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502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在他沉思默想之际,调查组的人就把他喊了进去,进去之后,石鹏飞就把情况讲一讲,陈功看到石鹏飞表情很严肃,而之前又要求一定要实事求是地讲,所以犹豫一下,便不由地从头开始讲起来,完全是按照之前发生的事情讲了起来。
  这样一讲,调查组的人便知道他当初是反对采取这种措施来针对发贴的大学生的,这一情节郜周明没有讲,现在他讲了出来,调查组的人眼前不禁一亮,不过刘波辉听到后,却是直接问了起来道:“你反对采取这种措施,可是后来并没有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陈功答道:“我当然是无计可施,因为我要服从县委的决定,不过最后连我都没有想到会造成这么大的风波。”
  刘波辉冷哼一声道:“你是不是希望这种风波发生?”
  这话说的太没有意思了,陈功当即火了起来道:“刘部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希望发生这种风波,为什么?是谁告诉您我希望发生这种风波的?您说话一定是要有证据的。”
  看到陈功居然火了起来,刘波辉立刻气急败坏地对石鹏飞和关奉华两人道:“你看看,你看看,一触即跳,我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就变成这样,这是面对问题的调查态度吗?”

  刘波辉想着故意把火烧到陈功的身上,但是他搞的太明显了,连石鹏飞和关奉华二人都看不下去了,所以石鹏飞回了他一句道:“老刘,你不要激动嘛,我们现在只是听他们的汇报,不谈责任的事,更不能主观臆断一些事好不好?”
  刘波辉一听到说他是主观臆断,便是更加恼火道:“我什么时候主观臆断了,我就是要测试一下他对问题的态度,你看他现在的态度,明显不好嘛。”
  刘波辉变着法子针对他,陈功感到非常恼火,但是此时他也要学着冷静,不能中了刘波辉的计策,所以他并没有再火冒三丈,而是很平和地说道:“刘部长,刚才算我一时激动,不该顶撞您,但是我希望能实事求是地来调查这个事,捕风捉影之事我希望不要发生,我作为县长来说,既不希望发生违法办案之事,也不希望发生被舆论曝光之事,因为舆论一曝光,必然要影响到我们县的形象,进而影响到我们的招商引资工作,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陈功给了刘波辉一个台阶下,同时也表明了他自己的态度,刘波辉明知他的作法不合适,此时也不好再对陈功怎么样,石鹏飞便点了点头,转移了话题,让他再讲一讲其他方面的情况。
  问话结束,陈功从房间里走出来,越想越感到生气,这一次的事情与他可以说是毫无关系,但是刘波辉似乎非要把矛头对准他,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是想着针对他,还是想着为郜周明摆脱责任?或者这两者兼而有之?
  陈功不能不引起警惕,想了一想,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急忙给楚忠明去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这个事情,以争取楚忠明对他的支持,免得到时候在常委会上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对他造成不利。
  楚忠明接到他的电话之后,听到他这样一讲,便是告诉他,不要担心这个事情,事情一定要实事求是,如果不实事求是,那就没有必要去调查了,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
  楚忠明这样一讲,陈功心里头才放了心,他不知最后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如果要实事求是的话,这次的主要责任是在郜周明的身上,但是郜周明会因此而承担责任吗?要知道想着保护郜周明的人不少呢,起码刘波辉就是一个,更不用说背后的侯国玉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必然要有人为此承担责任,不知最后市委会如何处理。
  第五百八十二章 谁的责任
  调查组在兴远县分别调查了相关人员,除了陈功和郜周明两人之外,马楠、崔伟、杜彬等人都受到了调查组的问话,其中马楠当然是比较客观地讲述了郜周明在对那名大学生采取措施上起的作用,刘波辉听了之后,眼睛不停地扫她,仿佛要把他给看穿似的。
  调查组在兴远县工作了三天,结束调查的时候,石鹏飞和刘波辉关奉华三人开了一个会,会议主要是研究如何认定这个事情,然后回去后向市委作出汇报。

  石鹏飞主持会议,先表态道:“我们在这里三天了,基本情况已经摸清,现在我们召开一个小会,研究一下整个事情的情况,决定回去后如何向侯书记和市委汇报。”
  石鹏飞这样一讲,刘波辉和关奉华两人便作沉思状,经过这三天的调查,基本上可以确定对那名大学生以诽谤罪的名义立案调查,主要是郜周明作出的决策,而积极执行的人是杜彬,如果追究起责任来,郜周明肯定是首当其冲,可是郜周明是县委书记,追究他的责任,且不说侯国玉可能不同意,就是从全市的工作大局考虑,也似有不妥,因此到底怎么来汇报处理这个事情,确实是需要研究一下。

  刘波辉思考了一下先说道:“我看这个事情主要是县公丨安丨局理解法律错误,没能把握好法律的适用和理解,导致舆论对此产生抨击,因此这个事情主要是公丨安丨办错案的事情,我建议只对县公丨安丨局具体承办案件的人进行相应处理,以平息舆论。”
  刘波辉这样一讲,石鹏飞和关奉华两个人都是不屑一顾地看了他一眼,这说的是什么话,承办具体案件的人并不是这个事情的决策者,如果只是追究他们两人的责任,公众知道后一定会认为他们不过是替罪羊,这样的话就搞的太明显了,根本不能这样做。
  “我看这样办不行,具体办案人员不过是秉承局领导的旨意进行的,如果只是处理他们,对他们就很不公平,而且公众知道后也会更加产生怀疑,所以我认为要实事求是地向市委汇报调查的情况,由市委决定来如何回应公众质疑,并作出处理。”关奉华当即开口说道。
  关奉华一这样讲,刘波辉的脸色就不好看,说道:“关书记,依你的意思应当处理谁合适?”
  一看到刘波辉这样问他,关奉华就知道他是在试探自己,看了他一眼说道:“要说如何处理,我现在不好说,但是整个事情是由郜周明召开会议研究决定后实施的,主要决策者是他,而执行者是杜彬,对他们如何处理,我不好说,建议由市委研究决定。”

  关奉华直接讲到了郜周明头上,刘波辉不乐道:“郜周明虽然是决策者,但是主要是公丨安丨机关没有提供好的法律咨询,错误地理解了法律,导致发生了这个事情,所以主要责任不在于郜周明,而是在公丨安丨局,公丨安丨局长杜彬在这个事情上有一定责任,但是要不要处理他,则是需要再研究,但是具体办案人员是直接责任人,处理他们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看到他非要把板子打到具体办案人员身上,具体办案人员虽然说没能坚持住原则,执行了杜彬的命令,但是这是一种常态,杜彬作为局长安排他们做事,他们能不做?现在出了事情就把责任推到他们头上,实在是对他们不公平。
  日期:2017-11-29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