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0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六十多道目光全都射*到了自己身上,尤其有两道最是寒气逼人,楚天齐不由得心中一凛。他暗嘘一口气,跨进屋子,身后屋门随即关上。
  向前走了几步,没听到有人说话,只感受到众多目光随着自己移动,楚天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迟疑一下,他先开了口:“市长,我回来了。”是王永新打的电话,他觉得现在只能对着王永新说。
  王永新看看张天凯,又看了看董建设等人,说了话:“楚天齐同志,赤云山铁矿发生爆炸事故,张省长非常重视,在全省建筑安全现场会召开后,和董厅长专门留了下来;省安监局、定野市政府、定野市安监局领导也专程赶来,成康市委、政府党政班子成员也全都在场。你要详细汇报一下事故现场情况,汇报目前的抢险救援情形,一定要细致、全面。”
  从王永新的话中,楚天齐听出一个中心意思:省、市领导大兵压境、来势汹汹,对方要自己小心应对,潜台词是“多讲成康市的救援举措与成果”。其实他在路上已经想好汇报原则,那就是‘如实汇报’,于是他讲说起来:“张省长、各位领导,今天上午十一点三十分许,赤云山铁矿三号矿井发生爆炸……”

  足足用了二十多分钟,楚天齐才汇报了爆炸情形与现场救援情况。他没有突出自己,而是重点讲了职能部门的配合,讲了矿工的自救行动,也讲了赤河镇的贴心举措,还讲了矿工家属寻亲的行为。
  静,很静,在楚天齐讲完后,王永新没有接茬,其他人也没有插话,屋子里就一直静着。大家都在等着,等着屋子里职位最高的人开口,这是规矩,平时要讲规矩,这种敏感时候更要遵守。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屋子里已经静了大约十分钟,空气压抑到了极点,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种压抑,尤其楚天齐感受最深。
  终于,身处最中间位置的张天凯开了口:“邢局长……”
  坐在张天凯另一侧的一个中年男人会意,接了话:“省长,好的。”

  通过这二人简单的对话,楚天齐想起了那人的身份——河西省安监局副局长邢志军。
  邢志军看着楚天齐,声音严肃:“据你所言,到现在为止,你们还没有找到爆炸事故原因?”
  楚天齐点点头:“是。带班矿长甄理正在……”
  不容说完,邢志军直接打断:“据你所言,金石矿业负责人到现在还是逍遥在外,没有被控制,也没有其行踪信息?”

  楚天齐如实回答:“是,警方……”
  “四名矿工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邢志军再次打断。
  两次被对方打断,楚天齐意识到,对方根本不听后面那些,只听“是”或“否”,于是这次他没有“废话”,直接回了一个字:“是。”
  “人命关天,回复的也太轻松了吧,你们得找呀,哪能这么随意?”邢志军斥责道。

  楚天齐心中暗道:是你不让我多说呀。
  张天凯忽然插了话:“那就是说,到现在为止,没有找出事故原因,没有控制企业负责人,仍有四名旷工失踪。对不对?”
  楚天齐略一沉吟,给出回复:“对。”
  张天凯鼻子哼了一声,转头看着王永新:“王市长,下一步成康市打算怎么做呀?”
  “下一步……下一步……”王永新不免支吾。

  “叮呤呤”,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楚天齐赶忙把手伸进衣服口袋,按了一下挂断键,手机立刻没了动静。
  “下一步……”王永新继续支吾着。他并不是没有打算,而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回复能不能让省领导满意,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叮呤呤”,铃声再次响起,还是楚天齐的手机。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正中座位上的人,准备再次挂断。
  张天凯眉头微皱,冲着王永新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了一下。
  王永新稍微一楞,明白了张省长的意思,于是也皱眉说道:“接吧,万一有急事呢。”
  楚天齐刚才没有调成静音,就是担心有急事找自己。现在得到了允许,便拿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你说……什么……确定吗……什么时候的事……好,好……知道了。”言毕,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满脸喜色,直接说道:“张省长,各位领导,公丨安丨局局长曲刚打来电话,那四名矿工找到了。”
  “找到了?”好几人都发出了疑问,但语气却有很大不同。
  “四名矿工根本没有下井,而是利用休息进城打麻将了,担心家里老婆追问,那名唯一带手机的矿工才关了机。原定晚上十点要上工,他们这才赶回去,也才知道矿井爆炸的事。”楚天齐的语气中透着欣喜。
  好多人“哦”了一声,都松了一口气,成康市的这些官员大部分是这样的。虽然矿井爆炸与好多人并无关联,但若是发生死人的事,一直被省里和定野市盯上也不是好事,也担心自己的分管工作被发现问题。当然也有极少数人不免失望,觉得这可是借刀杀人,治楚天齐于死地的绝佳机会,怎么这失踪的矿工就没事呢?
  “找到了?”有人发出了声音,是以“嗤笑”的口吻发出的,“找了这么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怎么说找到就找到了?”
  楚天齐注意到,说话的是邢志军。他还注意到,在邢志军说话前,分明接收到了张天凯的示意。
  在邢志军话语引导下,好多人不免也产生了疑惑:这也太巧了吧?
  明白对方问话的用意,楚天齐继续解释着:“曲局长说,四名矿工到山底的时候,已经和家人会面,也有其他矿上人员证明四人身份,辖区派出所所长就在当场见证了这件事。”
  屋子里又静了一下,才响起了声音,这次是张天凯在说话:“我分管城建,也分管安监,在召开建筑安全现场会期间,竟然遇到了矿井爆炸事故,我感到无比震惊,也非常遗憾。”
  听到张天凯如此一说,楚天齐这才意识到,张天凯原来也分管全省安监,并非狗逮耗子——多管闲事。其实楚天齐应该能了解到这些信息,但他并不分管安监,平时就没去注意;今天发生矿井爆炸后,也是一直想着救援的事,想着张天凯的省领导身份,反而忽略了对方的分管内容。
  “令我震惊的不止这些,而是爆炸的蹊跷之处。矿井已然发生爆炸,竟然说是没有上工,还说洞里没人,那么这爆炸又是如何发生的?总不会是鬼怪所为吧?一连找了十来个小时,矿井负责人找不到,还有四名矿工也不知下落。可是,不早不晚,这时候四名失踪矿工竟然自己回去了。”张天凯面带冷笑,“这事是不是有点巧呀?也巧的太离奇了吧?薛书记、王市长,你们不觉得巧吗?你们信吗?”

  日期:2017-11-2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