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2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一下子却惹恼了提着海鱼的老人,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之后,对着还在目瞪口呆的鲸鲛说道:“多少年了,都是术士爷爷我欺负别人。向你这样欺负到术士爷爷头上的,还是第一个。你自己挑,那边脸……”
  听到老头子自称术士爷爷的时候,鲸鲛心里便知道惹了谁。当下脑中一片空白,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对他伸出来了巴掌:“术士爷爷替你选,刚才你伸得是左手,对吧?”
  说着,老头子对着他抡起了巴掌。鲸鲛眼看着这个嘴巴打过来,自己却怎么都躲不开,当下,自己的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鲸鲛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两位大方师正在盯着自己。这个场景似成相识,一时间,鲸鲛的心里恍惚起来,自己在洛阳的那一巴掌到底是不是在做梦,难不成自己压根就没有醒过来?
  也是鲸鲛倒霉催的,惹了大术士席应真挨了他一巴掌,被打的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当初他从方士一门离开的时候,身上穿的是换上去的方士服饰。洛阳城的百姓见到一名方士晕倒在地。马上便通知了洛阳太守。
  这位太守大人本身便是方士一门的铁杆信徒,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不过见到有方士晕倒在自己的管辖之地,还是将鲸鲛抬回到了太守府中医治。无奈请来的大夫都不能将昏迷的方士唤醒。无奈之下,太守大人这才将鲸鲛抬到了马车之上,又亲自修书一封,将见到昏迷方士的始末缘由都写在上面。随后派了可靠的下属一路将鲸鲛送回到了方士一门。

  看到鲸鲛又被送回到方士一门的时候,两位大方师的心里也是无奈的。不过这次鲸鲛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广仁和火山一眼就明白了鲸鲛这是招惹谁了。
  做梦了……想了半天之后。鲸鲛给了自己这么一个答复。虽然心里面的答案便瞬间解开了,当下鲸鲛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对着一白一红两个头发颜色的大方师说道:“两位大方师。你们好手段。一边将吴勉他们的行踪告诉我,一边又通知他们防备。不知道那个暗算我的——呃,不对,那个打我一巴掌的老家伙……也不对……怎么回事,怎么记串了……”
  看着鲸鲛张口结舌就是说不准自己是如何受得伤害,当下两位大方师有些无奈的对望了一眼。随后同时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听着身后的鲸鲛还在不停说着:“暗算……不对,有个老头的。他打了我一巴掌……也不对……”火山叹了口气之后,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徐福大方师选错人了……”
  鲸鲛越想越想不清楚,过了一夜之后,看到了有一个小方士来回两次从他的房门前经过,鲸鲛这才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情。当下他找到了刚刚下了早课的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之后。沉着脸说道:“两位大方师看的好笑话,为什么不早一点提醒我,明明就是我被打了两次。一次被人暗算。另外那次是被老术士席应真打的耳光。你们为什么不说!”
  这时候,一百多刚刚下了早课方士正从两位大方师的身后走过。听到鲸鲛这一声吼之后,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两位大方师身边的这人。这些方士都是一个心思:两位大方师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朋友,挨了两次打还好意思说出来……

  当下,鲸鲛本来惨白的脸上突然变得涨红起来。火山回头看了一眼围在身后的众方士们,沉着脸说道:“围在这里做什么?都没有事情做了吗?既然这样。把刚才我说的都誊写出来。写完之后再去用早饭……”
  看到大方师动了气,众方士们都低着头不敢再看向鲸鲛那边。纷纷回到各自的房间,开始誊写大方师刚才讲的道文。
  这时候,广仁笑眯眯的对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鲸鲛说道:“鲸鲛先生,我们是在这里说呢?还是找个清静的所在说呢?”看着鲸鲛低着头不说话,广仁微微一笑。叫过来最后一个小方士。让他去准备一个蜜酒和果子,送到大方师的道轩中。
  随后,两位大方师带着鲸鲛一起进了道轩。分宾主坐下之后。广仁亲自将鲸鲛两次是如何出现在方士宗门的过程说了一边。说到最后的时候,小方士进来送上了蜜酒和水果。

  广仁起身给鲸鲛倒了一杯蜜酒,看着酒满八分的时候。鲸鲛便请前任大方师停手。不过广仁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足足将鲸鲛的杯中酒倒满十八分,看着高于酒杯的酒水好像九层宝塔一样晃晃悠悠的。这才停了手。说道:“这是徐福大方师传下来的酿酒之法酿的蜜酒,还请鲸鲛先生品尝。”
  “这样倒酒也是方士的规矩吗?”鲸鲛以为广仁是在卖弄术法,当下冷笑了一声之后。张嘴将高于酒杯的酒水吸进了嘴里。随后这才将北中酒喝了下去。
  看着鲸鲛一饮而尽的样子,广仁和火山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目光当中都是一种古怪的神色,鲸鲛喝完了酒之后,广仁不再说话。看到场面有些冷清,火山咳嗽了一声,说道:“鲸鲛先生。你两次被送到方士宗门。我们也不知道因由,不过既然你说的是大术士动了手,那么我也奉劝一句。那位席应真先生当是和徐福大方师齐名的人物。徐福大方师渡海之后,他更是被成为陆上术法第一人。如果真是他动的手,这口气鲸鲛先生还是忍了的好。”

  说实话。鲸鲛也没有想到要去找老术士报仇。他来找两位大方师的目地,只是恼怒为什么将他扔在一旁那么久,一直把他凉到自己想明白为止。现在既然火山给了他找个台阶。鲸鲛便顺着台阶走了下来:“那就看在两位大方师的面子上了,既然知道出了什么事情,那么鲸鲛也不打扰了,等了结吴勉之后,东海船主要两位大方师做个人证,希望两位大方师不要推辞。鲸鲛告辞了……”
  说完之后,鲸鲛起身就走。而广仁和火山没有一点留客的意思,等到鲸鲛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火山又喊过来一个小方士,让他收拾出来一间客房来。防着过不了几天鲸鲛再被人抬过来。
  几个时辰之后,已经换了衣服的鲸鲛再次出现在了洛阳的城门口。正准备进城的他突然看到城中时不时就走出来一个白头发的老头,不管看哪个老头。看着都和大术士席应真挂相,都像是是那他的亲戚。犹豫再三之后,鲸鲛还是一跺脚,转身离开了这里。吴勉、归不归这样油奸似鬼的人这个时候早就离开洛阳城,几十天过去,他们还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呢。
  就在鲸鲛离开洛阳城的时候,城中一家经营西域胡食的店铺里面,一个中年壮汉正对着店家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说道:“妞儿,就你们店里的这点胡饼胡果子。也不够我们这几位爷们一人吃一口的。你去和你爹说,宰只羊炖上,再来两坛子胡桃汁酒。今天爷们把你这里包下了,吃好了,爷们和你爹爹说,给你说个婆家。”
  “呸……”小姑娘淬了一口之后,涨红了脸对着中年汉子说道:“醉…..醉…..醉鬼,别……别在……在这里占……占姑奶奶…..奶奶的便宜!吃饱……饱喝…..喝……喝足酒赶紧滚……”
  日期:2016-12-19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