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0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巧,不……”
  “巧,是很巧……”
  薛、王二人支吾着,不知如何接话。
  张天凯哼了一声:“发生事故固然令人痛惜,但面对现实、积极救援更显重要,而不是用蹊跷之事来掩盖事实。巧合也不是不可能,但同一件事有个一处蹊跷还好理解,要是层出不穷的话,那就太诡异了。薛书记、王市长,我提醒你们,是到拿出态度的时候了。鉴于形势的严峻,我以全省主管领导的身份,责成省安监局牵头营救和调查,省、定野市相关部门予以配合。成康市要派出得力的、与此事没有牵连的、信得过的同志积极配合此事。”

  “一定,一定。”薛、王二人连连点头。
  “形势紧急,下面我们就召开紧急救援会,无关人员退场。”张天凯语中满是威严。
  “好的。”答应过后,薛、王二人看看身旁众人,用手笔划着,“你,你……”
  楚天齐不是傻子,他已经听出来了,自己身份已经不符合参加会议要求,便主动道:“书记、市长,那我先出去了。”
  没等薛、王二人回话,张天凯又道:“成康市一定要做到防患于未燃,对于可疑的人和事要坚决予以特别关注,不能因此出现纰漏,否则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和责任。有些事确实太蹊跷了,蹊跷的匪夷所思。”
  “是,是有些巧。”王永新道。

  薛涛表态:“确实太蹊跷,蹊跷的令人生疑。”
  薛涛接着又说,语气也更加严厉:“楚天齐同志,你先回办公室吧,没有特殊事不要出屋;即使真有,也要先和我们打招呼。”
  楚天齐心中一忽悠,立即想到了两个词:帮虎吃食、落井下石。他回头看看薛涛,又看看张天凯,转身离去。
  走在灯光昏暗的楼道里,楚天齐心情很复杂,也不免有一些凄凉。他能感受到身后那些同僚的目光,不乏幸灾乐祸者;也能感受到会议室里那些森冷的眼神,还有或鄙视或不屑的神情。于是,他加快步伐,快速下楼,奔自己的办公室而去。
  对面屋门打开,李子藤快步走出屋子,迅速打开了楚市长屋门,站在门口迎候着。

  楚天齐看了眼秘书,走进了办公室。
  李子藤跟了进来:“市长,没吃晚饭呢吧?我去给您买饭,刚才我已经和门口小吃部打过招呼了,让他们多等一会儿。”
  楚天齐确实没吃晚饭,也确实肚里空落落的,但他却说:“不用了。”
  “市长,您等着,很快的。”李子藤说完,转身快步走去。

  随着秘书的出去,屋门随即关上,楼道里响起急促小跑的声音。脚步声很快远去,没了声响。
  楚天齐心中涌起一股温暖,但同时也不禁疑问:若是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境况,不知秘书还会不会这样对自己。
  虽然刚才没有明确讲出要对自己怎么样,但张天凯的意思已经很明确:要抓住这事不放。快速调来省安监局及省、定野市其它相关部门,这就是张天凯要摆开大阵仗,来渲染这次爆炸事故,要严肃查处。张天凯要严查的作法也无可厚非,做为分管全省安全监查的领导,又在召开建筑安全现场会期间发生矿井爆炸事故,张天凯没有不严查的道理。
  只是在职责的背后,张天凯绝对掺杂了私心,绝对也在借题发挥。刚才面对自己的讲说,尤其是说到四名矿工自主回去后,张天凯表示怀疑,这既是正常反应,应该也是张天凯故意为之。张天凯既怀疑自己撒谎,也想向其他人传递这个意思,同时也是给自己定性,下了与“得力的、没牵连、信得过”相反的结论。通过对自己的定性,来圈定一个收拾自己的条件,以达到替儿子报仇,替张氏扫除对手的目的。

  说到“对手”这个词,是自己高估了,其实张天凯根本就没拿自己当碟菜。从自己进会议室开始,一直就没正眼看自己,问话也是对着薛涛或王永新,即使应该是问自己的内容,也把目光投向别处,可见蔑视之重。想到这一节,楚天齐便感到无比羞辱,忍不住咬牙发恨:张天凯,你别狗眼看人低,早晚让你们父子知道老子的厉害。
  发恨过后,楚天齐又不禁气馁:以后的事还很遥远,当下困境如何化解?以前的时候,楚天齐曾经不止一次遇到困境,但都化险为夷,而且好几次还因祸得福,但那几次和这次却有很大不同,这次形势更严峻。
  以前的那些事,几乎绝大多数都证明是乌龙事件,和自己无关,是有人故意陷害,故意引到自己身上,另有几次自己就是“救火队员”。可这次的爆炸事故,包括上个月的民工坠楼,都是发生在自己的分管范围,无论到什么时候,这都是事实,都是跑不掉的。
  以前的时候,每次发生事情,自己既靠聪明才智找到问题症结,也离不开一些朋友、同僚的帮忙,尤其关键时刻上司出手,更是自己化险为夷的重要因素。可这次的事,自己的上司又能如何出手?总不能睁眼说瞎话,把这两件事从自己身上完全摘开吧?而且现在自己依仗的就是程部长,但这次的事程部长能出手吗?这次可是面对的副部官员,程部长也仅是副厅;即使出手的话,程部长能是张天凯的对手吗?答案显然不容乐观,确切的说,应该是悲观。

  屋门轻轻一响,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李子藤提着两个打包袋,走进屋子,径直到了沙发处。把手中袋子轻轻放到地上,在茶几上铺了几张报纸,然后他才打开打包袋,把里面的餐盒摆到茶几报纸上,揭开了餐盒的盖子。
  楚天齐此时也走过来,坐到了沙发上。他发现,饭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还有一小份西湖牛肉羹,可见李子藤心思之细。他冲着秘书一笑:“子藤,谢谢你!”
  李子藤忙道:“市长,您可别这么说,这是我的份内工作。”
  楚天齐没有再和秘书矫情,而是再次一笑,夹起餐盒里的饭菜,吃了起来。
  李子藤则说了句“市长慢吃,我一会儿再来收拾”,便退出了屋子。
  饭菜很可口,楚天齐也吃的很香,心情也为之轻松了好多。吃过饭菜,又喝了一些汤羹,肚子立马饱饱的。
  点燃一支香烟,楚天齐的思绪又回到了刚才的事情上。他意识到,这次的事,能够依靠的外力很小,可能根本就没有。而且也不能因为自己的事,就把程部长也拖进来,毕竟这事自己有责任,并且副厅可是跟副部差着重量级的。既然没有外力可借,那自己也不能逆来顺受,毕竟张天凯这是要侍机报复。暗示成康市限制自己自由,就不是处理此事应采取的方式,分明就是打压报复,肯定还有后续动作。那么自己又该如何反击,如何自救呢?

  要想自救,那就要找准对方打击自己的发力点。张天凯现在分明是想用四名矿工做文章,想认定自己撒谎,那么自己就要证明所言非虚。想证明这一点并不难,但那四人千万不能在此期间出状况,不止那四人,所有矿工都不能出问题,否则就说不清了。
  即使证明了没有伤亡,但毕竟爆炸事故发生了,张天凯依然有收拾自己的理由,依然可以上纲上线,这又该如何应对呢?楚天齐想了好多一会儿,也没有一个万全之策,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日期:2017-11-29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