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1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大桌子的菜,很丰盛,都是我喜欢吃的,因为表姐是客人,我妈很热情,给她夹菜。表姐挪开了碗,说:“姨,我减肥呢,我自己来。”
  嘴上说的是这个,心里想的就是,“破筷子不干不净,菜看起来也不好吃。没准用地沟油做的,真是倒霉,早知道我就不来了,这丑屌丝,气死我了,我介绍的竟然敢看不上。”
  必须承认,我现在生气了。给脸不要脸,我妈辛辛苦苦做的饭,嫌脏就快滚。
  不过,看到脸上带着满足笑容的我妈,我将怒火强压了下去。
  可惜,表姐还觉得自己不够作妖,她夹了两粒饭粒。说:“姨,我老公最近买了一辆车,四十多万,什么时候带你们出去玩玩。”
  我妈笑了笑,说:“你们去玩就好,我们老胳膊老腿不爱动。”

  表姐说:“董宁,你买车了吗?”
  我说:“比不了姐夫,十多万的车。”
  表姐笑笑,说:“所以什么样的人就配什么样的车,别好高骛远,小心风太大,把自己吹跑了。”
  我说:“姐,你是讽刺我没钱被。”
  我妈听出不对来,说:“怎么回事啊!”
  表姐说:“姨,我把我同学介绍给董宁,条件特别好,那同学跟我不错,我才有这个会的,可董宁瞧不上人家,连见都不去见,这有点太那个了。”

  我妈说:“董宁现在没那个心情。”
  表姐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说:“什么叫没那个心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是我说你,姨,你这样教育董宁可不行,怪不得他混不出来,这么多年还赚点死工资,活该当屌丝。”
  终于忍不住了,我说:“滚!”
  “什么?”
  表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问。
  我说:“你没听错,我说滚,如果觉得我不够客气,我换一下表达方式,请马上滚!”
  表姐的脸铁青,就算有化妆品遮瑕,也遮不住她扭曲的脸。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想笑。
  说出来的感觉真好。
  虽然有伤和气,可是这些话不吐不快,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天天受制约受约束,严格要求自己,当一个坏人多么的舒心多么的畅快。
  表姐直哆嗦。
  我妈说:“董宁,你怎么说话呢,赶快赔礼道歉。”
  又是老一辈思想,不管什么先说自己孩子不对。
  表姐一摔筷子,说:“我不需要。”
  筷子落在了地上,还带着不少饭粒。
  我冷笑一声,说:“那你还不滚?”
  表姐说:“董宁,我怎么得罪你了,你这么跟我说话。”
  我说:“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今天就解释个明白,首先说你为什么来,我就纳闷了,平常过年过节。你不仅不走动,就连个短信都不发,你不觉得你今天上门很突兀吗?你小时候我记得我妈对你不错,有什么好吃的不给我吃,留给你,可你成年以后,似乎就不记得有我们这样一家子亲戚。这我没说错吧。”

  “好,这一点不提,有可能你良心发现,想来看看,你来的挺早的,知道我妈我爸出去,你有车。开车送他们一趟不行吗?再者说你还是打着来看我的幌子,我正好回来,不去接一下?说明你根本没当一回事,也不是来看我的,所以我很好奇你来干什么?”
  “很快,我就知道了,你要给我介绍你的同学,且不说你同学怎么样,你是不是应该问问我的意见,我个人没有任何的意愿,你却一直说个不停,就是应该有的态度?”
  “这点也就罢了,你言语中对关珊不尊重,她以前没有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用不着走后你这样批判吧,不觉得自己很尖酸刻薄吗?”
  “我有我的选择碍你什么事情,我看不中怎么就不可以了,听说过强买强卖,没听说过强相亲的。”
  “说到最后开始对我人身攻击了,我没有钱怎么了,我去你家要饭了,还是去你家吃大米了,你说我是屌丝,我承认,我没有你家条件好,可你指责我妈什么意思,她教没教育好我,跟你有关系吗?你哪位啊!”
  “综上所述,我让你滚,有错?”

  表姐气得全身战栗,她站了起来,指着我说,“董宁,你很好,以后咱们别来往。”
  我说:“我也没求着你来,再见。”
  表姐拿着包走了,临走之前,看了我妈一眼,似乎对我妈没有阻拦她没有帮她说话很生气。
  气哼哼的走了。
  至始至终,我妈也没有说什么,因为表姐的那些话,像是抽在她脸上的耳光。

  接下来的几天。早上我陪我妈买菜,回来陪我爸喝茶,一起吃吃饭,饭后溜达溜达,日子平淡却温馨。
  一天早上起床,我在心里说,到日子了。
  网上订了票。跟父母告别,上车,我走的潇洒,但我必须走,有些事必须做。
  这个世界是现实的,你不前进,就会落下,表姐这样的女人,会奚落我,会骂我是屌丝,会看不起我,她对我有一种优越感。
  怨,会有,不过不多。因为我知道表姐是井底之蛙,她只见到一点点,便以为是天地,我,会走的比她远的多。

  柳笙将一切都安排好了,我见了一面曾茂才,便去了机场,目的地我并不知道,只知道先到欧洲,然后转机。
  去这家机构最重要的一点是要保密,所幸,柳笙派了一个人随行,他的任务是把我送到地方,培训结束后,再把我接回来。
  我的英语很一般,仅限一些简单的交流,这事我跟柳笙提过,她跟我说没事,用手比划都能明白。
  先到了德国,在德国呆了三天,等另外两个人一起飞。培训是分期培训,一期二十人左右,所以我需要等待。
  来参加培训的人各个人种都有。
  心里有点忐忑,对将要面对的事情。
  第三天,我等到了另外两个人,一个黄种人,一个是白种人。黄种人,女性,长相甜美,很可爱,白种人,男性,很强壮,短发。
  我们相遇的地点自然是在飞机上。
  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让我有些手忙脚乱,毕竟离开熟悉的那个社会,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的,心里自然会怪怪的。
  黄种女人坐在了我的旁边,问我。“中国人?”
  我说:“是的,你是哪国人?”
  女人的声调有些怪怪的。

  “我是日本人,我叫山上麻美。”
  原来是日本人,我不由的笑了,都懂的原因。
  我说:“我叫李辉,麻美,你的中文说的很不错啊!”
  训练身份是保密的,柳笙跟我说过,她让我随便起一个名字,我便定了这个名字,在训练营我会一直使用,训练中遇到的人,有各种各样的身份,所以才有换名字的决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