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39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色和服十分显眼,我问了几个人都得到了答案,只是那卢嫚宁,或者说是和服,不知道要做什么,在医院里到处晃悠,根本没停下来,好多人都在不同时间看到她,然后指了不同的方向,我就一路打听一路跑。
  手机铃响了起来,是郭玉洁打来的。
  郭玉洁压低了声音,跟机关枪似的开了口:“在天台!她在楼顶天台!你们快过来,我看着她呢!”
  我挂了电话就往电梯冲去。医院电梯速度很慢,我没了耐心,又跑去了楼梯。上楼的时候还正好碰到了瘦子,两人一块儿拼了命地跨楼梯。
  我那时脑海中想到的都是“跳楼”、“自杀”一类的词汇,心跳快得不行,就怕自己去晚了。心跳太快,我头晕脑胀,只好安慰自己,郭玉洁在旁边呢,以她的怪力,绝对能拦下卢嫚宁。就是不知道那和服有没有什么做妖的法子,要是能伤害郭玉洁,那也危险。
  这么东想西想的,也忘了爬楼的疲惫,我和瘦子气喘吁吁地到达了楼顶。
  楼顶天台的门本来是锁着的,门上还有“闲人免进”的标志,却不知为何开了门。
  我和瘦子喘匀了气,轻手轻脚地拉开门,进去先没看到人,鬼鬼祟祟地绕着天台走了半圈,在另一面看到了一个穿和服的身影。
  郭玉洁就躲在一边呢,看着卢嫚宁,又时不时回头张望,见我们来了,连忙打手势。

  瘦子直接窜到了郭玉洁身边,一看我没跟上,和郭玉洁一块儿对我“噗嘶噗嘶”地发出催促。
  我没理他们,怔怔看着卢嫚宁的背影。
  卢嫚宁就穿着那件黑色和服,背后樱花绽放,风吹起,和服裙摆摆动,后背处的樱花好像也在摇摆。我这回看得分明,裙摆的树干周围的确是站了人,不是两个,是五个,每个人都穿着黑色和服,围绕着樱花树,仰着头,似是在赏花,但她们齐齐对着樱花伸长了手,是在催促那花朵快点抓住卢嫚宁,将卢嫚宁一块儿拖进她们的世界。
  “卢嫚宁!”我大喊了一声。
  郭玉洁和瘦子都急了,忐忑地看向卢嫚宁。
  我看到那个五个女人低下了头,转过头来看我,卢嫚宁也在此时回过了头。
  那樱花树摇摆起来。
  卢嫚宁刚回头,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郭玉洁最为敏捷,一个箭步就蹿到了卢嫚宁身边,脚步却倏地停住。
  瘦子傻愣愣地从藏身的空调机后站出来,指了指卢嫚宁,又看向我。

  我松了口气。
  卢嫚宁穿着病号服,身上的和服如同云烟一样在她倒下的时候消失了。她脸色苍白,但胸口起伏,显然是还活着。
  郭玉洁力气大,直接将卢嫚宁背了起来,又对我抱怨:“林奇,你刚才乱喊什么?要是出了事情怎么办?”
  “没喊就真出事了。”我两腿发软,背上都被汗水浸湿了。
  “怎么回事?奇哥,你有这种本事,怎么早没说过?”瘦子拍了拍我的背,我感觉到他有气无力,看来也是吓得不轻。
  “我有什么本事?”我迟疑地问两人,“你们刚才有没有在衣服上看到人?”
  “什么人?”
  “就樱花树下面站着的人。”
  两人都是摇头。

  “奇哥,你真有阴阳眼啊?”瘦子继续惊奇。
  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以前从来没看到过鬼。”
  “可能是以前你就没碰到过鬼。”瘦子说道。
  我们三个带着卢嫚宁下了楼,正好遇到哼哧哼哧还在往上爬的胖子。胖子累得话都说不出了,见我们背着个女孩下来,知道没事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

