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255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刚说完,抬腿准备去客厅,就觉得肚子一阵痛,真的好痛,感觉额头上都见汗了,蹲在地上,抱着肚子,想说话,可痛的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磊子,你怎么啦?”莉姐一看不对,赶忙放下手里的筷子,走过来伸手拉住我的胳膊,我妈也走过来,急切地问:“磊子,你起来,你可别吓我。”
  “怎么了?”马明恰好来了,进门看到我蹲在地上,抱住肚子,妈和莉姐来拉我,忙大步走了过来,问:“磊子,你肚子痛?”
  “痛,痛的厉害,送我去街道办卫生所,找王叔先看看。”我忍着痛,慢慢站起来,可抱着肚子,不敢站直身体,只能弯着腰站着。
  我被马明扶着慢慢坐进车里,才来到街道办卫生室,王叔不在,只有王玲在里面坐着,手里还拿着一支笔,不知在画写着什么。

  “王玲,快来,磊子难受的很,王叔呢?”莉姐还是觉得大老王比较可靠些,想让王叔给我看。
  “我爸回去吃饭了,磊……王主任怎么了,到里面,先让他躺下。”王玲差点喊我磊子,可能看到莉姐,忙又改口了,我可没敢多想,毕竟肚子痛啊。
  我躺在轮绵绵的库上,闻着还有些香气儿,感觉王玲把我的鞋子脱了,脚轻松了,觉得肚子不那么痛了,紧皱的眉宇也展开了些。
  王玲一看,低声说:“不是很痛了吧?”

  “嗯,不知为什么,我躺在这儿,肚子竟然没有那么痛。”我说得很轻,也觉得很奇怪,可又觉得好像自己在说谎。一时觉得不好意思。
  王玲把听诊器也放下,说:“你这病有三种可能,一个就是肠痉挛,痛起来很要命,过一会儿就缓解了,这很可能是由于饥饿,或者受凉引起,还有饮食没规律引起的。
  另一种可能就是尿管结石,它也会打阵儿剧痛,最后可能是阑尾炎,不过,阑尾炎你的呼气应该有种烂苹果味道,你的没有那股味道。”
  王玲说着停顿了下,我心说:“估计害羞了,居然闻了我呼吸的味道,啊,痛死我了。”
  王玲接着说:“不过我看刚才王主任捂的地方,身体蜷曲不能伸直,我觉得第二种情况小一些。莉姐,你们回吧,让他躺一会儿,我再给他检查一下,要是肠痉挛,我给他打一针阿托品,就没什么事了。”
  我看了看四下,低声说:“都回去吧,没事儿,莉姐,你回去给我炒个红烧肉,我现在很想吃那个,明子,你也回去,告诉妈,我没事,等我回去,还要找你商量事,你在家等着就行。”
  “磊子,你能行吗?”马明其实还是不放心王玲,毕竟她还年轻。
  “放心吧,我能治了他,是不是觉得我年轻……”王玲很不悦地说道,却被我打断了:“呵呵,没事,明子,都回吧,我可能肠痉挛,一会儿让王玲给我打一针,就行。”
  我努力想笑一笑,可是肚子却又打阵儿疼了起来,疼的脸色又难看了很多。
  “你们让开,我再检查一下。”王玲说着就掀开我的上衣,把我的手拿开。

  白白的小手按到我的肚上,轻轻一按,迅速拿开,低声问:“这样按会疼不?”
  “现在都疼,我也不知道了。”我伸手想再次捂住肚子。
  却被王王玲的小手拦住,小手放到我肚子的左下角,轻轻按了下。
  “对,就是那里痛的很。哎呀。”我的大手连小手也按到肚子上,两条腿再次蜷曲起来。

  “不是肠痉挛,走吧,谁会开车?直接去县医院,阑尾炎,虽然还确定不了是不是急性的。但还是直接做手术来的安全。”
  王玲很果断地说道。
  “不是没烂苹果味儿?怎么又是阑尾炎了?”我低声问道。
  “烂苹果味只是一种症状,不是所有的阑尾炎前期都会有,来,我扶着你下来。”王玲说着,伸手抱住我的胳膊,我就感觉一阵的轮绵,莉姐还在呢。
  “那就去县医院,我来开车。”马明直接说道。
  我一听去县医院,心里就很担心,虽然知道有马明保护,还是担心贾无道知道了乱来。
  “在镇医院不行吗?”我问道。
  “不行,镇医院现在医生好差,没事,有我呢。”马明直接说。
  我不愿让妈在家担心,对想上车的莉姐说:“姐,你必须回去,要不然妈要是担心,我真的不想看到,放心吧,一个小小的阑尾炎而已,有小玲和明子呢。”
  莉姐虽然很想跟着,可我话,让她答应留在家里,王玲当仁不让地就上了车,上车后,居然让我蜷曲着倒下,把头放在她的腿上,说这样我舒服。
  我闻着王王玲身上淡淡的医药味儿,感受着头下面轮轮的,真的说不出的舒服,睁眼正看到王玲上身的衣服曲线,心说:“王玲这丫头真的不小了,那晚,我看的不很清楚……”
  当我躺在县医院的病库上时,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过来了,虽然该吃午饭了,可人家依旧一丝不苟。
  个子高高的医生。在我肚子两边,按着检查后,又看着我的仪器检查结果,说:“准备手术。确定是阑尾炎。”
  我这时倒是不很疼了,想起孙继明说的银矿,心说:“关键时刻,可不能倒下。那可是银矿,万一孙继明那小子走漏了消息,那可就完了。”
  我连忙说:“医生,这几天,我有急事,能不能先缓缓,哪怕回头有空儿再来做。”

  马明站在一边说:“磊子,这阑尾炎,还是早点做手术好,有什么事,你只管说就是了。”
  王玲也说:“马哥说的对,什么事也没有身体重要。”
  我左右看看说:“不行,真的有急事,医生你看……”
  医生,弯下腰再次检查了一番,最后说:“这样吧,先打上点滴,要是明早儿不疼了,说明这阑尾炎是慢性的,最多再住一天,就可以先回去,不过我个人认为还是早点儿做手术,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你们再商量商量。”
  “谢谢医生,没事儿,这会儿就不是很疼了,明子你带着小玲也出去吃点饭。”我看着马明说的。

  “我不饿。”王玲马上说道。
  “没事儿,我也不饿,我不放心,再去问问医生,你这个到底是不是急性阑尾炎?要是的话,说什么也得做手术。”马明说着,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我一阵的感动。
  过了一会儿,护士推着小车儿,给我打上点滴,调好速度,就离开了,我看着那护士,忽地想起,我上次住院,可是答应人家那小护士,帮人家成为护士长的,结果有事给忘记了,好像那次也是外科,不过,好像不是外一科。
  马明回来看了看,又走了,我也懒得问。
  病房里,就剩下了王玲和我,王玲看着我的脸,她小脸红红的,也不知在想什么。

  我睁开眼,笑了说:“小玲,你看我干什么?也不休息。”
  “你管人家?人家给你看液呢,现在怎么样了,还疼不?要是慢性的阑尾炎,应该没那么痛了,刚才你真不老实,那个护士,可没人家漂亮,你却盯着人家的领口一直看,说:都看什么?”
  “没,天地冤枉,我真的没看,哎呀,别拧,我真的没看清。”我呲牙咧嘴的样子,让王玲暂时饶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