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1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莫非他心里有鬼?
  这个想法让夏文博自己都感到有些难以相信?不会吧?他们该不会为了让自己失信于基层干部,拿几千亩良田做筹码?那也太恶毒了一点?
  但是,除了这个原因,郑局长还有什么值得慌乱的事情呢?
  一片疑云把夏文博笼罩,他呆呆的坐在那里,好久都一动不动。

  到了下午,夏文博临时改变了视察的路线,特意安排到了郑局长说的那个河堤溃塌的乡去了一趟,他仔细的问询了当地的干部,据他们说,这段河堤已经垮塌了很长时间,他们从去年夏天一直都给上面反应,据说今年水利局能给维修,但到底什么时候,乡长和书记却说不上来。
  而且,剧夏文博的观察,这段河堤对整个乡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受损面积也只有两三百亩良田,这让他不得不对上午的怀疑有了更多的确定,显然,这里既不是刚刚出现的紧急问题,也不是超过大墓庄的灾情,那么,郑局长说的话完全是瞎编的。
  夏文博眼中不由的闪动出了一抹冷厉,这些人的良知和责任心让他有了愤怒,他们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出丑,仅仅是想让自己在基层留下一个说空话的形象,就罔顾事实,拿一个乡几千亩土地做筹码,这实在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他带着一身的寒意,回到了县政府,他差不多已经冲动的想要去找蒋副县长,但后来,夏文博还是冷静下来,自己这样过去并不能解决多少问题,不过是出了一口恶气而已,他们既然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借口,同样的,还能找到更多的,更恰当的借口来搪塞自己,自己不要因为一时的泄愤,最后让大墓庄成为受害牺牲品。
  这样想想,夏文博也就冷静下来了。

  他必须找到一个更为合适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至于蒋副县长和郑局长,可以慢慢找机会对付。
  但到底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夏文博有一次的陷入了沉思。
  过了许久,夏文博拿起电弧,给苏亚梅打了过去:“亚梅姐,你好,我夏文博!”
  “哎呀,可不能这样叫我,你现在是县长耶!这样叫我,我可承受不起!”

  夏文博呵呵一笑:“什么?我咋就成了县长爷了,你也太浮夸了吧!”
  “嗨,给你个面子你还嘚瑟起来了,敢调戏大姐了!”
  “没有,没有,我们还用的着调戏吗!”
  “啥意思,好像你说大姐早都想投怀送抱是吧?我告诉你夏文博,我真是这样想的!”
  “哈哈哈哈!”
  夏文博忍不住的笑了,这女人啊,不管你心情多么差,只要和她聊上几句,总能让你愉悦而快乐。
  “笑啥啊,有那么好笑吗?说吧,找我啥事!”
  夏文博收住了笑声,说:“亚梅姐,财政局有关系吗!”

  “有,他们几个科长见了老娘,都流哈喇子呢,恨不得把老娘脱光了啃两口!”
  “哎呀,那就好,那就好,这次想请大姐帮我个忙!”
  “没问题,为了你,老娘就算舍了这色相也要帮你!”
  夏文博又笑了,说不至于,不至于,小事一桩......
  等打完了这个电话,夏文博就轻松了许多,又带上小王,赶到了气象局,这可是有点突然袭击的味道,早上说去没去,这会不请自到,车进去之后,偌大的气象局人影都没看到。

  夏文博也知道,这个地方,平常也真的没什么事情,各乡镇都有气象观察点,到点了那里的气象员把数据往县里一上报,县里气象局稍微已汇总,在交给县电视台,ok,一天的任务就完成了,就这事情,哪里用的着气象局几十个人上班啊,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各忙各的。
  夏文博反正这会也没其他事情了,带着小王上了办公楼,刚走没几步,听到办公室里有人大喊着:“幺鸡!糊了,幺四条两头梭!给钱!”
  接着,听到几声叽里呱啦的埋怨。
  夏文博示意小王敲一下门。

  “咣咣!”
  “谁啊,干什么!”
  “找一下你们局长!”
  里面安静了,接着,一双高跟鞋“咯咯”的响声中,门开了,一个长相平庸,但体态丰盈的中年女人堵在了门口,她的胸很大,鼓鼓的,瞅了小王和夏文博一眼。
  “啥事啊!”
  小王经过了上次的事情,现在已经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问题了,忙说:“这是夏县长,来你们局看看,局长在吗!”
  女人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说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在,在!”
  就见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一面往兜里装钱,一面跑了过来,不错,正是他们的局长,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两个男人,一个夏文博认识,是局党组书记,还有一个不太熟悉。
  “夏县长,你咋来了!”
  “奥,我来不是时候吗?”
  “不是,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请,请到会议室坐!”惊慌失措的局长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夏文博倒也没有生气,笑一笑,跟着局长一起到了会议室,经过介绍了,夏文博在知道,这里另外两人,一个是技术科的科长,还有这个女人,是办公室的主任,看来,除了副局章不在,整个班子都在。
  气象局的几个领导很是忙乱了一阵,发烟的,泡水了,送水果的,忙完这些,才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看来你们挺悠闲的!”
  局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鼓足了勇气说:“夏县长,我们这样不对,我承认错误,可是,我们实在没什么事情可做!”

  “呵呵,没事情为什么还养这么多人!这我就奇怪了!”
  那个党组书记大概快退休了,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太过紧张,不等局长回答,就接上了话:“夏县长,这倒不是我们养的人,这气象局的人都是县里安排的,今天塞一个,明天塞一个,我们也没有办法!”
  夏文博想想,这倒也是实情,自己怪不得他们。
  点点头,夏文博说:“我理解各位的为难和想法,也知道你们有很多怨言,不过上班时间在单位打牌,终究不太好吧!”
  “是,是,我们以后一定注意!”局长心里还是有点虚,他活动了好久,想调出这个局的,所以不愿意给夏文博留下太坏的印象。
  夏文博到现在也深刻的体会到了为什么干部下基层总是要提前通知,这的确能避免类似的尴尬,自己一个没权没钱的副县长,面对这样的情况,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很为难的。
  但既然遇到了,夏文博总的有个态度,这个清水衙门,里面的人都是从其他单位发配过来的,他们不仅怨言多,而且的确无事可做,他们能守在单位,恐怕已经是难能可贵的,夏文博就简单的讲了几句套话,在这个过程中,连夏文博自己都觉得很没有意思,他的讲话也很飘忽,对于气象局的工作,他差不多是一窍不通,只能用一些官话和套话来应付一下今天的场面,他甚至都有点后悔今天到这个地方来。

  夏文博讲完,局长又汇报了一下工作,什么预报的正确率啊,他们气象员的辛苦啊等等,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局长就邀请夏文博一起坐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