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9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27 21:37:42
  (正文)
  就在尼米兹登上“企业”号为水兵授勋的同时,5月27日下午13时52分,经历了101天巡航、两次突袭和一次海空大战之后,弗莱彻率第十七特混舰队缓缓驶进了珍珠港狭窄的入口水道。舰队提前一天抵港令人颇感意外—这可是关乎战役成败的宝贵一天,因为太平洋舰队司令部认为,燃料短缺可能导致他们28日才能进港。重伤的“约克城”号身后,拖着一条十几公里长的黑色油迹。舰队缓缓进港时,水兵们注意到了一个可喜的景象。出发时依旧坐滩的“内华达”号不见了,它已被打捞出来送回了西海岸。大家一致认为,自己很快也将前去那里,真是该回国度度假了。

  “约克城”号沿顺时针方向绕福特岛转了个弯。就在不远处,倾覆的“犹他”号孤寂的船头、“亚利桑那”号仅剩骨架的主桅、“俄克拉荷马”号巨大而平坦的船底依然历历在目,提醒人们永远不要忘记1941年12月7日的那场耻辱。在此之前,尼米兹已派飞机运载珍珠港海军船厂的技术总监、舰船维修总工以及勘察人员先行飞到航母上。现场勘察结果是,如果人员器材齐备的条件下全力以赴赶工,三天之内勉强可以使航母恢复战斗力。此时在一号干船坞,工人们已全副武装严阵以待,各种维修工具和材料正纷至沓来。

  “约克城”号舰桥上,第十七特混舰队司令官弗莱彻海军少将眉头紧锁。在他脑海中,美国报纸上连篇累牍吹嘘的珊瑚海大捷并不存在。他脚下的这艘航母伤痕累累,尽管对下一步作战尚不清楚,但对兵力薄弱的太平洋舰队来说这艘航母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回国接受“萨拉托加”号的菲奇少将估计,完全修复这艘千疮百孔的战舰起码需要三个月时间。弗莱彻认为老同学的说法有点言过其辞,但也相信至少“需要两星期或再多一点时间”。从2月16日离开珍珠港,弗莱彻和他的水兵们已经在海上征战了101天,现在将军急切希望踏上陆地,痛痛快快地喝上一杯。

  下午14时20分,“约克城”号缓缓靠上了B-16号码头,早已等在那里的一位司令部参谋登船找到了弗莱彻,告知“尼米兹将军要见他”。弗莱彻点点头温和地回答说:“我得先上岸去喝上一口。”在这位参谋看来这种做法显然不太妥当,于是做出了善意的提醒,“将军,您最好别那样,尼米兹将军请您马上过去。”
  “不,我还是要先喝上一口再说。”弗莱彻早已准备抵港后按惯例去司令部汇报,但他并未做出让步,认为自己完全有理由先小酌一杯,于是漫步登岸走进了一家酒吧。
  几杯酒下肚之后,弗莱彻与好友、巡洋舰分队司令官威廉史密斯少将一起来到了尼米兹上将的办公室,当时参谋长德雷梅尔少将也在。弗莱彻意外地发现“平时最沉得住气”的司令官“显得有些心乱如麻”。当被问及经过如此漫长的艰苦巡航之后感觉如何时,弗莱彻坦言“相当累”。史密斯说,“不要说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是年轻军官在这种压力下也撑不了多久。”
  但尼米兹请他们来并不是为了简单致以问候的。他向两人解释说,在正常情况下他们和“约克城”号都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但目前情况远远称不上正常。司令官简要介绍了当前的形势,“我们必须让你们尽快调整好,然后立即去中途岛。”

  中途岛这一字眼让弗莱彻有点始料未及。在过去几星期里,他看到的情报丝毫未显示那里会出现危险。尼米兹接着解释说,日本人很快、也许就在6月3日或4日就会对那里发起进攻,至少有4艘重型航空母舰将支援日军对中途岛的登陆作战。尼米兹没有告诉两位少将情报的来源,但弗莱彻已经隐约知道美国破译了日本海军的一种高级密码。早在1915年就已是海军密码分析专家的史密斯这时也“估计华盛顿已经译解了敌人的密码”。

