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61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原来猜想过,王大娘无论是死是活,对王大爷都是一个巨大刺激。活着自然最好,虽然王大爷有可能乐极生悲,但只要让何娟和郑欣欣做好心理辅导,王大爷能承受住这惊喜。要是王大娘死了……何娟和郑欣欣给他做过一阵心理治疗的话,他说不定也能顺利度过这一次打击。可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我突然发现了王大娘的鬼魂,王大娘的鬼魂突然吓疯了李老头,让他吐露实情,而最令人悲伤的一件事是王大娘继续“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状态——她的尸体已经找不回来了。

  王大爷因此突然暴毙,我不会奇怪。让我感到不对劲的是那些人的恐惧,包括郭玉洁。
  “王慧今早发现了王鸿彰的尸体。她一开始没认出那是王鸿彰的尸体。”陈晓丘没回答我的问题,“那具尸体是一具腐烂的干尸,死了有很久了。”
  死了很久了。
  这话在我脑中炸响。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跟郭玉洁一样声音颤抖。
  “警局派了法医来,还在验尸。初步断定,是个老年男性。我打听了一下,那尸体状态,起码死了两年了。”陈晓丘平铺直叙,语气波澜不禁,可表情比平时正常状态更加僵硬,脸色都有些苍白。
  “两年?”我怔怔问道。
  “嗯。”陈晓丘点头。
  “难道……”我觉得自己还没睡醒。
  陈晓丘说:“你去看看吧。”
  “什么?”

  “去看看……有没有鬼。”陈晓丘艰难地说出了后半句话。
  我张了张嘴巴,半晌,答应了下来。
  我们两个重新上楼,陈晓丘跟守门的那个丨警丨察说了一声,丨警丨察就放了我们进去。
  郭玉洁陪伴着王慧,焦急地望着我们的背影。

  我进入屋子之后,并没有上次那种古怪的感觉。现在想来,上次我其实是感觉到了王大爷身上的阴气吧?那现在,王大爷已经……安息了吗?
  我跟着陈晓丘和一个丨警丨察在屋子里匆匆走过,进了王大爷的卧室。
  床上躺着一具尸体,已经腐烂到看不清五官,只能认出是个人。法医正在做鉴定,有一个中年丨警丨察走向我们。
  “怎么回事?”
  “我们有线索。”陈晓丘看了我一眼,“他之前来拜访过王鸿彰,谈拆迁的事情,就在几周前。”
  中年丨警丨察认识陈晓丘,就问我:“你确认看到的是王鸿彰?”

  我木然点头,“我们还交谈过。”
  “现在还无法确认床上的人是王鸿彰。”丨警丨察对陈晓丘说道。
  “嗯,我就是想给你们多提供一个证人,希望有所帮助。”陈晓丘找了个不怎么样的借口。
  丨警丨察无奈,“我知道了。你们出去吧。”
  我们两个出去,郭玉洁就拼命用眼神询问我们。

  我摇头苦笑。
  瘦子和胖子也到了,两人还带了何娟和郑欣欣来,王慧就交给了这两个专业人士。
  “奇哥,怎么回事?”瘦子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原来真没看出来。不过,我是有在那屋子感觉到不太对……”我叹气,“现在没这种感觉了。”
  “丨警丨察说了,不能确定那是王大爷。”陈晓丘说道。
  “不是王大爷是谁?”郭玉洁语气复杂。
  是王大爷,那王大爷就是早就死了,不是王大爷,那王大爷的房间里为什么有一具尸体?
  无论结果是哪种,都让人难以接受。
  这方面,我们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等警方调查的结果。
  周一上班的时候,陈晓丘就给我们播报了消息。
  “DNA检测,尸体是王鸿彰的。”

