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1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子藤又来了,仔细的收拾了茶几上的那些餐食垃圾,嘱咐楚市长“早点休息”,便离去了。
  秘书离去后,楚天齐再次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刚吸了两口,手机却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他接通了电话:“老曲,怎么样?”
  “你说话方便吗?”手机里传来曲刚的声音。
  “方便,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楚天齐回答。
  “那就行,我还以为你在开会呢。”曲刚道,“现在矿井里的石头已经清了一多半,人能进到里面了。甄矿长带人专门走到了矿井最里边,没有发现任何人,也没有死人或是衣物。自从那四个人回来后,三号矿井的工人是不缺了,现在里面也没发现人,要是剩下的石头底下也没人的话,那就没有任何伤亡了。”

  楚天齐没有顺着对方的话,而是提出了问题:“我问你,现在那四个人去哪了?”
  “和家属回家了。”曲刚回答,“在他们回去之前,我让肖猛都做了详细的登记,也让那四人做了询问笔录,他们都在上面签了字。”
  “好,很好。”肯定过后,楚天齐又说,“这样,你让人把三号矿井所有的人都核实一下,包括外出的人,包括和家属回家的,也包括一直留在工棚的。要详细记录发生爆炸时,这些人身处的位置,要让他们签字确认,还要附上他们的证件复印件;尤其是外出的人,要说清楚去处,还要有其他证明人,要按时间段标注清楚。”
  “局长,需要这么做吗?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曲刚的声音充满疑惑。
  楚天齐说:“没什么事,只是以防万一,防备万一有人因疑惑非要调查个底掉呢。”

  手机里静了一下,才传来曲刚的声音:“这么说,是有人不相信了?有些人就是这样,总怕事小,好像不死人就不舒服似的。”
  “老曲,不能这么说,换做是我们,也会有疑惑的。你想啊,这是爆炸事故,又不是正常爆破,按常理确实应该有人员伤亡的。”说到这里,楚天齐忽然换了话题,“对了,爆炸原因找到没有?”
  “没有。据甄矿长讲,他们还在找着,但现在没有找到,估计石头堆底下也许能有所发现。”曲刚给出了答案。
  “慢慢找,别着急,总会有蛛丝马迹的,总不能自个爆炸吧。”楚天齐叮嘱对方,“你也适当休息一下,也要注意安全。”
  曲刚满不在乎:“我没事,再说也睡不着。对了,你什么时候来?要不你休息一会儿。我这盯着没问题,再说了,还有赵局长、高峰、肖猛他们帮着呢,你放心。”
  楚天齐突然想起一事,忙道:“省安监局来人了,还有省里和定野市的一些部门,也许他们很快就到那了,你们一定要好好配合,尽量别惹他们。”
  “省安监局要来?来就来吧,没什么,反正该怎么干还怎么干。”曲刚停了一下,又说,“你不来吗?”
  “说是考虑我太累了,让我适当休息一会儿。”楚天齐说的很轻松,“还真有点累,我这就睡呀。”
  “哦,是吗?”曲刚的声音里满是疑惑,但还是说了句“那你休息吧”,便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现在哪能睡着?便靠在椅背上,继续想着应对之策。
  昨天睡的很晚,而且四名矿工已经确认找到,加之暂时不需要参与爆炸调查的事,楚天齐心里踏实了好多,反而睡的很香。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了。
  伸了两个懒腰,楚天齐从床上爬起来,洗漱过后,穿戴整齐。
  “叮呤呤”,一阵铃声响了起来。
  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老曲,怎么样?”
  手机里立刻传来曲刚的声音:“洞里石块已经全部清理完毕,石块下没有人,整个洞里都没找到伤亡或滞留的人,在石块下发现了残留的*和*。已经按你的要求,对矿井工人进行了逐一核对,名单与人员完全相符。”

  “那就好,那就好。”楚天齐很高兴,“这下就放心了。”
  “可有人不放心,还在进行着复核,而且还准备对金石矿业全体人员进行复核,甚至几家矿业公司人员都要核对,美其名曰‘小心无大错’。狗屁,分明就是想‘鸡蛋里挑骨头’,就是想整事,就是非得弄出几个死人才安心。”曲刚的声音愤愤不平,“局长,听他们说,不让你参与调查了,连办公室也不让离开,有这事吗?”
  看来是瞒不住了,于是楚天齐戏谑着道:“我被软禁了。”
  曲刚声音里满是愤恨:“局长,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你,这是打击报复,是陷害忠良,我要去救你。”
  楚天齐打断对方:“胡说,救什么救?不过是暂时休息一下罢了。”
  “不行,当初赵伯祥和姚兵整治我,要不是你把我从那个鬼地方救出来,我老曲怕是早已不在人世了,我不能让悲剧再在你身上重演。”说到这里,曲刚压低了声音,“这样,白天你好好休息,后半夜我去接你。”
  “胡闹,这事和你那事能比吗?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楚天齐声音严厉,“我警告你,你要是瞎胡闹,别怪我不认你这个朋友。”
  曲刚坚持着:“局长,我不能做见死不救的小人,我……”
  楚天齐再次打断对方:“你少给我添乱,和你那事根本不一样。我现在是在办公室里,又不是被关了起来。你要是想帮我的话,就要老老实实配合爆炸调查,尽量找到事情真相,把爆炸事故影响降到最低。你千万不要生事,若是你也被排除在调查队伍之外,那咱们才真被动了。”

  曲刚很固执:“这道理我知道,可我也不能……”
  “你有完没完?”楚天齐吼了一嗓子,“可能有人正等着你自投罗网呢,干好你的本职工作,比什么都强。”
  “那……我现在该干什么?”曲刚支吾着。
  “尽量参与事故调查整个过程,弄清爆炸的事实真相,找到金石矿业负责人下落,也许老贾身上有什么秘密,否则他没必要躲起来吧。另外,没事不要来见我,电话也尽量别打,明白吗?”楚天齐停了一下,声音压的更低,“先这样,我这里来人了。”
  放下电话,外面“笃笃”的敲门声更加清晰。

  楚天齐推开套间门,到了外间办公室,坐在椅子上,说了声“进来”。
  屋门推开,李子藤满脸怒色的走了进来。
  看到对方神情,楚天齐没有说话,而是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气死人了,什么东西?”李子藤咬牙道,“拿着鸡毛当令箭,臭老娘们。”

  楚天齐“嗤笑”一声:“大早上骂街,好像与你身份不符吧?”
  “有的人就是欠骂。”李子藤哼了一声,“我早上刚从食堂吃完饭,秘书小郑就找我,说是让我去县委一趟。我到了那以后,她对我说,让我注意立场,和你划清界线,还说这是薛书记的意思。昨晚的事我知道,知道有人在整你,正觉得气不行,结果她又这么说,我当时气不打一处来,就说话很难听。她倒好,哭哭啼啼起来,就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正这时候,那个姓江的女人听到哭声来了,不分青红皂白,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说我立场有问题,说我这样做很危险,要我认清形势,还说让我不要自误前途。都是屁话。”

  日期:2017-11-29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