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没上工,到现在还有四个人没找到下落,这又是怎么回事?矿工的身份核实完没有?”楚天齐提出了疑问。
  曲刚道:“在你来之前,我刚得到汇报,三号矿井的花名册与人员已经核对清楚,就是少了四个人。那四个人中,只有一个人有手机,手机已关机。现在我已经派人到其它矿区寻找,也顺便打听那几人可能的去处。”
  “他们不会钻到三号井里去吧?”楚天齐追问。
  “应该不会,他们去里边干什么?不过那几名矿工师傅说,以前倒是也有过类似的事,是几人喝多了酒进去的。”曲刚缓缓的说,“希望不是他们,希望是漏电引爆了*吧。”
  正这时,就见山梁上出现一群人,这群人扛着木头,拿着铁丝、绳子等,正向三号井口而去。

  曲刚一指洞口:“刚才环保局的人检测了,矿工师傅们也用老办法试过,洞里的空气能进人了,他们现在去打坑木,也探探爆炸区域的情况。”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曲刚的电话。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曲刚按下接听键:“说……哦,是吗?……好,带他来吧。”
  挂断电话,曲刚说:“肖猛的电话,他说有一个人到了山下,自称是三号井带班矿长,旁边等候的家属也证明了这点。这个带班矿长要来见咱们,还说不要让矿工现在进去,要等着他来。”
  楚天齐“哦”了一声:“那咱们就等他,看他怎么说。对了,那得赶紧阻止那些人呀。”
  曲刚立刻取出对讲机,喊起了话:“老刘,刘师傅,我是公丨安丨局曲刚,听到请回话。”
  很快,对讲机里传来声音:“曲局长,我们正准备去支坑木,空气没问题,我们自己会小心,放心吧。”
  曲刚对着对讲,说:“老刘,你们的带班矿长回来了,一会儿就到,他让你们等他一会儿。”
  “是吗?好,那我们原地待命。”对讲机里的声音充满着欣喜。
  “这是矿上的对讲机。”曲刚放下对讲,说,“我也吃点啊,真饿了。”
  从对方的话里,楚天齐听出了自信与欣喜,其实楚天齐现在心情也放松了一些,只盼着那四个人突然会从哪里冒出来。
  就在曲刚吃完不久,一个男人被带上山来,带到了楚天齐和曲刚面前,是高峰带上来的。
  楚天齐抬头看去,面前这个人年岁不大,大概也就三十五、六的样子,身材中等,但却很清瘦,脸色也略显苍白。

  曲刚开始问话:“你叫什么名字?是这个矿井的带班矿长?”
  清瘦男子回答:“我叫甄理,甄士隐的甄,是三号矿井的带班矿长。”
  曲刚双眼盯着对方:“既然是带班矿长,为什么在矿井发生爆炸后,你要躲起来?”
  “我为什么要跑?我有跑的必要吗?如果是躲了的话,我还会主动回来吗?”反问过后,甄理又说,“只是今天白天不上工,我便抽空去市里采购点东西,顺便会个朋友。听说这里发生了爆炸,我便赶紧打车赶了回来。”
  曲刚“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不相信吗?我这个人不会撒谎,也不愿撒谎,就爱较真,跟我的名字一样。”甄理挺了挺胸膛,“我毕业于北方矿业大学,本来留校做科研,风吹不着日晒不着,可我不愿就那样平静,便主动申请到一线做调研,这是我来矿上的第三个年头了。”
  楚天齐暗自“哦”了一声,再次打量了这个人,说了话:“你让矿工等着你,一起进矿井,是因为你比他们经验丰富吗?”
  甄理摇摇头:“我不敢自诩经验丰富,但我要弄清楚爆炸的原因。矿井根本没生产,怎么会发生爆炸呢?我倒要看看问题出在哪。”
  听完对方这番话,楚天齐和曲刚对望一眼,然后说:“甄矿长,希望你能找到原因,也请你注意安全,并保证其他同行工友的安全。”
  “保证工友安全,本就是我的职责所在。”甄理的话有些冷,“我现在可以去了吗?”
  楚天齐点点头:“可以。”
  甄理转身走去了。
  高峰跟在甄理身后,只到对方融入矿工队伍,只到众人进了矿井,才做罢。

  楚天齐和曲刚靠在山石上,密切关注着三号矿井的情况。
  随着时间的推移,矿井里的信息也不时反馈出来:
  通风设备工作良好,里面空气充足。
  矿井里面没有找到人,也没有发现尸体,连衣物、鞋子之类也没有发现。

  里面发现了一处震落的石块,石块堆很大,阻断了内外的通行。不知石块下面有什么,也不知里面被阻断部分有什么。
  经过三个小时奋战,里面多处危险点,已经成功支牢坑木。
  在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对讲机里传来声音:“开始清理石块,用时多少还不清楚。”
  除了矿井里的消息,其它消息也不时传来:
  金石矿业负责人不知所踪,汽车站、火车站、收费站都没有发现身影。

  还是没有那四名矿工的消息,唯一的一部手机也打不通。
  山下矿工家属已经产生质疑,质疑亲人不是在帮忙,觉得肯定出了事。
  矿工家属吵着要亲人到山下见面,肖猛等人竭力劝阻。
  赤河镇又送来了晚饭。

  王永新多次打电话询问进展,声称“省领导非常关切”。
  市委书记薛涛也打来一次电话,除了表示慰问外,还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矿工生命。”
  就在煎熬的等待中,就在这些信息的包裹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楚天齐抬手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多了。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屏幕显示,楚天齐接通了电话。
  手机里立刻传来王永新的声音:“情况怎么样?四名矿工找到了吗?”
  “已经清理了三个多小时石块,没有发现那四名矿工,也没有发现衣物。”楚天齐回答,“矿工手机依然打不通。”

  王永新换了话题:“你让曲刚盯着,现在马上回来,向省领导汇报。”
  “好的。”楚天齐刚答完,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手机。
  “老曲,你盯着吧,我得回去接受审判了。”楚天齐说着,站起身形。
  “局长,不必这么悲观。”曲刚也站起来,拍了拍对方胳膊,“我一直相信,你是个福将。”
  楚天齐苦涩一笑,向山下走去。
  来到会议室门前,楚天齐稳稳心神,推开了屋门。
  会议室里,坐了三十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刚才在进院的时候,楚天齐再次接到了王永新电话,要他直接到市委第三会议室。当时他便为之一楞,意识到应该不止几个人等着他,创也没想到会是这么大阵仗。
  楚天齐随便扫了一眼,发现成康市委常委、政府党组成员悉数在场;正中位置则坐着河西省政府副省长张天凯,侧面有董建设相陪,还有几张似乎熟悉,却又一时没认出来的面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