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鬼!孕妇鬼!水鬼!婴儿鬼!》
第23节

作者: 凤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额,嘴贱,干嘛要问呢,傅筱琬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想到屋子里那一片狼藉啊,她恨不得时间能倒流。是自己开口邀请的,现在反悔也不像样,后悔不已的傅筱琬不得不请刑钧进了屋子。
  一进屋子,一股异味飘来,刑钧一愣,狐疑的问:“你在烧什么?”
  “那个,废纸!”傅筱琬三两步冲到锅边,瞥见那剩下的纸张,心虚的将剩下的纸张一股脑的全丢进了锅里,火势瞬间猛窜,火苗险些烧着傅筱琬的刘海,吓得她蹭蹭两步后退。
  刑钧皱眉,撇了一眼那煮菜的锅,里面竟然装的是冥纸,傅筱琬这是在祭奠亲人么?不过,怎么在家里烧。
  虽然感到莫名不解,但他不得不开口提醒:“最好不要在屋子里面烧纸钱!”
  “明白,明白,没有下次了!”随意的敷衍着,傅筱琬心里想的是,以后在家烧纸钱的机会应该会越来越多吧,唔,要不要考虑把消防警铃给卸了!
  不知道傅筱琬此刻心里活动的刑钧很是欣慰的点点头,对于她配合的态度很满意,转念想到镇上的偷窃案,忍不住问:“你是怎么知道偷窃案是监守自盗的!”

  问题还是来了,傅筱琬挑眉,编理由:“都说是猜的了,镇子里的人都很朴实,就像张姨说的,不会有人偷东西,所以我就猜测,不是镇子的人就是他们监守自盗了!我想,你肯定是排除了外来人员作案的吧!”
  分析得很有道理,刑钧半信半疑的望着傅筱琬,难道真的是巧合?
  瞅了瞅那即将熄灭的火苗,刑钧又问:“你怎么在屋子里烧纸钱?很危险!”
  傅筱琬默想,我能告诉你我在烧东西给孕妇鬼玩么?
  眨眨眼,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得黯然,语气十分的萧瑟:“今天,是我奶奶的忌日!”
  说出这话傅筱琬就在心底拜奶奶了,奶奶啊,你可别怪孙女改你的日子了,放心,等明天我就真的去给你买些纸钱,还有刑警官啊,不要刨根问底啊,你要是敢问我为什么不去墓地烧纸钱,我就给你烧纸钱!
  庆幸的是,刑钧没有追问,而是神色一敛,安慰道:“节哀!”

