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55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丘,你还是要保重身体啊。”郭玉洁想要腐化陈晓丘。

  “嗯,谢谢。”陈晓丘微微转动了一下脑袋,对郭玉洁点头,然后又紧盯屏幕了。
  “你又查出来几对?”郭玉洁好奇问道。
  “还在整理这一批人。有一个刘淼很可疑。”
  “哦?哪个哪个?”郭玉洁凑到了屏幕前。
  “这个。他在2000年的时候父母去世,休学,后来干脆办理了退学手续,再之后,就彻底没有记录了。”
  “没有工作,没有房产交易,也没死亡,的确很可疑。”
  “能找到联系方式吗?”我起了兴趣,询问陈晓丘。
  “有当年的联系方式,不知道还能不能联系上。”陈晓丘点击了几下鼠标。
  “我来打电话!”郭玉洁主动请缨,电话拨了没几秒,就遗憾地摇头,“停机了。”
  “停机了,有可能就真是他了吧?”我摩挲着下巴,“他还有什么资料吗?”
  陈晓丘看着屏幕,“他父母是‘民庆特大凶杀案’的被害人。”
  郭玉洁猜测道:“他销声匿迹很可能就因为这件事吧?精神出了状况,或者干脆就是凶手,潜逃了。”

  “你没听说过‘民庆特大凶杀案’吗?”我惊奇于郭玉洁的冷静。这可和我认识的郭玉洁不太符合啊。
  郭玉洁摇头,“00年,我还小呢。”
  “2000年前后,民庆市出过一个连环凶杀案,死者都是夫妻、情侣,年龄范围很广,死状都十分凄惨,少了一部分内脏。那时候整个民庆市都人心惶惶啊。”我感叹道,“这案子突然爆发,凶手之后又突然消失,不再作案,案子到现在都没被破。这全国有名的案子,你居然一点都没听过?”
  “没有。”郭玉洁耸肩。
  “还没有匹配的叶青,那个刘淼未必就是他。”陈晓丘继续工作。
  “我看,很可能就是他了。”我轻声说道。
  “为什么?”郭玉洁转过头来看我。
  我对上她那双大眼睛,有点儿语塞,瞄了眼同样看过来的陈晓丘。陈晓丘的眼睛可不及郭玉洁的大,但目光清澈平静,同样很漂亮。被两个美女盯着,我没什么压力,但对自己接下来说出来的话就很有压力了。
  “说啊。”郭玉洁催促,很有要动手推搡我一下的意思。

  我连忙退后一步,清了清嗓子,“你们说,那个案子的凶手会不会不是人?”
  郭玉洁将眼睛瞪得更大。
  陈晓丘眯起眼,沉吟了一会儿,“你是说,这个刘淼很可能受到刺激,以为自己父母是死在某种怪物手上,所以找到了叶青?”
  不,我是说他父母就是被怪物杀死的。
  这话我不好对陈晓丘说出口。陈晓丘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一次灵异事件,差点儿死在一件和服上。

  “唔,这个很有可能吧。”我含糊地附和了陈晓丘的话。
  陈晓丘点头表示肯定,“这种想法合乎逻辑,但事实如何,我们并不知道。”
  “嗯,你继续整理吧。”我只好这么说。
  我去查了下民庆特大凶杀案,网上的资料五花八门,没看到有用的讯息。
  瘦子和胖子回来后听说这事情,瘦子很明显是理解了我的思路,胖子则很理智。
  “就算他真是我们要找的刘淼,这人也是一个失踪人口吧?”胖子说道。
  这话很有道理,还很打击人。
  “这工作看来是没法做了,只能应付着。”瘦子叹气,敲敲陈晓丘的桌子,“你也别这么拼了,没意义啊。”
  陈晓丘“嗯”了一声,工作热情不减。
  当天晚上,我梦到自己被关在一个狭窄黑暗的地方,只能看到一丝缝隙中照进来的微弱光芒。
  大概是因为梦的关系,我没感到恐惧,冷静地想法设防要脱逃。我推动面前的木板,敲打,呼喊……我的求救声慢慢弱了下去,无意识地抓挠木板。我的指甲没有断裂,手指也没出血,摸到的似乎也不是什么木板,而是一块坚冰,周围温度骤降,从常温变成了寒冷严冬。
  做梦嘛,总是没什么逻辑。
  我的大脑很清醒,手上是机械性的动作。没有死亡恐惧,没有疼痛,不觉难受。
  突然,梦境又起变化。
  我听到了外头有争吵声。
  难不成是董国庆和严新宇?
  我怀疑自己是看了“橱柜血爪”档案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变成”了秦杰。

  外头争吵的应该是董国庆和严新宇,严新宇发现了秦杰的尸体,叫来了董国庆,两人争执不下,严新宇应该是想要报警的,董国庆不同意,要毁尸灭迹。
  争吵中有了女人的声音。
  哦?可能不是那两个连襟,是秦杰的那对父母?
  是秦杰的鬼魂回到了家吧。他在等待父母打开橱柜的门,找到自己后,和电视剧的剧情一样,夫妻重归于好,三口之家也变得温馨和睦。可他父母始终没有找到他,没有听到他的呼喊,还卖掉了那间房。下一任住户又是个听力不好的老太太,也没发现他。就这样过去好多年,终于遇到了那对年轻夫妻。
  哐啷!

  巨大的声响让我吓了一跳,关着我的衣柜都震了震。
  是秦杰的父母动手打架了,还是……董国庆要将衣柜扔进河里面了?
  我没等到河水溢进衣柜中,外头的响动都消失了。
  “你看到我了。”
  我的背后响起一个声音,一股熟悉的阴寒之气爬上了我的后背。
  “你,明明,看到我,了。”
  我吓得一个激灵,想要回头去看,扭动脖子的瞬间,我醒了过来。

  是那只鬼!
  可,这是我在做梦,还是那只鬼托梦给我?
  日期:2017-04-2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