  郭玉洁瘫坐在椅子上。瘦子和胖子都沉了脸。
  我问道:“死亡时间呢?”
  “尸检下来的死亡尸检是两年前,要做进一步检验。”陈晓丘回答,“法医怀疑是有其他因素影响了尸体的腐烂程度。”
  这并不奇怪,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这是最正确的思路。
  但我们五个人现在多少都相信灵异事件的存在,并不觉得王大爷是死后被影响了腐烂程度,才变成现在这样子。
  “另外,李力和李昌生死在看守所里面了。”陈晓丘又说道。
  我们愣了愣。
  “怎么死的?”郭玉洁问。
  “自杀。”陈晓丘垂下眸子,“李昌生咬破了自己的手腕,失血过多死亡,李力则是撞破了自己的脑袋。拘留所说李力的死亡方式很不正常,他不止撞了一次墙,而是好几次,把自己的脑浆都撞了出来。”

  “是不是……”瘦子声音都哑了,后半截话直接卡在了喉咙里面。
  “是不是王大娘按着他的头,将他撞死了?”郭玉洁问出了我想问的问题。瘦子大概也想问这个问题。
  陈晓丘摇头,表示不知道详情。
  “他们活该。”郭玉洁说,声音中没了昨天的愤怒。

  以郭玉洁的性子,就是李老头父子恶贯满盈,听说两人这么惨烈的死亡方式,她仍然会觉得不太舒服。
  办公室继续上周的沉闷压抑气氛。老领导听说了这事情,慰问开导了我们一番,还说要请何娟和郑欣欣也给我们做个心理辅导。我们一直没把灵异事件告诉给老领导,怕他年纪大,被吓到,这会儿也就接受了他的好意。
  下班的时候,我们五个人居然不约而同地走向了一个方向。
  我停住脚步,看看他们,“你们啊……”
  “走吧,奇哥。”瘦子勾住了我的肩膀。
  我只好笑了笑。
  我们五个一起到了青叶事务所。我这回比较从容,就礼貌地敲了门,问好过后才用钥匙开门。除了瘦子,其他人神态各异,但就是最活泼的郭玉洁都很安静,没有吐槽我的举动,我不知道她是还沉浸在悲伤和惊恐中,还是被青叶事务所那种古怪的氛围所影响。
  门“吱呀”一声开了,事务所内还是昏昏暗暗的。

  我们一行人进去后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做什么。
  胖子清了清嗓子,“奇哥,你之前是怎么做的?”
  “哦,就是像他们的委托人那样。”我尴尬地挠头。
  要只有我一个人,那样对空气说话还不算什么,可这么多人看着,这举动就太中二了。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我只好中二一把,坐到沙发那个屁股印上,深呼吸后,开始讲述王大爷的去世。
  事务所内一片死寂,那四人都好似屏住了呼吸。瘦子只转动眼珠子,警惕地四下打量。胖子三人都没那么恐惧,还挺正常地左右看看。等了好一会儿,事务所中也没有发生特别的事情。
  “去看看那扇门吧。”陈晓丘提议。
  “什么门?”胖子问道。
  陈晓丘已经往里面走去,“就是走廊尽头那幅画,突然变成了门。”
  我连忙跟上,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瘦子和胖子都打了个哆嗦,“变成了门?”
  陈晓丘肯定地点头。
  到了走廊尽头,那里挂着的是画。
  陈晓丘上前仔细摸索,没有发现任何机关。
  我松了口气。画是正常状态,门就灵异状态。我虽然想过去打开那扇门,但不是在那么多人在场的情况。那扇门后的东西,恐怕比王大娘的鬼魂更为恐怖。
  “现在要做什么?”郭玉洁问道。
  “不如请笔仙试试?”瘦子出主意,“和鬼魂沟通,就是用笔仙了。”
  这个想法我也有过。
  “你们谁有笔和纸?”郭玉洁又问。
  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年头,笔和纸都成了一种专业工具,普通人谁还随身带着这些?

  “用手机手写输入可以吗?”胖子掏出自己的大屏手机,从手机屏下方抽出了一支手写笔。
  这种时代感真是让人心情微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