  “没事,我都已经习惯了,奶奶已经走了很多年了。”傅筱琬松了口气,视线不着痕迹的撇了一眼在一旁的曾婷,这会儿曾婷正在挑选自己中意的玩具呢。
  似乎察觉到傅筱琬在看自己,曾婷羞涩的笑了笑,然后抓着一部爱疯6拖着链子朝傅筱琬飘去,她以为傅筱琬看她是有事喊她呢,所以自发自觉的过去。
  傅筱琬眼角余光发现曾婷朝自己飘来,不禁皱眉,曾婷过来做什么?没看到她有客人么!
  越来越近了,曾婷要飘到傅筱琬身边就得先经过刑钧的身边,就在她离刑钧还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啊!”
  “滋滋!”
  犹如被突然倒入满是油的热锅里一样,曾婷的身上发出了滋滋声响,并且冒出了浓烈的烟来,她痛苦的叫唤起来。
  蹭的一声,曾婷迅速后退,远离了刑钧,一脸惊恐的盯着刑钧,眼里满是后怕之色,她变成鬼以后还是第一次感觉到疼,原来变成了鬼还是会疼的啊!
  傅筱琬小嘴微张,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瞅瞅还在冒着烟的曾婷,再瞅瞅一脸平静什么都不知道的刑钧,眨眨眼,很是不解,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曾婷怎么会受伤。
  她的表情变化太大了,自然引起了刑钧的注意,他顺着傅筱琬的视线看去,空荡荡的大厅,别无他物,她在看什么?自己身上有什么吗?她干嘛这么惊讶的望着自己。
  被傅筱琬盯得不自在的刑钧忍不住问:“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突然觉得,你挺帅的!”傅筱琬一时找不到借口,于是脑抽的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就后悔了,刑钧不会误以为自己对他有好感吧?
  刑钧听了这话,顿感羞涩,没想到傅筱琬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保持沉默。
  最后还是傅筱琬先开口了,因为一旁的曾婷一直在冒烟,而且痛苦的嘶喊着,她怕曾婷出事,所以下了逐客令:“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你...”
  “那我先回去了!”刑钧连忙站起来道别,之后便快速的离开。
  人一走,傅筱琬立马焦急的走向曾婷,问:“你没事吧!”
  曾婷身上的浓烟在翻滚着,她发出凄厉的喊声回答:“痛,我好痛啊!”
  怎么会这样!好好的突然就弄成这样了,傅筱琬乱了,她没遇过这事,也没有听奶奶说过这事。
  对了,问奶奶去!傅筱琬很快就想到了应对的办法,鬼的事情她自然是无法问其他人的,问死去的奶奶总可以吧!
  立马跑到奶奶的房间里,从盒子里随意拿出一张图形纸点着,然后念:“奶奶,奶奶,快出来!”
  “哎哟喂,我的姑奶奶,你烧什么给我呢!”蓦地,一位老人凭空出现在屋内,手里捧着一个哑铃,老人双脚已经颤抖,出现后直接将哑铃扔在了地上,没好气的责问。
  想象你在走路的时候突然一个哑铃凭空出现砸下来,而你反应也很迅速,立马伸手接住了哑铃,可结果可想而知。
  傅筱琬这才知道自己竟然烧了个哑铃给奶奶,不过现在的她心思全在曾婷身上了,顾不得奶奶的抱怨一把拉住奶奶急切的说:“奶奶,你快跟我来!”
  拉着奶奶到了客厅,傅筱琬松开手指着曾婷问:“奶奶,她这是怎么了?”
  傅筱琬的奶奶神色一凝,立马飘到了曾婷的身边,源源不断的阴气输给曾婷,过了没多久,曾婷停止了嘶喊,逐渐平静下来,而奶奶身上的颜色微微的淡了一点,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谢谢!”稳定下来后的曾婷立马感激的对着奶奶道谢。

  奶奶一脸傲然的点了点头,这才回到傅筱琬身边问:“她刚才接触了什么人?或者碰了什么东西?”
  回想了一下,傅筱琬不确信的回:“没碰什么,就是刚来,来了个客人。”
  “就是他,刚才那个男人,我接近他,就觉得被火烧一样!”曾婷虚弱的说道,脸上满是后怕的神色。
  “你是说,刑钧伤的你?”傅筱琬惊讶。
  奶奶摇头:“他不是故意伤害这位的,看来你们口中的男人是阳气十足的人,鬼魂属阴,如果靠近阳气太强的人,就会被他们的阳气灼伤。”

  原来如此,傅筱琬恍然,曾婷也是一脸的唏嘘之色,感情还是她自己自找的啊。
  “行了,筱琬啊,还有什么事没?奶奶还要去搓几把呢,正赢钱呢被你喊来了。”奶奶解决完事后就一脸急切的要走了。
  囧,竟然在打麻将,傅筱琬哀怨的瞅了奶奶一眼:“没事了,奶奶多赢点!”
  “废话,当然是赢了,对了,记得,不要让她再靠近那个男人了,还有,阳气足的男人,你多亲近亲近,以后有用处的!不说了,奶奶走了,拜拜啊!”说完人就消失了,不,鬼就消失了。
  撇撇嘴,傅筱琬松了口气,还好有奶奶在,不然曾婷就惨了。
  距离李茜生产的日子还有些日子,曾婷被锁在屋子里,傅筱琬自然没必要时刻陪着她了,再者她也有课,所以得回学校去了。
  一到学校,傅筱琬就成了焦点人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