  尼米兹继续说,哈尔西前一天下午到港后就因病住进了医院,第十六特混舰队司令官暂时由斯普鲁恩斯少将接任,未来的战斗将由弗莱彻统一负责战术指挥。尼米兹要求他们出发之前再开一次碰头会。最后上将说,“日本人对占领那里非常有把握,他们已经任命了一名海军船厂的厂长8月12日上岛报到。”
  几个人讨论了“约克城”号的情况,尼米兹迫切希望这艘航母在危难之际能够出战—现在看来这种希望非常大。弗莱彻提前一天回来意义重大,现在每分每秒都是至关重要的。司令官下令第二天一早就把它拖进干船坞,并采取维修前不抽干航空汽油的危险作法,在最短时间内使之恢复战斗力。
  熟识尼米兹的弗莱彻明显感到,司令官似乎在承受一些难以排遣的烦恼,或许即将到来的捉摸不定的战争过多耗费了他的精力。弗莱彻想不到的是,尼米兹烦恼的一大原因正因为他。日军即将发起攻击,尼米兹却连作战指挥官都未能最终确定。按理说哈尔西因病休养海上作战指挥权应该归弗莱彻,但金上将对弗莱彻素有成见,对他的作战能力表示怀疑。尼米兹面临的难题是,要么说服满腹狐疑的金上将,要么说服自己承认弗莱彻条件不够。后者简直是对自己信任将领的极大不恭,对自己也不啻为一种精神折磨。

  当德雷梅尔和史密斯都退下去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尼米兹提到了金对第十七特混舰队在3、4月间没能及时袭击布干维尔和拉包尔的尖锐指责,以及在5月7日、8日未能派出驱逐舰实施夜袭的批评。室内气氛顿显尴尬,向来不善言辞的弗莱彻发现自己的舌头都打结了。他小声嘟囔着说,需要回去查阅一下自己的记录。尼米兹认为这种说法非常合理,并鼓足勇气让老朋友写一份充满信心的书面材料,全面叙述他果断指挥舰队作战的全部过程。尼米兹此举显然仅仅是为了应付金,因为他要求弗莱彻必须参加当天晚上关于中途岛作战的重要会议。 

  5月27日晚上,尼米兹上将的办公室里气氛凝重但并不压抑,一次看似简单却决定着历史命运的重要会议即将召开。除了代表司令部的尼米兹、德雷梅尔和情报参谋莱顿之外,第十七特混舰队司令官弗莱彻少将、作战参谋沃尔特欣德勒中校,第十六特混舰队司令官斯普鲁恩斯少将、作战参谋威廉伯雷克中校也参加了会议。举止优雅的尼米兹有一种天生的本领,不用夸张做作就能把心中的意思表达得非常清晰。在这生死存亡的危难关头,他的头脑就是太平洋舰队对日作战的指挥中枢。弗莱彻认为尼米兹“对敌人来势之大相当震惊,但他仍保持了冷静和镇定,这是他最优秀的品质”。斯普鲁恩斯则钦佩司令官的“智慧、开明、接纳任何异议者的宽广胸襟,最重要的是,他的大无畏精神和扭转乾坤的勇气”,在他看来,“勇于进攻的精神对于一位统帅是至关重要的”。战后,当有人赞扬他是中途岛海战的第一功臣时,斯普鲁恩斯当场断然予以否定,认为“尼米兹力排众议,有勇气接受情报分析并据此制定作战计划,毫无疑问他才是中途岛海战美军取得辉煌胜利的最大功臣”。尼米兹激励下属靠的是以幽默作点缀的沉着自信,而不是装腔作势的鼓动或监工式的恫吓—前者比如麦克阿瑟后者比如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