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498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兴远县之后,这名记者就直接来到了兴远县公丨安丨局。到了兴远县公丨安丨局之后,这名记者先是没有亮明身份,就是告诉他们,他要找局长,有事情要找局长。
  杜彬当然不是那么好见的,公丨安丨局里的人一听,便是让他先去找办公室主任,由办公室主任联系局长,看局长见不见,在不在家。
  这名记者就去办公室找人,办公室主任一见到他,就问他是谁,是不是与杜局长认识,这名记者此时便亮明身份,表示他是一名法治记者,有个事情想采访杜局长,麻烦他给通报一下。

  一听到他是一名记者,办公室主任立刻警觉了,连忙告诉他,局长不在家,有什么事可以和他讲,他来回答。
  看到他这样讲,这名记者就是想了一想,问他道:“既然这样,那我就问一下,你们之前在东江大学抓了一名学生,他涉嫌什么罪名呢?”
  第五百七十七章 如何应对
  这名记者一问,办公室主任想了一想说道:“他涉嫌诽谤他人,我们对他进行了教育,现在已经将人给放了。”
  记者问道:“诽谤罪是自诉案件吧?请问他诽谤了谁?你们公丨安丨机关有没有权力管呢?”
  办公室主任就说道:“我们公丨安丨机关当然有权力管了,他诽谤他人,危害了国家利益,我们公丨安丨机关就有权管。”
  这名记者道:“原来是这样的情况,那请问他诽谤了谁,谁向你们公丨安丨机关报案了呢?”
  办公室主任一时语塞,看了这名记者一眼吞吞吐吐地说道:“这个……这个不好跟你讲,懂吧?总之我们是有权力处理这个案子的。”

  “不好跟我讲?那我问你,你好不好跟当事人讲呢?当事人都不知道他诽谤了谁呢?”这名记者看着办公室主任,紧盯着他问道。
  办公室主任感到更加语塞了,连忙说道:“这个……怎么可能,当事人一定是知道他诽谤了谁。”
  这名记者道:“我可以确切地告诉你,我采访过他,他不知道诽谤了谁,所以委托我过来问一问你们,请你们能如实地告诉我,这是当事人的权利。”
  看到这名记者不依不绕的样子,办公室主任想了一想,只好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需要问具体的办案人员,要不,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找办案人员好不好?”
  这名记者点头答应,看他能不能找来具体的办案人员,办公室主任急忙去找杜彬,向杜彬汇报这事,杜彬此时正在外面,不在局里头,一接到办公室主任的电话,便是马上吩咐道:“你先不要接待,等我回去再说。”

  办公室主任一听说道:“他已经到局里头了,我应付了几句,他非要找您进行采访,这事怎么办?”
  杜彬听到这话,也是感到头皮发麻,想了想道:“你告诉他,具体办案人员不在家,让他先到县政府招待所等一等,我们会给他一份正式的通报,让他再等一等。”
  接了杜彬的指示,办公室主任回来便告诉这名记者,让他先到县政府招待所里面等着,吃住等费用不需要他出,公丨安丨局会安排好的,让他先去等一等,回头局长回来后就去见他,并且正式向他进行通报。
  听了这名办公室主任的话,这名记者心里想了一下,见不到公丨安丨局的负责人,他的采访就进行不下去,因此他只能等一等,如此一来他便说道:“那好吧,不过不需要你们公丨安丨局破费,我自己去住宾馆,等你们局长来打电话给我。”
  看到他不愿意让公丨安丨局来安排食宿,办公室主任当然不好强求,因此便连忙答应下来,等到局长回来了立刻打电话给他。
  这名记者一离开,杜彬就回到了公丨安丨局,见到办公室主任就问道:“那个什么记者呢,去哪了?”
  办公室主任就道:“自己出去找宾馆住去了,不让我们局里给安排。”
  杜彬想了一下问道:“看他证件了吗?是不是真记者?”
  办公室主任道:“看了,看上去是真的,说是什么法治日报社的记者,听上去牌子很大。”
  杜彬琢磨了一下道:“如果是真记者就不大好办了,他临走时说什么没有?”
  办公室主任道:“临走时就让我等你来了打电话给他,要采访你。”
  杜彬一听,心想如果是真记者,他不好决定怎么应对,这个事情还是要汇报给郜周明。
  杜彬这样一想之后便对办公室主任说道:“立刻查清他住在哪家宾馆,回头打电话给我。”
  办公室主任当即答应下来,杜彬便是又离开公丨安丨局去了县委大院,找郜周明汇报这个情况了。
  郜周明此时正呆在办公室里头,关注着这个事情的发展情况,虽然互联网媒体曝光出来了,但是下一步会如何发展,还看不出来,省委市委还没有关注这个事情,必竟这篇报道语焉不详,真正的情况还没有讲出来,大家对此还难以妄加判断。
  当然了,虽然语焉不详,那些没图没真相的网友们早已把兴远县给骂了个狗血喷头,面对这些网络上的批评家们,谁都没有办法,他们都是带着情绪化的眼睛看待社会问题的,无形之中就把问题给扩大了。
  正在考虑着这个事情,杜彬急步走来了,一见到他,郜周明便是问他有没有记者来采访,是否准备好相关的证据交给记者,让记者们给辟辟谣什么的。
  杜彬一听马上说道:“郜书记,记者是来了,可是却是不好应对了,因为来的记者名头太大,是京城来的记者,法治日报社的。”

  郜周明一听,当即吃惊起来,道:“法治日报社的记者都来了?是真的还是假的?”
  杜彬道:“现在只能先认定他是真的,现在我们还没有发现他是假的情况,而且他不接受我们的安排,自己住进了宾馆,我判断应当是真的,如果是假记者早就大模大样住进我们安排的酒店宾馆了,哪能这般廉洁。”
  郜周明一听,也是感到情况不大妙,说道:“现在他在哪里?”
  杜彬道:“我让人去查他住哪家宾馆了,查清楚之后告诉我,现在我过来请示一下,我们该如何应对这件事。”

  郜周明一听,想了一下说道:“你现在有什么好的应对之法?”
  杜彬为难地道:“郜书记,我怕我的方法不管用啊。”
  郜周明道:“你有什么想法讲出来是的,不管用也要全力去应对啊。”
  杜彬这才说道:“我建议拿钱摆平这事,而且我们要化不利为有利,让这名记者想法为我们说说话,扭转网上对我们的不利舆论,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郜周明听了他这话,眼睛登时一亮说道:“你这办法不错,只是如果他不愿意要钱怎么办?他现在不是连宾馆也不让我们安排吗?怎么才能让他接受我们的意见?”

  日期:2017-11-2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