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49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小慧,你要稳住,这样才能保证你父亲走出悲痛。”何娟抽了纸巾给王慧。
  王慧用力点头。
  我们约好了明天去王大爷家,让何娟和郑欣欣给王大爷做心理辅导。我和郭玉洁自然是一起去的。

  去的路上我问两个心理医生有几成把握。昨天因为王慧在,她们说起来都是一副肯定的口吻,给王慧信心,现在听我问,则都是摇头。
  “还没见过那位王大爷,我也说不清楚。有时候家属根本没有认清病人的状况,描述的时候也会有偏差。”
  到了王大爷家,王慧给我们开的门,鼻头还有些泛红。
  我踏进那扇门,脚步就是一顿,好像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堵着门做什么?”郭玉洁推了我一把。
  我一个踉跄进去,差点儿摔个倒栽葱,出了一身冷汗,倒是将那种异样感给驱散了。
  王慧连忙扶我,“没事吧?有没有摔倒?”
  “没有,没事没事。”我笑了笑,回头瞪了郭玉洁一眼。
  郭玉洁吐舌头,冲我道歉地拜了拜。

  王大爷看到我们,张口就问:“查的怎么样了?找到我老伴了吗?”
  “正在查。王大爷您别急,一有消息,我们马上就通知您。”郭玉洁回答。
  何娟和郑欣欣进屋不急着开口,先打量了一番屋子。
  屋内东西很多,像许多老年人的家,什么都舍不得丢,这个留着、那个放着,越积越多。一室两厅的房子中,只有一间卧房门关着,另一间敞开,看得出是空余的房间,还放着王慧的行李包,她昨天应该就住在这儿。
  何娟和郑欣欣大概是要从屋内的情况推测王大爷的性格。我却是在扫了一眼后,视线就落在了关闭的那扇卧室门上。

  上次来的时候,那扇门好像也是关着的。
  独居的人很少关闭家中房门的,因为只有一个人居住,没必要关门保护隐私。是因为我们到来才关掉房门吗?
  郑欣欣观察完毕,就关心了一下王大爷最近的生活,慢慢引出话题。
  我听得心不在焉,总觉得这屋子给我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据说人老了之后就会散发出一股陈旧衰老的味道,只有年轻人闻得出来,也不知真假。上次似乎没有这种感觉。我看向王大爷。王大爷的模样同之前并无变化,不说王大娘,就笑呵呵的,一说起王大娘,就变了个人,犹如耍赖的孩子,不达目的就不罢休。
  郑欣欣和何娟都微微蹙眉,似有为难。

  “你们找到叶青那帮年轻人了吗?”王大爷突然问我。
  我一怔,摇摇头,“没有,还没找到他们。”
  王大爷失望,“这样啊。”
  “他们……”我张了张口,想说他们可能死了,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话并不方便说出口,“要是找到他们,我一定跟您说一声。”
  “那太好了。”王大爷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假牙。

  坐了半天,何娟和郑欣欣透露出告辞之意,王慧送我们出来。
  “怎么样?”王慧关了门,在走廊上就迫不及待地问两人。
  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了意见。
  “我们的看法是,您父亲已经清醒认识到您母亲的事情了。”郑欣欣说道。
  王慧有点儿懵,“那他现在……”
  “理智上认清了现实,感情上并不愿意承认。很多失去亲人的病人都是如此,简单来讲就是自欺欺人。”郑欣欣叹气。
  “这种需要长期心理辅导。小慧你别担心,你父亲不是得了严重的心理疾病,他会好的。”何娟说道。
  王慧舒了口气,“那要麻烦你们了。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们。”
  “不必客气。”
  两人和王慧约好了之后上门的时间,我们四个就离开了。
  我问两人:“这样的辅导要多久?”
  郑欣欣斜睨了我一眼,“放心,在你们拆迁工作正式开始前会好转的。”
  我被郑欣欣和郭玉洁两人用鄙夷的眼神瞪着,真心觉得冤枉。我完全不是那个意思,问时间只是顺口一问罢了。
  何娟年纪比我们都大,笑着打了圆场,“王大爷能早点好,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到了小区门口,那两人就和我们分开了。
  郭玉洁拉了我一下,我往她身上倒去,幸好腰好,姿势扭曲地刹住了车,离她的****还有几厘米。不然吃了她的豆腐,得被她反射性地灌地上,直接去医院看骨科,得不偿失——别问我怎么知道她有这种反射动作的。
  “做什么呀?”我揉了揉被她拉得快脱臼的手臂。
  “我们从那条小街走一遍吧。”郭玉洁说道。
  我愕然,“什么?”
  “说不定我们能发现一些线索。”郭玉洁没有同我开玩笑。
  “丨警丨察都没发现,我们能发现?”
  我不信我们俩还有当侦探的天赋,可就是走一遍的事情,郭玉洁坚持,我就跟着走了。
  那条小街在工农三村和四村之间,连接工农五村和六村,正经路名叫锦田路,但除了这四个小区的居民,没人会往这里走。锦田路很窄,是单行道,谁要在这儿蹲两天连一辆车都看不到。路两边是三村和四村的社区活动中心,都租借了出去,开的也是小卖部一类的小店。
  两年过去,这边路口装了个摄像头,除此之外,没有丝毫变化。
  一路走过去,郭玉洁瞪大一双眼睛,警惕地东张西望,脚步还放得特别慢。幸好锦田路人不多,就是两边的店家都懒懒散散,自顾自看电视、玩手机,头都不抬一下,并没有觉察到街上出现了这么个可疑的女人。
  我深深感觉到郭玉洁不适合当侦探,对她能有所发现不抱任何希望,就悠闲地跟在她后头,看她的****和长腿。
  无论是背影还是正面,郭玉洁都是个美女,可性格只适合远观,至于亵玩,那得有那条命才行。
  “你有什么发现?”郭玉洁问我。
  “没有。”我随口回答。
  “我觉得那个奶站的老板很可疑。”郭玉洁给我使眼色。
  我瞄了眼街对面的奶站。那老板满脸横肉,看起来凶神恶煞,不适合开奶站,适合在菜场的肉摊挥舞大菜刀,不然就该穿花衬衫、戴大金链,坐在夜总会包厢里面左拥右抱,顺便看自己小弟崩人脑袋。
  “你不要以貌取人。”我教育郭玉洁。
  人家奶站老板长那样可能是天生的,怎么能因此歧视他?

  要说可疑,整条街上还是郭玉洁最可疑,偏偏我不好吐槽,不然得被这怪力女拍个半身不遂。
  郭玉洁观察了奶站老板一会儿,接受了我的批评教育,“好吧。那再看看其他人。”
  我当郭玉洁是来找线索地,现在看来她是直接来找凶手的。感谢老天没让她进入公检法,不然得有发生多少冤假错案啊!
  我说:“也不一定是有人将王大娘怎么了。她可能是自己走失了呢?”
  “她没有老年痴呆,住在这里又好多年了,怎么会走失?”郭玉洁反驳。
  “这也说不准。老人家嘛……”我话刚说出口,突然背脊生出一股恶寒来,整个人都好像冻住了,脚都抬不起来。
  郭玉洁往前走了两步才发现我不对劲,回过头来看我,“你怎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