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鬼!孕妇鬼!水鬼!婴儿鬼!》
第40节

作者: 凤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游牧将自己脱得精光,爽爽的狠狠的洗了个澡,将身上的污垢全部洗净,然后,然后就一脸嫌弃的瞅了瞅自己脱下的衣物。
  闻闻,咦,一股子臭味,自己才洗干净,身上香喷喷的,实在不想往身上套这衣服。
  可也没有换洗的衣服啊,这可怎么是好?
  游牧想了想,最后想出了一个办法,洗衣服,晒干了再穿不就是了,反正他现在在房间里,光着膀子也没事,没人看。
  于是乎,游牧就开始洗衣服了,作为**男性,洗衣服还难不倒他,快速的洗好衣服,他从架子上取下浴巾,往下身一围,然后抓着湿哒哒的衣服跑到阳台上,将湿衣服晾在了阳台上。
  现在天气这么热,太阳又正晒着阳台,应该很快就会干的,等晚上就能穿上衣服了。
  游牧做好了一切,回到了房间里,然后瞅了瞅床铺,看起来软乎乎的,睡上去应该很舒服,再低头看看浴巾,心想穿着浴巾睡应该很不舒服吧,不如,果睡吧!

  就这么的,游牧一把扯掉了浴巾,赤果果的走向床铺,然后张开双臂一脸幸福的模样往床铺栽下去。
  “呀~”睡在床上的傅筱雅正做着美梦呢,被游牧这么一砸,立马清醒了,是痛的,她发出惊呼声后立马从床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不过刚醒,又被砸,低着头练练摸着脑袋呼痛,并没有抬头去看游牧。
  “哦~该死,你是谁?”游牧也是受惊不小,才倒下去,准备舒服得睡上一觉,却突然砸着个人,能不惊吗?
  而且怎么回事?傅筱琬的客房里为什么睡着个女人?
  傅筱琬不知道房间里有人?怎么可能,这可是她的家。
  难道傅筱琬在耍他?不应该,她又不知道自己会突然来她家找她。

  意外,巧合!只能是这样了。
  听到这话,傅筱雅怒了,怎么会有个男人跑到婉姐家里来,而且还砸了自己一下,还这么嚣张的问自己是谁?
  抬眸,怒视!
  然后。
  “啊~色、狼啊!你这个暴露狂,滚出去,离我远点!”
  傅筱雅是恼羞成怒了,她哪能想到,一觉被砸醒后竟然看见一个果男。
  而且因为她是坐在床上的,视线就那么恰好的看见了,那里!
  天啊,她要长针眼了吧!
  被游牧赤果身体刺激到的傅筱雅只能见啥抓啥就往游牧身上丢。
  咻~
  一个枕头飞了出去,砸在了同样惊慌失措的游牧身上。
  软绵绵的枕头并没有给游牧造成任何伤害,他一脸尴尬的双手捂住**,不停的往后退,企图退到浴室里去。

  电视机遥控器被砸了出去。
  “哎哟!”游牧因为捂着**无法无抵挡暗器,被砸了正着,而且是正中头部,疼得他嗷嗷叫。
  “活该!”砸中了,傅筱雅立马冷笑的说了一句。
  说着,她连忙从床上蹦了起来,直接逃离了房间。
  游牧哎哟哎哟的哀嚎着捂着脑袋,一脸莫名之色,什么嘛!一来就挨打了。
  “婉姐!有色、狼啊~”傅筱雅冲出房间立马就蹬蹬蹬的跑下楼,大声呼喊着。