  瘦子上去踢了一脚,“别挡道了,走吧,下去了。”
  “我要等电梯。”胖子坚定地说道。
  “那你等着吧。”瘦子从胖子身边走过。
  胖子见我们都走了,只好吃力地爬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我们下楼。
  岚岚和马一兵在病房里等急了,看到我们带着卢嫚宁回来,岚岚精神一松,眼泪掉了下来,马一兵也是大大舒出口气。
  “叫医生来检查一下。”我对瘦子说道。

  瘦子点头答应。
  “和服呢?”胖子恢复了一点儿精神,想起事情的起因。
  岚岚的眼泪戛然而止。马一兵又紧张起来。
  “消失了。”我看了眼病房中的其他人,低声说道。

  没看到那一幕的三人倒吸口凉气。
  “奇哥,你说的消失是我想的那个消失吗?”胖子询问。
  我肯定地点头。
  医生过来了,给卢嫚宁做了检查,还训斥我们胡闹,带着个断了腿的跑出去。
  同病房的那个女人想给我们解释,话说到一半,脸就白了。
  我看她那模样就知道,她大概是突然想起卢嫚宁是做手术打了钢板的,再一联想卢嫚宁穿着和服走出去的模样,自己被吓到了。
  医生见那女人没话说了,就又继续训斥我们,“你们带着她做了什么?她的身体情况怎么这么差?”

  “是我们不好。她现在怎么样?”我跳过了这个问题。
  “需要观察一下。”医生也摸不准,“等她醒过来拍片看看伤口有没有问题。”
  我们也想等卢嫚宁醒过来,问问那和服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谁知道就这样等了一下午,卢嫚宁都没醒,而且气若游丝,越来越虚弱。
  医生见势不好,连忙推了卢嫚宁直接去做检查,又打电话通知了学校和她家人。
  卢嫚宁的老家不在民庆市,出车祸的时候她父母来看过,但不久前就回去了,这倒是给了我们一个转圜的余地,不然人家父母肯定要怨上我们,揍一顿都嫌轻的。马一兵就最是惶惶。
  隔壁床的女人见卢嫚宁迟迟不醒,心慌意乱地离开了病房,东西都没收拾,不知道是逃出了医院,还是到其他病房凑合去了。
  我们几个心急如焚,却没有任何办法。
  “得找出那件和服吧?”胖子说道。

  “去哪儿找?”瘦子拿出了烟,看着走廊上的禁烟标志,又捏掉了。
  “我……我真的把衣服烧掉了,一点儿都没剩下。”岚岚失魂落魄地说道。
  “是真的烧掉了,有人看到了,而且那衣服的确是没了。”马一兵两眼发直地附和。
  “去找找看吧。”我开了口,看向众人,“要么在学校,要么……就是去找陈晓丘了。”
  岚岚噌地跳了起来,“表姐!”
  “阿瑞,你跟着马一兵去学校找。”我对瘦子说道,又看向郭玉洁和岚岚,“你们去看看陈晓丘那儿。”

  “我们留在这儿吗?”胖子问道。
  “大光你留这儿盯着卢嫚宁。”我狠狠呼出口气,“我去青叶。”
  “嗯?”瘦子那三人同时睁大眼睛,马一兵和岚岚并不知道“青叶”是什么,疑惑地看向我。
  “我去找找看他们有什么办法。”我说道。
  他们当我要去翻档案寻找线索。
  “你一个人行吗?”郭玉洁问道,“要不我帮你一起找吧。”
  “不用。”我拒绝了。
  郭玉洁也不放心岚岚一个人去看着陈晓丘,就没再提。
  我们分头行动。因为事关两个人的生死,除了马一兵有点儿怯怯,其他人都紧绷了一张脸。这时候,我们也分不出多余的心思去怀疑灵异事件的真假,更想不出什么有效的办法来解决那件和服,只能尽人事,安天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