法,可仔细看过,就发现那个女孩周围并无异样。

  “可能是自杀吧。”胖子猜测道。
  年轻人容易冲动,只是这么惨烈、选在那么微妙时间的自杀太少见了。这看起来不像是一时冲动的行为。
  我看到陈晓丘站在舞台角落,皱眉仰头望着死者。马一兵已经吓瘫在地,哆哆嗦嗦地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有老师模样的人在报警,也有人想要将女孩放下来,似乎还有人阻止,开始了争吵。
  瘦子的手机铃声响起,摸出来一看,气不打一处来,“是姓马的那个小子。”

  “搞什么?”郭玉洁皱眉
  瘦子看了我一眼,接了电话,“你在哪儿呢?打电话给我干嘛?”
  我给瘦子指了马一兵的位置。
  马一兵还瘫坐在地上,哭丧着脸对手机说什么。

  瘦子没好气地说道:“你别瞎想了,没事儿,不是那回事!比起那些,你应该害怕你们学校里面有杀人犯吧?”
  瘦子这话一说完,我就看到马一兵抖得更厉害了。
  丨警丨察来得很快,到了之后就指挥学校老师引导学生离开。我们这四个******在一群学生中就有些醒目。
  瘦子和丨警丨察沟通,解释情况。马一兵正好站在丨警丨察旁边,当了证人。
  我心不在焉,正在反省最近的经历。
  看个学生话剧都能碰到死人这种事情……我是不是见鬼太多,导致气运衰竭,像青叶的人所说,折福折寿,倒霉事不断?不,或许倒霉的是陈晓丘呢?她刚从和服手中死里逃生,运势大概不太好。这个话剧社被和服缠了许多年,也可能是他们走了衰运。

  无论怎么想,这事情都是针对话剧社的,否则那个女生无论是自杀还是他杀,都不会选择这么个“万众瞩目”的方式。
  “行了,走吧。”瘦子和丨警丨察沟通好,留下了联系方式,就回到了我们的身边。
  “小丘呢?”郭玉洁问道。
  “话剧社的所有成员都要做笔录。”瘦子回答,“我们先走吧。”
  学生观众也都离开,好几个人都被吓哭了,不停掉着眼泪,更有几个身体发软,走不动路,被同学或老师搀扶着。
  “没想到张珊玫会这样死掉。”
  我听到跟我们一块儿往外走的学生在议论。

  “她不是在影视基地拍戏吗?”
  “戏份昨天就结束了。她还请了室友吃饭,今天白天送了东西给老师,晚上就……”
  “那应该就不是自杀了吧?”
  “这谁知道啊。中间隔了几个小时,谁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能是戏被砍掉了。”
  “她就演了个小配角吧?”
  学生们交头接耳地八卦。

  张珊玫?这名字有些耳熟。我想了想,记起来那是陈晓丘那个岚岚表妹打电话时提到的名字。马一兵曾邀请她来演前田铃奈,被拒绝了。如果她答应,那就没有陈晓丘的事情,我也不会知情,不会请青叶的人帮忙,可能……她过两年就被和服害死了。现在,不等过两年,她就吊死在了舞台上空。
  我胡思乱想着,在校门口和其他人分开,回了家。
  过了个周末,周一上班的时候,郭玉洁等人就向陈晓丘打听之后发生的事情。
  “是他杀,已经抓到凶手了。”陈晓丘说道,“凶手是同寝室的一个女生,和死者一块儿去剧组试镜,一个人上了,一个人落选,就心里不平衡。那天死者又有点儿炫耀,她一时冲动,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