  傅筱琬和刑钧之间的尴尬气氛瞬间被这句话打破,两人抬头看去,就见傅筱雅一脸慌张的从楼梯跑了下来。
  傅筱雅一过楼道转弯处就看见客厅里站了个男人,而婉姐软绵绵的躺在沙发上,她顿时愣住了,脚步不禁放慢,将刚才的一幕瞬间忘记,迟疑的开口:“婉姐,有客人?还有,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刑钧诧异,傅筱琬家里竟然还有人,不过转念一想,有家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啊,没什么好惊讶的。
  傅筱琬还在消化筱雅之前说的话,有色、狼?
  那肯定说的是游牧了,难道他进错房间了,没道理啊,楼道口旁边就一个房间,不可能错的,难道说,筱雅刚好就躲进那个房间了。
  偏巧游牧又被她安排进那个客房,两个人遇上了。
  只是,发生了什么,筱雅会大呼有色、狼?
  哎哟,身体不好,好戏都看不到了。傅筱琬惋惜不已。
  “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怎么了?你刚才大呼小叫什么?”傅筱琬挑眉问道,对于游牧和筱雅发生了什么很是好奇。
  恍然,傅筱雅立马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抱怨起来:“婉姐,刚才有个男人跑到楼上来了,还,还占我便宜!”说话间她还可劲的挥舞着纤手的胳膊,好像此刻就在殴打游牧一样。
  傅筱琬惊讶的瞪大眼睛,想象着一脸冷酷无情的游牧嬉皮笑脸的走到筱雅面前,蒲扇般的大手一把托起筱雅的下巴,戏虐的道:“小妞,来给爷笑个!”
  一想到这个画面,傅筱琬不禁恶寒的打了个冷战,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太可怕了,不会吧,虽然才认识游牧,可是看得出他为人很冷漠,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吧?
  傅筱琬面露异色不确信的问:“筱雅,他,怎么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找他算账去!”
  虽然不觉得游牧会占筱雅便宜,可看筱雅的神色,应该是吃了亏受了委屈的,作为堂姐,当然要为筱雅出头了!

  如果游牧真敢欺负筱雅,那她绝对不会对游牧客气的!
  刑钧微微蹙眉,心思急转,这个女生应该是傅筱琬的亲人了吧,可是她嘴里说的他是谁?
  “他!”傅筱雅张嘴欲诉苦,可是眼咕噜一转,没说下去,而是暗想,这可怎么说,说自己把那个男人看光光了,唔,那个男人的那里,还挺雄伟的嘛!
  呸呸呸,想什么呢,傅筱雅脸红的猝了一口,皱起琼鼻嘟起嘴说:“反正,他就是欺负我了!婉姐,他是谁啊?为什么在我们家?”
  感情这妮子都直接把傅筱琬的家当自己家了。

  傅筱琬也是一脸不满的道:“我也不想他住进来,放心,就一晚,明天他就走。还有,我好心让他住一晚,他竟然敢欺负你,我倒是要去问问,他凭什么这么做!”说到后面,她表现出一副我为你报仇的表情来,并且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去问?傅筱雅急了,她连忙冲到傅筱琬身边,按住她,闷闷的说:“婉姐,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别起来了,算账的事情,我自己来就好了,我可不是会吃亏的人!你就好好的休息吧,我自己解决,对了,你躺在沙发上多不舒服,不然让你这个朋友送你上楼休息,床上多舒服啊!不说了,我上去找他算账去!”说完筱雅就又火急火燎的上楼去了。
  傅筱雅离开了,客厅又只剩下傅筱琬和刑钧两个人,原本尴尬的气氛再度回归,只因为傅筱雅说的那句话,送傅筱琬上楼,那不是得抱上去?
  想到这个画面,两个人都有些害羞,刑钧尴尬的撇了一眼傅筱琬问道:“需要我,送你上楼吗?”声线竟是不自觉的降低变得柔和了许多,若是让他的队员们看见他这幅样子估计会大吃一惊,队长还能有这么温柔的声音?
  “不用!”傅筱琬羞涩的摇头,心想,难道自己的春天要来临了吗?这还是第一次有这种特殊的感觉,紧张,又期待,又害羞。
  “哦!”刑钧点头,最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好奇问道:“他?是谁?”
  一愣,半响反应过来傅筱琬无奈的哦了一声回答:“是医院里的那个男人,他要找我合作,所以我让他暂时先住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