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60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瘦子和胖子今天也不去工农六村刷脸了。
  今天的办公室极其沉闷,大家都埋头工作,找着叶青和刘淼。

  下午我提前回家,早早吃了饭。爸妈在旁唉声叹气,说自己老了被嫌弃了。我哭笑不得,埋头扒饭不说话。这事情得妹妹搞定。果然,妹妹对爸妈一撒娇,小嘴特别甜,哄得他们重新开心起来。
  “你还不快去?别迟到了。”
  “老师说什么你都记好了,认真听啊。”
  爸妈驱赶我。
  我心头的阴霾散了不少。

  妹妹读得是一所市重点高中,在全市的市重点中排不上前十,但也是很好的学校,升学率非常优秀,以妹妹的成绩,一本并无问题,就看上什么学校了。
  八点家长会,我提早半个小时到了,但教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班主任被好几个家长围着,回答五花八门的问题。
  我在这群至少四十的家长中显得过于年轻,此时大家都关注着班主任,倒没人注意我。
  我凑到了班主任那群人的外围,听班主任说话。
  “……学校抓得很紧,但课外也不能放松。学校教学是大课,要考虑到所有学生的水平。如果有条件的话,还是报一个小班或单独的一对一辅导比较好,做些针对训练,能更好提高成绩。这个属于查漏补缺范围,学校课程则是整体的复习,不能抓小放大……”
  我听了半天,有种回到高中的感觉。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各位家长还请就坐,家长会马上开始了。”班主任看了眼手表,抬头注意到我这张特别年轻的陌生脸,“你是……”

  “我是林芸的哥哥。”我对班主任说道。
  “哦。她父母有事情吗?”班主任微微蹙眉。
  “嗯,是有些事情。”我没有解释自家的决定。
  班主任眉间的皱褶表明了她的不满。她指了妹妹的座位给我,还特意问了一句:“这次家长会很重要,很多东西要记下来。”

  我点头,笑着谢过她的善意提醒,“我带了手机。”录音、做笔记都行。
  这么说着,一看其他家长准备的东西:超薄笔记本、平板电脑、录音笔……个顶个的专业,个顶个的潮。我还看到最新的水果笔记本,再看用笔记本的那个胡子拉碴的爸爸级男人,感受到了一万吨的伤害。到底谁才是年轻人?
  班主任不再说什么。
  家长会开始,班主任先介绍了一下这次家长会的流程,她会来讲解高考报名、投档、选专业的技巧,主课老师则在之后为大家说明高三复习的计划。
  我和其他家长一块儿专心记录,写着写着,不知不觉就出了汗。
  高三的考生不轻松,高三的家长也不轻松,我听着那些自己多年前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有点儿心浮气躁。
  “老师,”前头一个家长举了手,“太热了,能开窗吗”

  正在讲话的班主任也抹了把脖子上的汗水,点点头,“行,窗户都开了吧。”
  靠窗的家长也是一身汗,之前大概是怕开窗的动静影响班主任,一直忍着。这会儿班主任停了,他们迫不及待地去拉窗户。
  我和其他人一样下意识地看向了窗户。
  教室内灯火通明,外头一片漆黑,玻璃窗就成了镜子,能照出整个教室的模样。
  我冷不丁看到教室门口站了个人,吓了一跳,看清后就心里腹诽:老师们真是万年不改这习惯,学生上课他们要偷偷摸摸监视,现在开家长会,还有校领导来巡察。我高中时就这样被教导主任抓到过,没收了手机,还被叫了家长。不堪回首的过去啊!
  门口站着的女人就是一副标准教导主任的模样,一身套装,盘着头,戴着黑框眼镜,一丝不苟,十分严肃。

  班主任走过去跟那个女人打了招呼,“秦老师。”
  “嗯,在做什么呢?”
  听声音,这秦老师年纪很大了。
  “教室太热了,几个家长要开窗。”
  “别耽搁太长时间。”秦老师嘱咐了一句就继续自己的巡察了。
  “这窗户好像卡住了啊。”一个爸爸用了各种方式推窗户。
  “怎么会卡住了?”班主任走了过去。
  “我这边也卡住了。怎么回事啊?”另一个家长也说道。
  “你们没开锁吧?”
  窗户边的家长七嘴八舌,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哐!
  一扇窗被打开,因为开窗人过度用力,发出一声巨响,撞到窗框后还反弹了一下。
  瞬间,一股风吹进了教室中。
  嘭!

  教室门被吹得关上,又是一声巨响。
  我的心跳了两下。
  窗户都被打开,教室恢复正常。
  “刘老师,这教室不行啊。高三是不是应该换个好一点的教室啊?”一个家长提意见。
  “我记得高三是单独一栋楼的吧?就在学校后面那块。”另一家长说道。

  班主任点头,“那里暑假的时候做了装修,下周高三生就都搬到那里了。”
  这话题就到此为止,班主任继续讲解投档技巧。
  家长会一共开了两个多小时,解散的时候,班主任又来关心我记录得怎么样。我只好跟个学生似的给她检查一下笔记和录音,她这才不好意思地笑笑。
  “对不起,我看你这么年轻,有点担心。”
  “没事。妹妹高考的事情,我们全家都很重视。”我笑了笑。
  班主任还想要说两句客套话,有家长来问问题了,她歉意地看向我。
  我告辞离开。
  回到家,妹妹和爸妈都等着。
  我将家长会的内容给一家人说了。这一晚,我们一家都睡得很晚,我一夜好眠,不知是因为疲惫,还是因为家庭温馨的感觉,冲淡了那一抹不安。
  翌日一早,我不得不回想起王大娘的事情,因为郭玉洁给我来了电话。
  “王大爷去世了。”

  我听到郭玉洁这话,还迷迷糊糊的,尚未睡醒,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谁?”
  “王大爷。”郭玉洁的声音中带着哭腔,还带着一丝颤抖,“王慧发现了王大爷的尸体,已经……已经死了很久了……”
  我瞬间清醒,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说什么?!”
  “林奇,你快过来吧……”郭玉洁不安地说道。
  “你在哪里?在王大爷家?我现在就过来。这事情你跟其他人说过没?”我掀开被子,将手机开到了扬声器状态,急忙换衣服。
  “没有。还没有。”郭玉洁低声回答。
  “你……跟瘦子他们说一声吧。我马上到!”我挂了电话,随便洗漱了下,就冲出了家门。
  我赶到王大爷家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好多人,都是住工农六村的邻居,还有居委会毛主任。丨警丨察也在,封锁了王大爷家,所有人都围在门口,神情恐惧。

  王慧彻底失了神,木木呆呆地靠墙站着,被郭玉洁搀扶着。
  陈晓丘也到了,站在两人身边,看到急匆匆跑上楼的我,对我颔首,悄声在郭玉洁耳边说了什么,就挤出人群走向了我。
  “怎么回事?”我跟着陈晓丘到了楼下无人的地方。
  “王鸿彰死了。”陈晓丘说道。
  “我知道。是因为……王大娘吗?”我皱紧了眉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