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45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爱人那时候已经控制住了病情,他放下心了,没想到老母亲突然就去了。他跟我感叹世事无常。再后来,就听说他生意越做越大,但周围有了风言风语。他那些亲人朋友一个个相继去世,有人就怀疑他是不是在搞什么东西。”
  “搞什么东西?”
  “就是做法、风水什么之类的,传得很荒唐,说他在自己厂子里面布置了一个风水局,进来的人就记上了命,然后每过一段时间,就死掉一个人,变成鬼,被吸进风水局里面给他运财。反正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种传言有没有一个源头?”
  “源头?”
  “像是他的仇家、生意上的竞争对手之类故意放出来打击他,又或者是真有人在他的工厂里面看到了不同寻常的风水摆设。”

  “这怎么可能?就是当时人乱猜而已。这种流言说说就算了,根本没人信。”
  “流言传开了,却没人信?”
  “都改革开放了,破四旧都多久了,哪还会有人信那种东西?”
  “但林先生的亲友相继死亡是事实,就没有人害怕吗?他的工厂中没有出现员工离职情况?还有他的亲朋好友中没有人为此疏远他吗?”

  “这……并没有。那时候,没有人这么做。”
  “孙先生,您也不觉得这种情况诡异吗?”
  “我……我并没有那么觉得……我没想那么多,但……啊,你这么一说……那些流言的确有个源头的。那时候林一凡开厂子,我们科研所里有两个人就被他拉了去那边工作,当时有个、有个小吴,叫吴泽,他是最开始说那些话的。”
  “吴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很上进的一个小伙子,农村考进大学,大学一毕业就分到了我们所,然后做了一两年,去了林一凡的厂子。他工作很上进,没人想到他会说出那种话。我也是从他那里听到了这个流言。他那时候新找了工作,要离开民庆市,走之前到所里面来告别。”
  “林先生工厂那里也有这种传言,也是他最先开始说的?”
  “我后来听说是这样。有人骂他不地道,不过林一凡不在意,还帮他说话。反正是没人信这个流言。”
  “那么,您最开始说林先生可怜,就是指他太太生病,他被迫经商的事情?”
  “是啊。他老婆在99年的时候死了,儿子在那之前就死了。我去了葬礼,他人都木了,一点儿神都没有。那个厂子在他死前效益都很好,可我看他那状态就不对,心思都不在厂子上面了。他有跟我提过想把厂子关掉,回到科研所,可厂子越做越大,下面人越来越多,他不能说关就关,要找新东家,也没那么快找到合适的接手人。就我听他说的,他00年开始就在做这事情,直到他自杀,都没摆脱掉这个包袱。那个厂,那时候就是他包袱了。”

  “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他无心经营,工厂却还在进步?”
  “嗯。要我说,厂子到那种规模了,他那个老板有没有真没什么区别了。古代不是还有皇帝不上朝,天下太太平平的事情吗?”
  “您说的也有道理。请问您有吴泽的联系方式吗?”
  “没有。他没细说新单位的事情。”

  “好的,今天打扰您了。”
  “不用客气。”
  2010年7月4日,联系上吴泽。音频文件06620100704.wav。
  “你们要问林厂长的事情?”
  “是的。据我们打听到的情况,您在当时察觉到林先生的状态不对劲,或者说是林先生开设的工厂不对劲?”
  “你们……你们是要问这个?”
  “是的,我们是《怪谈异闻》杂志社的,对这种灵异事件很感兴趣。”
  “哦……《怪谈异闻》……这件事,的确可以算是你说的灵异事件吧。”
  “能详细说说吗?”

  “你们做这个杂志,有见过开了阴阳眼的人吗?”
  “您开了阴阳眼?”
  “我能看到那种东西。不过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我老家在农村,旁边就是一座大山,我看到过山里的精怪鬼魂。呵呵,你们可能觉得我在吹牛,但我真的看到过,不是眼花看错,是真看到过那种东西。”
  “那十分神奇。您长大后还有这种能力吗?”
  “没了。大概上初中之后就没了。最后一次看到是小学最后一年,那时候和村里孩子上山玩,在山上坟地看到了鬼,是刚落葬的一个村里老人。”
  “您对这种事情好像并不害怕?”
  “它们又不会伤害我,我为什么要害怕?我们村山上的鬼,生前都是村里人,那些山精妖怪,村里人也给贡品,它们不伤害我们村的人的。”
  “那么,林先生的工厂呢?”
  “……所以我那时候怕了。唉……林厂长那时候身边死了那么多人,不停有葬礼,可那些人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他们连说一句‘怎么又死人了’这种话都没有,好像……好像就我一个人发觉已经死了很多人,而且还在不断死人。我真的是怕了,所以就找了新工作,还离开了民庆市。”
  “林先生有察觉吗?”
  “他有的。他参加葬礼的时候不是那种伤心,而是麻木,还有担心。再就是,我和人说了自己的发现之后,林厂长来找过我。他没警告我不要乱说话,就是问我,我是不是也察觉到他身边一直有人去世。”

  “也就是说,只有您和林先生感觉到了异常?”
  “是啊,只有我们感觉到了。我辞职的时候,林厂长还笑了。他……我觉得他是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离开吧。”
  “您只发现这种死人现象,没发现其他蹊跷吗?那个风水局的流言又是怎么来的?”
  “那不是我说的,我只是觉得这种死人的……频率,不太正常。风水局流言可能是……林厂长自己传出去的。”

  “他想要将工厂里面的人赶走?”
  “我是这样想的。”
  “他无法直接关闭工厂吗?”
  “工厂扩张的速度太快了,不光是厂子里面的人,还有好多供应商、销售商都指着厂子过日子,他要一下子把厂关了,好多人都得喝西北风去。说难听点,那样死得可能更快,影响太大。”
  “您之后有听说林先生的死讯吗?”
  “报纸上看到了。挺可笑的,他死了,所有人才发现原来他亲朋好友都死光了。就像是鬼遮眼,在那之前,没人察觉到不对。”
  2010年7月7日,接到委托人电话。电话录音201007071109.mp3。
  “您好,张先生。”
  “你好、你好,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哦?您现在在家吗?我们这就过来找您。”
  “好。”
  2010年7月7日,前往委托人住所。音频文件06620100707.wav。
  “张先生,您发现了什么?”
  “就是这个。”
  “这是林一凡的照片?”

  “对!你们看这个!这个玉佩!”
  “观音玉佩吗?这玉佩有什么问题?”
  “我见到过这玉佩!就在滨江大道!我看到这照片才想起来!你们看这个玉佩,这边,观音的嘴角这边是不是磕破了,有个豁口,看起来像是奸笑?”
  “嗯,是的。”
  “我就见到过这样的玉佩!”
  “那是什么情况?玉佩现在在什么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