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38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是说这部戏是真人真事改编的,前田铃奈是真有这么个人,也是嫁到我们C国当媳妇的J国人,和话剧剧情一样,不被公婆接受,不过她没得到大圆满结局,而是抑郁而终了,所以留下了诅咒。除了这个,还有说学姐的诅咒的。就是演了这角色后,第一个英年早逝的那个学姐,前田铃奈是她最后一个角色,心有不甘,诅咒之后演这个角色的学妹。再有就是和服的诅咒。”
  “你说说这个。”我精神一振。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就听她们随便说了一句,好像那和服有什么问题。”马一兵挠头。
  岚岚插嘴:“就是那和服有问题!我打听过了,最早一件戏服是一个学姐做的,穿了好多年,然后在几年前,有个叫范雯的学生排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弄坏了衣服,她买了件新的还给社团,就是现在这一件。范雯在那年毕业前就拿到了一个电视剧女主角的角色,可还没开机呢,她就病死了。那个学姐的诅咒也是说的范雯,出事情就是从范雯开始的。”
  岚岚知道得比马一兵多,接着说道:“他们听以前毕业的学姐说,范雯是从网上买了这件和服,几百块钱,拿到手自己都不信这个价。后来她想要留着自己穿,再重新给社团买一件和服,但演出完话剧,她一声不吭就将衣服留在社团里面了。这事情怎么想都有古怪吧?话剧社明明知道,你们都知道,都不说,现在害了我表姐!”

  岚岚眼中又盈满了泪花,哭得泣不成声。
  郭玉洁忙安慰她。
  马一兵神情尴尬,嗫嚅道:“我真不知道……可能就是巧合……衣服你也烧了,你表姐也没什么事情……”
  “之前那个卢嫚宁现在怎么样?”我问马一兵。
  马一兵呼出口气,“她是出车祸的,和之前的人都不一样啊,只是腿骨折了。”
  岚岚一抹眼睛,气势汹汹地瞪着马一兵,“我问过了!她那时候精神也不好,是因为精神恍惚才没看清红绿灯,被车撞了的!”

  “她现在如何?”我又问了一遍这个问题。
  “腿上打了钢板,正在医院呢。”马一兵回答,语速很快地接了一句,“我们话剧社的上周还去看望过她,她已经没什么事情了。”
  “在哪家医院?”我没搭理他后一句话,心头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市南医院。”马一兵乖乖回答。
  “那你待会儿带我们去一趟吧。”瘦子又勾住了马一兵的肩膀。
  马一兵只好赔笑。
  岚岚也要跟去看看,我没反对。
  一行人回到病房,要和陈母告辞。
  胖子和老领导还在病房内陪着陈母,陈母看我们回来了,就投来询问的目光。

  岚岚在外头被我们教育过,怕吓着陈母,没说和服的事情。
  我躲着老领导,目光就看向了陈晓丘,忽然头发都炸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病床前,伸手抓了陈晓丘的肩膀。
  “怎么了?”其他人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纷纷出言询问。
  “没、没什么,一只虫子。”我攥紧了拳头,盯着陈晓丘的肩膀,呼吸都有些不畅。转头看向诧异盯着我的一群人,我干笑了一下,“我们就不打扰陈晓丘了,这就走了。岚岚表妹和这位同学就由我们送他们回学校吧。”
  “哦,行,麻烦你们了。还多亏你们把小丘送来。”陈母道谢,又看向马一兵,“这位同学也有心了,还特地来看小丘。你们那个戏剧,小丘恐怕……”

  “姨妈,你别说了!他也是罪魁祸首呢!那出戏表姐不演了,我也不干了!”岚岚用眼神刺着马一丁。
  马一丁不自在,被瘦子按着,也没处躲。
  老领导这时候也告辞了,跟着我们出了病房,就盯着我看。
  “老领导,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我背着手,没和老领导犀利的目光对视。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等你知道该怎么说了,你再和我说吧。”老领导目光柔和下来,挨个拍拍我们的肩膀,踱着步子走了。

  “奇哥,刚才你做什么呢?”胖子看向我还握成拳头的手。
  瘦子阴晴不定,其余几人都是好奇。
  我伸出了那个拳头,在他们面前摊开了手掌。掌心中是一枚很小的粉色花瓣。
  走廊内有人,走过的时候带起了轻微的风,那花瓣从我掌心飞出去,没有落地,就消失在了空中。
  我们一群人都看得傻了眼。
  “是花瓣?”
  “那是……樱花的花瓣吧?”

  “怎么会有樱花花瓣?这里没樱花吧?”
  “奇哥,你哪儿来的樱花花瓣?”
  他们都转头看向我。
  我的手心潮湿黏腻,额头上也有汗滴下来,“我看到了。”
  “看到什么?”胖子还没搞清楚状况。
  瘦子已经想到了什么,一脸惊恐。马一兵和岚岚都惨白了一张脸,好像见鬼一样看我。
  “我看到……陈晓丘肩膀上有樱花……就和,和服一样。”我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在病房里,我看到了从陈晓丘肩头蔓延向下的樱花,好似一只从暗处探出的魔爪,亦如那件和服的模样——一树樱花盛开,从裙摆长到了肩膀。我没有多想就伸手抓住了那樱花,那一刻的手感,冰冷阴凉,不过,的确是花瓣和树枝的触感,它仿佛受惊的蛇一样退走,只被我抓住了那一片花瓣。
  “得快点解决它。”我握起了拳头,对其他人说道。

  这是一种直觉,和我当时伸手抓樱花一样。我知道时间不多了,那樱花……就要再次杀人了!
  其他人也紧张了起来,一行人都沉默地往外走,打车去了市南医院。马一兵在前带路,到了卢嫚宁住的病房。四人病房中有一个空床位。马一兵心神不宁,指了那空床说卢嫚宁就住这儿。
  隔壁床的女人主动对我们问道:“你们是那个小姑娘的同学?”
  马一兵点头。
  “能请问一下她去哪儿了吗?”我看病床旁的柜子上还有东西,知道人没出院,应该还在医院中。
  女人摇头,“我也不知道。她早上换了一套衣服就出去了。”
  “出院了?”郭玉洁问道。
  “不是,没出院呢。”
  “她换了什么衣服?”我问道。
  女人皱起眉头来,“和服,一套黑色的和服,上面还有樱花的图案。”
  我们几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我心头一沉。
  “怎么可能……什么时候换的衣服?黑色和服,背后有樱花树的?”岚岚急切地追问。
  “是啊。”女人吓了一跳,“她怪得很,早上突然换了那么一身衣服就出去了。”
  “她哪儿来的衣服?”马一兵脑袋都快炸了,身体哆嗦起来。

  “这我怎么知道?”女人古怪地打量我们。
  “我们分头去找。”我做了决定,看向马一兵和岚岚,“你们在病房等着。这是我电话,她要回来了,你打电话给我。”我把手机号给了岚岚。
  岚岚存了手机号,却不想留在这儿,“我也去找!”
  “总要有个人留着。就你们俩留在这儿了。”我加重了语气。
  我和瘦子那三人快步出了病房,往不同方向跑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