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1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县长心里‘咚咚’的几跳,又出这事了!最近他也感到很憋屈,孙副书记莫名其妙的调转了枪口,到今天他都没有想明白是咋回事,现在连见风使舵的郑局长都投靠了欧阳明,这是不是说清流县的形势正在往不利于自己的一面发展。
  可是,这个欧阳明到底使用了何种手段能把他们拉拢过去呢?权力?好处?金钱?
  似乎这些都不可能,孙副书记和郑局长都已经到那个位置了,欧阳明还能给的出他们什么?
  不,不,一定另有原因!
  “老蒋,详细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和郑局长做了什么!”

  蒋副县长对黄县长是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他跟了黄县长许多年,算的上是铁杆同盟,平常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他就把自己当初一时兴起,想让夏文博掉点面子,在基层给夏文博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暗示郑局长卡住大墓庄的项目等等说了一遍。
  “......黄县长,我是真没有想到了,郑局长这老家伙把这些事情给捅出来了,直接捅到了市纪检委,这不,市纪检委约谈我,给我发出了严重的警告,并说,要我回来好好反省,等候市里的处理结果!”
  黄县长听完之后,好一会没说话。
  “黄县长,你看我现在怎么办!”
  黄县长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瞅一眼蒋副县长:“老蒋啊,我都不好说你什么了,你啊,做什么事情都是欠考虑,你想想,你这不是把自己的把柄往夏文博手里送吗?”
  “可是,这小子我看不惯,我就想收拾一下他!”
  “有意义吗?就算郑局长不告发你,你那样最多就是贬低一下夏文博的威信,还能有什么作用?而且,事情做的也太过明显,很容易就让夏文博觉察到不对,他能轻易的放过你?”
  蒋副县长一愣:“黄县长,莫非这背后都是夏文博搞的鬼!”
  “哎呦我的蒋老弟,你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栽倒的?你太小看这个夏文博了,你以为他不会反击?你以为他是个吃斋念佛的菩萨?”
  “艹,我还以为是郑局长想要攀高枝才出卖的我!”
  黄县长摇摇头:“你没说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你这一解释,我全明白了,这个夏文博啊,实在不是个好对付的人,想一想当初他帮袁青玉轻易的就登上了常务副县长,后来,我和欧阳明的竞争,也是他东岭乡的那一出大戏,帮助欧阳明登顶清流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夏文博就像是一条猫,有九条命,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蒋副县长想了想:“不至于吧,这些应该都是巧合,当然,这次郑局长的反水,绝对和他有关系!”
  “岂止是郑局长的反水,我总觉得,包括孙副书记的叛离,也和夏文博有一种说不清的联系,你想啊,事情的起因是张大川的外逃,而张大川和夏文博又是死对头,难道这两者没有关系?”
  “这......老黄,你也太抬举他夏文博了吧,我觉得孙副书记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黄县长邹着眉头,深吸了几口气,更换了一个舒适一点的坐姿:“算了,先不说夏文博了,你准备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等候处理呗!”
  “你傻啊,你这不是在等死?以我看,你该到市里活动一下,特别是吕市长那里,最应该走动,走动!”
  “我和吕市长没有私交,就是工作关系,我不敢去找他!”
  “你总不能挺着等死吧?这样,我陪你走一趟!”
  蒋副县长心头顿然有了希望:“好好,你要是陪我,我就敢去见他,还是黄县长你体恤老弟啊!”
  黄县长迷上了眼睛,他也很无奈,在目前这个状态下,他只能全力抱住蒋副县长,县政府里面已经被欧阳明参进了夏文博这颗沙子,在不守住,以后自己在清流县真的就没有市场了,保他就是保自己啊!
  当天下午,黄县长和蒋副县长便直奔西汉市而去,他们为了不引人注意,从县政府调集了一辆普通的轿车,赶到市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下来。
  黄县长让司机把车停在了市政府家属区外面,看看时间:“老蒋,要不我们先去吃点饭吧!”

  “黄县长,我心里有点慌啊!”
  “慌个屁啊,这会时间还有点早,先吃饭,等黑尽了再进去!”
  加上司机,三人到附近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混了四五十分钟的样子,天色就全黑了,他们把车开进了市政府家属区,在门卫那里填写的是找办公室的刘秘书。
  等车停住之后,黄县长四处看看,这才对蒋副县长说:“你把那玩意搬下来!”

  蒋副县长到了车后,从后备箱中搬出了一个五六十公分高的瓷瓶,外面用报纸裹得严严实实的,四周还用胶带缠着,他有点舍不得的叹了一口气,这可是咸丰朝的一件青花瓷器啊,虽然年代不远,但咸丰六年以后的十余年间,朝廷内忧外患加剧,战火弥漫整个景德镇,官窑毁坏殆尽,咸丰时期的精品少之又少,反而变得精贵了,这个青花瓶色泽淡雅,其人物特点是鼻骨高直、隆起有勾,俗称“鹰钩鼻”,在工艺方面,一般胎体较前朝厚重,胎质粗松,釉质泛白,釉面稀薄,具有“波浪釉”的时代特征。

  这可是前些年蒋副县长在农村的时候,化了好几万元弄到的一件宝贝,一直都珍藏在家中,舍不得出手,现在他也说不上值多钱,但肯定不会少,这些年物价都飞上天了,这玩意自然便宜。
  没办法,为了保住自己的县长位置,他这次也只能咬咬牙把这瓶子送出来了,据说吕秋山从不收礼,更不会要钱,但就是有个喜欢收藏青花瓷的爱好,他和黄县长商量了半天,决定送这个试试。
  这玩意蒋副县长一个人提着还有点重,又不敢用力,只能抱着走,司机倒是想帮着拿,但黄县长没让司机一块去。
  两人鬼鬼祟祟的到了吕秋山的家门口,贴着门听了听,没什么动静,黄县长这才摁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几声过后,对讲器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啊!”
  “是我,清流县的黄建安!”
  “奥,等下!”
  女人大概是去问了问,让黄县长他们在外面等了五六分钟的时间,这才打开了门。
  可是,当门打开之后,黄县长暗呼一声要糟,因为客厅里好像有几个人在说话,他脑袋一蒙,这送礼最怕人多,人一多,本来收礼的人都会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何况吕秋山据说从来都不收礼,这下肯定会被他断然拒绝的,然后一顿党风党纪,反腐倡廉等等猛训了,当然,让他救蒋副县长的事儿是绝对没成戏了。
  “是黄县长吧,进来啊,进来吧!”

  到了这个地步,黄县长也只好硬着头皮往里闯了,而且,他已经看到了客厅里吕秋山正在看他,同时,在沙发上还有其他的几个市直属局的局长,大家都相互认识,有一个局长还招呼了一声:“老黄,你来了!”
  日期:2017-06-22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