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2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人出现之后,早上铺子开门人就到了。点上几个菜和胡桃酒,一直吃喝到铺子打烊这才回去。除了嘴上喜欢占妞儿点便宜让人有点讨厌之外,再没有什么让人生疑的地方了。不过驼背老板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人就是去而复返的老家伙归不归。
  归不归去而复返,是因为知道了鲸鲛第二次回到洛阳城的遭遇。当时方士在大街上晕倒的事情已经都传开了,尤其是洛阳太守将方士接到自己的府中,之后又用马车将他送回方士一门。洛阳城的百姓都在传说那个方士可能是方士门中的什么大人物,听说前任大方师还有宗门里面大人物都是白头发。弄不好这个晕倒的方士就是那个广什么什么的。
  鲸鲛挨嘴巴的时候,有不少洛阳城的百姓看到了。归不归听说白发方士被一个白头发老头一巴掌打晕之后,心里的胆气便壮了起来。将那几车财物找了地方藏好,请广治看管好之后。便马上带着吴勉、百无求和小任叁乔装打扮回到了洛阳城。
  归不归原本的目地是想回来找席应真的,只要有这个爸爸在。自己也不用东躲西藏了。除非徐福亲自回来,要不然的话,就算徐福将跟着他出来的几千人都打发出来。也不是这个老术士的对手。
  不过在洛阳城转了一圈之后,却并没有发现席应真的下落。不过听当天看热闹的百姓说,那位打人的老爷子将方士揍晕之后。好像并没有离开洛阳城。他好像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做,揍了方士之后没有出城,反而向着洛阳城的中心去了。

  席应真有在被他踹走弟子家里蹭饭的习惯。当初被百里熙养了几年不算。后来又在长安城中的某个过气弟子家里待了几年,保不准洛阳城里面也有他曾经的弟子。只要能找到那位老术士,看着小任叁的面子上。也能守着他直到靠死鲸鲛为止。
  当下,他们四个住进了洛阳城中最大的一间客栈当中。归不归财大气足的包下了一座院子,找了几天席应真无果之后,归不归担心那个爸爸看到自己,以为会给他下套。便让百无求抱着小任叁天天出入洛阳城的酒肆、娼馆。那个老术士自由自在的惯了,天天守在自己弟子家里早晚会到这种地方消遣的。只要看到席应真,小任叁一扑上去,就算给吴勉蹭到了天字第一号的保镖。
  找席应真的事情交给了百无求和小任叁,吴勉天天待着客栈里面,没有出来的打算。归不归便有事没事的过来,在这间胡食铺子里面打发时光。三番四次之后只要他一说话,妞儿便会骚红了脸。转身回到内屋不再出来,最后终于惹怒了那位神识化作的驼背老板。
  归不归嘿嘿一笑,伸手将已经快怼到他脸上的酒坛挪开。对着驼背老板说道:“这不是替你们家姑娘着急吗?那什么,老人家我也有个儿子,除了长得难看点,精神头不怎么足,嘴不好爱动手之外,也算是一表人才。怎么样?老板。你不考虑考虑我们家孩子吗?”

  “你们家那个小畜生我不是没见过。”驼背老板的眼睛快瞪出了血,咬着牙继续低声说道:“看好你们家儿子,没事别在附近转悠。小心再被人拐走了”
  驼背老板的声音极低。周围看热闹的人还以为他是在劝那个中年汉子,不要再来铺子里面调笑她的女儿。归不归笑了一下,还没等他说话,脸上的表情便开始微微有些异样起来。
  就见铺子外面走进来一个带着黑色斗篷的男人,随后斗篷压得极低,不过还是能看到里面一张熟悉的人脸。正是当初设计妖王的时候,自己吃了恶果两位问天楼主之一的姬牢。当初吴勉将其中一位楼主破了相,现在站在归不归面前的是另外那位一脸好人样的姬牢。当初他被大术士席应真带走,后来在饵岛见到席应真的时候,归不归也忘了问这位楼主的近况。想不到会在这里再见到他。
  一个背着长剑的年轻人站在这位楼主的身后,正是姬牢亲传弟子之一的莫离。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就好像没有认出来归不归和驼背老板的身份一样,径自的走到一张空桌子旁坐下,随后微笑着对着驼背老板说道:“老板,我在西域吃过一种胡麦的羊肉饼,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有当天新杀的鲜羊肉,用胡葱煮了来一碗。再来一坛胡桃酒……”
  自打姬牢带着莫离进门之后,驼背店主就好像是木雕泥塑一般。保持着刚才和归不归说话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姬牢看到之后微微的笑了一下,再次加重语气说了一遍之后,驼背老人才像被雷打了一样。打了一个哆嗦之后,颤颤巍巍的转身目光呆滞的看着还在对他微笑的问天楼主。
  随后,驼背老人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有气无力的对着其他两张桌子上的吃客说道:“对不住了,几位,家里出了点事情现在就要打烊了。你们桌子上的就算是铺子请的,对不住……”
  “你看看,我点的煮羊筋还没上,刚才都催你几次了。老……子我就好你们家这一口,下次有事你先说一声……”归不归混在几个出店的客人当中,嘴里嘟嘟囔囔的跟着前面的几个人向铺在外面走去。
  “归先生,你什么时候喜欢吃羊筋了?百多年不见,你竟然变得这么年轻了。要不是之前那么熟了,我差一点就把你漏掉了。”就在老家伙从姬牢身边走过的一刹那,这位问天楼主突然笑了一声。他说话的时候,莫离已经站了起来,挡在了归不归的身前。
  归不归干笑了一声之后。回身看了一眼坐在他身后的姬牢一眼。好像刚刚才认出来他一眼,一拍大腿说道:“老人家我就说看着眼熟啊,刚才还在想是不是我们家小任叁那个干爹来了。看着又太年轻了,老了……老了,老熟人都认不来了……”
  “归先生,你说的席应真大术士当初只是在洛阳城逗留了三天。”听到归不归用老术士来压他,姬牢微微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在洛阳城的消息还是他老人家从我这里得到的,他本来在这里还有一位曾经的弟子。不过可惜那位先生三年前已经仙游。大术士祭奠完之后才离开的这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姬牢冲着归不归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知道归先生你从前任大方师的手里,得到了两枚储金。现在归先生的术法漫溢,不过你就算术法漫溢在我的面前,又有几分胜算?”

  说话的时候,姬牢的手心翻了过来。归不归见到他的手指缝里面还夹着一颗小小的红色圆球,正是让就见昏睡了几天的储天珠。问天楼主本身的术法已经在他之上,更加别说还有这么一件小东西了。
  看到储天珠之后,归不归知道自己是走不出去了。当下索性一屁股坐到了姬牢的身边,主动伸手将自己脸上抹了一把,露出来一张橘子皮的面容,笑嘻嘻的回头对着还在发呆的驼背老板说道:“老驼背,老人家我的羊筋呢?你去厨房看看烂没烂?”
  “归先生,不用替他想退路了。我在这里,这个神识是逃不掉的。”姬牢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指着归不归身边的空座,对着驼背老板说道:“作者吧,让你在外面流浪这么多年,你也该回来了。”
  日期:2016-12-20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