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44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2010年6月13日,调查委托人财务状况,整理比对,发现与死亡名单有重合,每逢有大笔收入进账,必有一人在两月内死亡,频率逐年递增。
  附:财务报表及比对报告。
  2010年6月15日,前往委托人公司及住宅。音频文件06620100615.wav。

  “就是这里了。”
  “房子很干净。”
  “嗯。我找的房客都挺好的。”
  “我是说没什么鬼魂的那种干净。”

  “啊……这个,我之前请的几位也有这么说过。”
  “去看看你现在住的地方吧。”
  “就是这里了。”
  “房子很大啊,就住你一个人?”

  “我也不算住这里。女儿放假回来才来这儿,平时出差忙,都住各地酒店里面。”
  “有住固定的酒店吗?”
  “有两家。这个也需要调查吗?”
  “暂时还不用。这边的别墅也没问题。”
  “那,房子都没问题……”
  “张先生,还是要你好好回忆,在彩票中奖前你做了些什么事情。”
  “可我真的想不起来,这都五年了……”
  “有没有人特别喜欢您或讨厌您呢?”
  “呃?你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您什么都没做,可能就是你身边的人做了什么。诅咒、祈福,都有可能。这样的人,您知道吗?”
  “我……应该没有吧?我是说,我老婆,还有家里人可能祈福的时候会提到我,但我家里没有那种特别信佛信道的人,大概就那种,旅游的时候参观寺庙,随便上炷香。这种不会有效果吧?”
  “这也未必。”
  “啊……那、那怎么办?”
  “您有听说那段时间有人去旅游、参观寺庙的吗?”

  “没有,没有人去旅游。”
  “诅咒呢?你有没有仇人?”
  “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家庭、社会关系方面,我们会继续调查的。另外,我们会查一查有没有和您一样经历的人。”
  “哦,那拜托你们了。”
  “不必客气。”
  2010年6月20日,调查委托人交际圈,并未发现可疑目标。
  2010年6月22日,调查往年类似事件,暂定目标为民庆市及委托人老家邡水市富商群体137人,其中死者9人:病故4人,车祸2人,自然灾害死亡1人,他杀1人,自杀1人。
  附:富商名单一份,死亡报告九份。
  2010年6月25日,筛查富商名单,找到目标林一凡,于1995年开始经商,1996年一夜暴富,开设私人机械厂,其后不断扩张。林一凡家人、朋友、下属员工于1996年起不断出现死亡案例,直至2003年,林一凡在洛渠江滨江大道跳河自杀,孑然一身,亲友尽亡。
  附:报纸新闻剪报,林一凡资料一份。
  2010年6月26日,联系委托人。音频文件06620100626.wav。
  “这是我们调查出来的结果。张先生,您是不是认识这个林一凡?”
  “不、不认识。我看过他的新闻,那时候,就是03年的时候,报纸上登了不少他的新闻,白手起家,被称赞是商业天才什么的,然后英年早逝。而且很可怜……就是你们搜集的这些报纸,说他家里人都死光了。我……我是和他一样了吧?”
  “目前看来是这样。如果您不认识林一凡,也从未和他有过交集,那我们就需要从你们二人的共同点来找了。这是林一凡的生平经历,您看看有没有眼熟的内容。”
  “唔,这个……嘶——没有,我是说,除了我们现在都在民庆市,没什么重叠的,公司也不在一块儿……”
  “社会关系呢?有没有什么人是你们共同的朋友?”
  “这个……也没有。这里面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
  “好的。那我们会继续调查下去。”
  “护身符有什么特别反应吗?”
  “啊?没有。你们给的护身符我一直带着,没什么特别的。”

  “你已经停掉人际往来了吧?”
  “这个……这个不可能完全停掉吧?而且好多人已经是我亲人朋友了……”
  “最好还是减少接触。我们暂时无法摸清楚这种死亡的规律,为了安全起见,您最近还是减少相关行为为好。”
  “我明白。我……我……我想问问,林一凡,真的是自杀的吗?”
  “不能确定。可能是如报纸新闻所写,家人朋友死绝,忍受不了后自杀了,也可能是死绝了之后就轮到他了。”
  “吓!这……这、我、我怎么办?”
  “所以才让你停止相关行为。如果这个灵异事件有个选择标准,我们还能做一番布置。就目前的情况看,它完全随机,和你的远近亲疏不是它选择死者的标准,我们就很难把握。”
  “但作为一种尝试,我们期望它能有个标准,请您暂停赚钱的行为以及和旁人的接触,只与我们保持联系,就是希望它能将目标放到我们身上。”
  “那你们岂不是!”
  “我们的安全不用你担心。”

  “这样啊……我明白了。”
  2010年6月30日,联系到林一凡旧同事孙祥宝。音频文件06620100630.wav。
  “您好,孙先生。”
  “你们好。没想到林一凡死了那么多年了,还有报纸想要写他的事情。”

  “林先生的事迹很振奋人心,不管过去多少年,都会有人想起来,也能触动很多人。”
  “呵呵,大概吧。”
  “您能说说您印象中的林一凡先生吗?”
  “我印象中他就是个可怜人。他死的时候有记者来做采访,我就这么说,不过没上报纸,报纸上刊登的那些话,就像你们说的,‘振奋人心’。”
  “可怜人是指他失去亲友的事情吗?”
  “不,是他从商那几年。你们这些外人完全不知道,我和他那时候一起在科研所工作,工资不多,但福利很不错,本来日子都挺好的,他也很喜欢这个工作,可94年的时候,他爱人被查出来生了大病。我记得是肿瘤,要花很多钱去治病。他们家把积蓄全拿出来,再到处借钱,还是不够。”
  “这点,过往的新闻中似乎都没报道。不过我们的确有查到林太太的就医记录。”
  “他瞒着他爱人的。”
  “瞒着林太太?”
  “对,瞒了他爱人,瞒了好多人。因为那笔医药费太大了,他怕他爱人主动放弃治疗,所以什么都没说。我也是机缘巧合才知道这件事情。”
  “林先生是为了筹集医药费才下海经商的?”
  “是啊。他下海经商,倒买倒卖,因为那个时期,怎么说……就是刚刚好,市场刚刚好,他那个人聪明,这样也的确赚了点小钱,但都投进他爱人那个无底洞了,手头活钱不多,也就一直奔波当小商贩,后来一下大赚一笔,才开始稳定下来,自己建了厂。”
  “您知道他大赚的那一笔生意是怎么回事吗?”

  “不是很清楚。我也是看新闻上写,他自己说天上掉了馅饼,倒腾点东西,正好被个有钱人看上,花大价钱买了下来。”
  “以前的采访记录的确是这样写的。他那时候还和您有联系吧?没有透露什么讯息?”
  “没有,我们那时候联系不多。他发财之后过了大半年,才又来找了我。你们应该做过功课,正好是那时候,他母亲去世了。”
  “是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