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62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也没有其他工具了,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围到了办公室的一张空桌周围,五只手一起握住了那只手写笔,点在手机屏幕上。
  “青叶的诸位,如果你们在这里,请给我们提示。”我做了主持。
  “请笔仙应该是画圈、画叉。”瘦子纠正我。
  “青叶的诸位,如果你们在这里,请画圈。”我从善如流地改正了。
  第一遍,没反应,我又说了两遍。
  “没有画圈,是不是说明他们不在?还是说这里的鬼不是青叶的人?”胖子推理。
  我顺着这思路又开口问道:“笔仙,笔仙,请问你是青叶的成员吗?”
  手写笔还停留在手机屏幕上,一动不动。
  “我看可能是方法有问题。”
  “手机完全不行,得用传统的纸和笔吧?”

  瘦子和郭玉洁发表意见。
  “时代在进步,鬼也是。古代请笔仙难道用水笔和A4纸吗?”胖子摆道理,讲事实。
  陈晓丘直接松了手,不跟我们胡闹了。
  我也松开了手,“不然你们出去,我一个人留下再来一遍?”
  “烧和服的时候我和那个姓马的都在,你也……那个了。”瘦子说道。
  我估计他要说的是“鬼上身”。
  我们正琢磨着要怎么办,忽然就听到了敲门声。
  寂静的灵异事务所内响起敲门声,“叩、叩、叩”,不多不少,不紧不慢,就那样三下。

  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说话的瘦子、胖子和郭玉洁都闭上了嘴巴。
  我们五个大眼瞪小眼。
  叩、叩、叩。
  又是三下,好像敲在心脏上!
  “是门口。”陈晓丘第一个反应过来。
  我们重重呼出口气。有人敲大门,那就是活人了。
  “这里原来还有人来啊。”瘦子轻松地感叹。
  我去开门,其他人也好奇跟了来。
  门被我拉开,外头天色已经暗了,太阳完全落山,只余下一点余晖。
  我看清门外站着的两个人,顿时背脊生寒,到嘴边的问话都卡在了喉咙里面。我背后响起瘦子夸张的吸气声和郭玉洁的轻呼。
  “呵呵,我就说刚才看到他们几个进了楼,一定是到这里来了。”王大爷转头,对王大娘笑着说道。王大娘对王大爷微微弯了弯眼睛,什么话都没说。
  我头皮发麻,一点反应都做不出来。
  “王大爷?王大娘?”郭玉洁哽咽着喊道。
  王大爷的视线越过我,颔首说道:“小姑娘,不要哭,我已经等到我老伴了,该走了。”
  这话驱散了我心中的恐惧,升起一股淡淡的哀伤。
  王大娘此刻的模样和我之前见到的截然不同。她神态安详,站在王大爷身后,那股子戾气和仇恨已烟消云散。

  “你们好好工作,万事小心。”王大爷细心叮嘱我们,好像长辈在教导晚辈,“拆迁的事情不要急,做好了动员,说服了所有人再进行。这里……”王大爷忽然一声叹息。
  “你们不要怕,有事情就来这里找青叶的年轻人帮忙。他们都是好人。”王大娘忽然开口。她的声音和我在梦中听到的也有了区别。
  王大娘的话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想。
  “他们都死了?”胖子怔怔问道。
  王大爷和王大娘伤感地点了下头。
  “不要急着拆迁。没有解决前,不要急着拆迁。这里是我们的栖身之所,也是禁锢我们的地方。我们没离开前,不能拆掉。”王大爷重复了几遍这话。
  我张了张嘴巴,只能苦笑。
  拆迁不拆迁不是我们几个小公务员说了算的。我们会提前做群众工作,这还是老领导争取来的一个缓冲期,比其他拆迁计划已经是多了许多时间。
  王大娘拉了王大爷一下。
  王大爷最后意味深长地说道:“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们要小心,多听那些年轻人的话。”
  说完,王大爷和王大娘转身下楼,行至楼梯中段时,两人的身影缓缓消失,外头的天空也彻底转为黑夜。
  “王大爷说的这里,是指这间事务所,还是指这工农小区的这一片区域?”陈晓丘问了个让人惊恐的问题。
  “他之前说‘我们的栖身之所’、‘禁锢我们的地方’,这个‘我们’,恐怕不止是他和事务所的鬼,还包括王大娘,和……我们还没遇到的鬼。”我分析道。
  这么一想,真让人毛骨悚然。
  “喂,照这么说,每个地方其实都有死过人,都有鬼啊。”瘦子战战兢兢地说道。
  “今天先这样吧。”我拍拍瘦子的背。
  我们离开事务所,仍旧是由我来关门,关门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档案柜,这次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门也是被我亲自关上的,毫无异样。
  事件编号011
  事件代称:夜班公交
  委托人:谢宝
  性别:男
  年龄:24
  职业:技工
  家庭关系:父母
  联系地址:民庆市广德路XXX弄XX号XXX室

  联系电话:6294XXXX
  事件经过:
  2002年5月3日,委托人第一次到访。音频文件01120020503.wav。
  “我想要请你们调查一件事,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灵异事件。”
  “没有关系。谢先生您可以讲一下事情的经过。”
  “那个,是这样,我三班倒,下班坐夜班车,381路,车上基本没什么人。大概是从一个多月前开始,我留意到那辆车上有三个人每次都在,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都是年轻人。他们每次都坐同样的位置。我开始注意到他们后,有观察过,他们是同一站上车后、同一站下车的,没有坐在一起,那个女人坐在单人座上,两个男人坐在她后面两排的位置。我每次都坐在最后,有看到那两个男人……怎么说……就是不怀好意。那个女人很害怕,那两个男人上车之后就盯着她,还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跟在她后面下车。他们下车之后往同一个方向走。我怀疑他们是在跟踪那个女人。”

  “嗯。您的意思是,他们一直重复这样的行为?”
  “对!我观察过几次,他们的行为每次都一模一样。我一开始留意到他们,只是因为怀疑那两个男人要对那个女人做什么,可第二次又看到他们上车,然后和上次一模一样……我记了时间和动作,你们看这个。”
  悉悉索索……
  “1点17分在隆西北路上车,女人买票,两个男人没有买票,1点24分女人摸了一下头发,1点31分左边男人跷二郎腿,1点32分右边男人打了左边男人肩膀一下,1点35分女人转头看车窗外……2点49分三人在天桥中路下车,还有座位图,很精细的内容。”
  “我记录下来之后,还比对过很多次,每次都是相同的。这……应该是灵异事件吧?”
  “如果每次都发生相同的事情,那肯定是灵异事件。这可能是一种过去场景的重现,也可能是一种预知。”
  “哦……预知……我……”

  “那么,谢先生,您希望我们事务所做什么呢?”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已经换了时间,不坐那一班车了,可是……可是我总觉很过意不去,很在意那个女人碰到了什么事情。如果……如果那两个男人真的对她做了什么……”
  “您是希望我们调查清楚这三人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